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疯批病娇的诱捕,温软宝贝不要逃

>

疯批病娇的诱捕,温软宝贝不要逃

嗜睡云朵 著

安奈 现代言情 疯批病娇的诱捕,温软宝贝不要逃 程于瑾

《疯批病娇的诱捕,温软宝贝不要逃》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程于瑾安奈是作者“嗜睡云朵”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她将头发高高盘起,舒展开双臂,踮起脚尖,舞鞋在台上左右转动,舞裙在灯下上下摆动。小巧精致的侧颜,淡粉的唇色,优雅的天鹅颈,和舞服融为一体的似雪肌肤,高高点起的足尖和轻盈的腰身随着悠扬的音乐不断变换着方向与柔软度。恰似以热水贯之,在剔透的玻璃杯中上下翻腾的尖细茶叶,随水凌空漂浮,如游鱼,轻快,幻影。茶...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程于瑾安奈   更新: 2022-12-01 00: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疯批病娇的诱捕,温软宝贝不要逃》,讲述主角程于瑾安奈的甜蜜故事,作者“嗜睡云朵”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南城第一舞蹈学院练习室今天只有一节芭蕾舞练习课安奈穿着舞蹈服和舞鞋随着同专业的学生一同练习她将头发高高盘起,舒展开双臂,踮起脚尖,舞鞋在台上左右转动,舞裙在灯下上下摆动小巧精致的侧颜,淡粉的唇色,优雅的天鹅颈,和舞服融为一体的似雪肌肤,高高点起的足尖和轻盈的腰身随着悠扬的音乐不断变换着方向与柔软度恰似以热水贯之,在剔透的玻璃杯中上下翻腾的尖细茶叶,随水凌空漂浮,如游鱼,轻快,幻影茶香...

第4章好软的腰

南城第一舞蹈学院。

练习室。

今天只有一节芭蕾舞练习课。

安奈穿着舞蹈服和舞鞋随着同专业的学生一同练习。

她将头发高高盘起,舒展开双臂,踮起脚尖,舞鞋在台上左右转动,舞裙在灯下上下摆动。

小巧精致的侧颜,淡粉的唇色,优雅的天鹅颈,和舞服融为一体的似雪肌肤,高高点起的足尖和轻盈的腰身随着悠扬的音乐不断变换着方向与柔软度。

恰似以热水贯之,在剔透的玻璃杯中上下翻腾的尖细茶叶,随水凌空漂浮,如游鱼,轻快,幻影。

茶香四溢,袅袅水汽渺渺轻烟。

就是安奈。

“好软的腰啊!”趴在玻璃房外垂涎的何念念感慨道。

“嗨!宝贝!”彼时下课的安奈从房内走出来。何念念朝她挥手。

“念念?你今天没课吗?”两人从高中起就是朋友,只不过大学不在同一个学校。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所以我就来找你啦!”她学的是导演专业,无论有课没课,他房产大亨的父亲也会在她毕业后给她投资拍戏,完成她的导演梦想。

“怎么样?想不想我?”她一手揽过安奈的腰,柔软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捏了一下。

“你干嘛?”安奈最怕痒了,“你吃我豆腐?”

“啧!说什么呢!”何念念故作正经道,“你练习下腰那么累,我给你按摩下不行啊?”

安奈一副“你看我相信你吗?”的眼神。

“哎呀,好了,美女,别生气啊,跟小爷去吃饭!嘚儿!”她趁机又往安奈脸上摸了一把。

“……”

像极了富家小少爷和他那新交的羞涩女友。

烤肉店。

“他出八万?!”

“嗯嗯!”安奈卷起一块新鲜出炉的,滋滋冒油的肉往嘴里送。

“真是人傻钱多啊!”八万都够吃多少顿烤肉了,那人竟然会请一个毫无经验的女大学生来照顾自己,“有问题!”

“是我自己要求的,八万都够我打一年的兼职了!”还得是同时打好几份工的情况下。

“你要找兼职我可以让人介绍给你,也不用非要给一个男的做饭。”何念念不是没往她手里塞过钱,一如几年,她没有一次接受的。

“其实也就是做做饭而已。”也不会有别的。

“他能找到给他洗护的,找不到给他做饭的?”

“……”安奈不是傻子,她知道有点问题,但是这是唯一能尽快凑齐手术费的办法。如果有不对,她也会马上脱身的。

“你实在要做也行,让我跟你去他家看看!”何念念不放心安奈,就怕坏人盯上她。

毕竟她长着一张任谁看了都想入非非的脸。

“不用了吧!”安奈停下手里的动作,“你过两天不是还要去实习?”

一抬头,见何念念神色像极了高中的班主任那般严肃。

“好吧。”

……

“红谷小区?”她跟着安奈进了小区大门。不是她爸名下的产业。

“电梯来了。”

两人乘坐电梯到了521号房。

“怎么有点冷啊?”何念念四处瞟了瞟,房子和那天安奈拍给她的视频一样。

“我也不知道。”安奈把窗户关上。“也许房子很久没住人了吧!”

的确如此,这栋楼除了程于瑾和安奈,许久没住过正常的活人了。

从两人走到5号楼下,何念念就觉得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头顶飘下来。一度让她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住宅区。

“你那新邻居没在家吗?”

“没有吧,早上我看见他的助理推着他出门了,应该是去公司了。”给她倒了杯水后,安奈也坐了下来。“估计要晚点回来。”

“那我等等吧,等不到下回再来!”

“行啊,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安奈从包里摸出一把钥匙给她。“给你,我家的钥匙。”

她特意去磨了一把。

“但是你这小区要刷卡才能进来啊!”

“啊?”安奈这才反应过来,“我忘了。”

逗得何念念是无奈又只能宠溺地摸摸她的头,还真是笨蛋美人!

一直到晚上快10点半,也没听见522号门有动静。何念念他爸设有门禁时间,晚上11点还没到家,这个月的零花钱就会减掉2千。

“不行了奈奈,我得走了。”她今天没开车,要打车回去,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得多耗十几分钟。

“好。”安奈把自己的外套给了她,“外面有点凉,你穿着。”初夏季节,夜晚还是有吹冷风的。

“爱你哟!”临走前还要来个拥抱是习惯。

“我送你到…”

“哎呀,不用了不用了!乖乖待在家里吧!”何念念“砰”一声把门给她关上了。

“嚯!”出了门就一阵冷风往她脸上扫来,她赶忙穿上安奈的外套。“风还挺大。”

低头拉袖子的时候,有人从身边而过,顿时觉着隐隐有寒意渗入自己皮肤表面。

她回头看去,是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推着和他年纪相仿的坐轮椅的男性。

轮椅上的男人还蒙着纱布,推着轮椅的男子还回头似有深意地看她一眼。

“奇怪!”那是什么眼神?

该不会那个坐轮椅的就是安奈的雇主吧?等她后知后觉回身,两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夜色里。

——————

安奈已经为程于瑾做了一周的饭了。

安奈有时候还会和他分享自己在福利院救助的那几个孩子的近况。

其中有个叫奇奇的孩子也是和程于瑾一样的遭遇,幸运的是他的手术很成功,正在积极练习康复动作中,很快就能正常行走了。

程于瑾听了很受鼓舞和激励。

当初医生说并不严重,只不过是轻微骨折和韧带损伤,一到三个月则能痊愈。

可是时至今日他脱离轮椅还是不能完全独立行走。

以至于他再一次倒在了安奈身上。

“抱歉,安小姐,我的双腿实在是无力。”程于瑾试图拿开靠在她肩上的手。

“没关系。”她把他的手重新搭在自己肩上,“这样你有个支点,我们再试一次吧!”

“好。”

她一面撑着他,一面给他探路。

身后程于瑾的目光正炙热地从头扫到脚,厚厚的医用纱布已换成了轻薄可半透明的白纱。

白嫩的后颈,直角肩,蝴蝶骨,还有,盈盈一握的细腰。

随着动作晃动,后背中间美人沟的深度贴着衣裳时而变深,又变浅。

他半靠在安奈肩头的绅士手,在她看不见的角度摊开来呈握球状转动手腕,他心中似乎有了数,拇指和食指间的距离应该和她的腰宽一样。

手掌在空气中无形地张合,幻想着握住她腰身时的感觉。

满足的眸光闪了又闪。

一定会很软。

《疯批病娇的诱捕,温软宝贝不要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