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穿成炮灰后我天天收拾烂摊子

>

穿成炮灰后我天天收拾烂摊子

卿本潇洒 著

杜清欢 现代言情 穿成炮灰后我天天收拾烂摊子 郁苍

小说《穿成炮灰后我天天收拾烂摊子》,现已完本,主角是杜清欢郁苍,由作者“卿本潇洒”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白白耗费这么多精力,他却一点不领情。杜清欢开始收拾碗筷:“小苍苍,帮忙收拾一下东西吗?”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温柔给恶心到了,郁苍真站起来帮忙她收拾。杜清欢抱着一堆瓷碗跟在他后面狂夸:“天啊,这是什么天下第一好男人,吃饭节省还会收拾碗,又省钱又出力,以后没了你我可怎么办啊!”没了你我可过得更好了啊。杜...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杜清欢郁苍   更新: 2022-11-30 12: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穿成炮灰后我天天收拾烂摊子》是作者“卿本潇洒”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杜清欢郁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跑回去自己的房间后,杜清欢反锁上门她紧盯着针筒,又觉得头大不用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细针管还残留着点点液珠,粘在透白的管壁上会是什么呢?杜清欢绞尽脑汁,努力回想书里的故事无奈毕竟是个女配,作者对人物笔墨还是相对比较少的,具体细节过于少杜清欢只知道女配小时候与父母同居,后来由爷爷养大,爷爷去世前,把好一片地皮遗产留给了女配后来那地皮价格水涨船高,女配也由此一夜暴富第二天一早,杜清欢就...

第3章 我的心也是

餐桌上的菜没吃掉多少。

左痣提醒道“小姐,菜要凉了。”

“嗯。”杜清欢说,“我的心也是。”

白白耗费这么多精力,他却一点不领情。

杜清欢开始收拾碗筷“小苍苍,帮忙收拾一下东西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温柔给恶心到了,郁苍真站起来帮忙她收拾。

杜清欢抱着一堆瓷碗跟在他后面狂夸“天啊,这是什么天下第一好男人,吃饭节省还会收拾碗,又省钱又出力,以后没了你我可怎么办啊!”

没了你我可过得更好了啊。

杜清欢已经在琢磨时机一到,就可以将屋里另外三只撵出去了。

到时候她独自占领整个大房子,何不乐哉?

跟在郁苍后面,快走进厨房时,杜清欢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等等!”

郁苍身子停住。

杜清欢抱着一堆碗,双手残废还死命往厨房里挤“我来洗碗、我来洗碗就好,哈哈,哈哈哈。”

她笑眯眯地挡在他身前,像只狡猾狐狸,闪闪发光。

郁苍已经看见了。

她身后的蓝色垃圾桶里,堆了满满的外卖盒。

杜清欢还在东拉西扯“挡着光线了,你个子好高啊。”

“嗯。”郁苍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唇角,“像你后面的垃圾桶一样高。”

杜清欢“……”

郁苍也不和她争辩,把碗放下。

他就知道她要是会下厨,猪都可以上天。

杜清欢凑过来“那啥,要不下次你教教我?”互帮互助,增进好感度。

她看向洗碗盆“你看我这废手,你帮帮我洗洗碗呗?”

她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郁苍顿了顿,竟然真的开始戴上手套,放水洗碗。

“哇,你真是个大好人。”杜清欢笑嘻嘻地往外走,“外面还有几个碗,我去拿进来。”

她刚走出去,郁苍便看向厨房铁架上放的一把小型水果刀上。

落满灰尘,显然主人不知道多久没在意过它的存在了。

他迅速地将它捞走,不着痕迹滑进裤袋里。

“哎哟!”

他的身子微微一僵,洗碗的手慢了一拍。

杜清欢嘀咕地把断裂的碗放进垃圾桶里“左痣的脸怕不是铁面,这碗裂了他的脸都没裂开。”

接下来,杜清欢就在一边支着下巴看着他洗碗,时不时看着他的脸发出痴痴的笑声。

郁苍唇线逐渐抿紧“别看了。”

杜清欢“那我摸?”

郁苍喉咙滚了下“不知羞耻。”

杜清欢“哦”了一声“就像上午你跳脱衣舞那样?”

郁苍身子僵住,冷冷瞥她。

生怕他恼羞成怒,杜清欢笑着咳一声“没关系啊,我也想看。”

守在门口的保镖“……”你恐怕还不止想看。

杜清欢笑起来,就想拍东西,结果忘了自己的残废手,痛得“嘶”了一声“好痛。”

郁苍面无表情“罪有应得。”

“……”杜清欢动了动手指,“其实我不记得上午打架的事情了,可能是犯病了,不如你给我讲讲?”

郁苍看她一眼,眉眼透着丝丝嘲讽,却没有说话。

“现在不说,以后说不定你都没机会和我说话了。”杜清欢突然抓起他的手指,“怎么你的手也受伤了啊?”

郁苍的右手尾指有一圈疤痕,被她一抓,他的脸色忽然煞白了下,随即甩开她的手“拿开!”

“这么凶干嘛。”杜清欢摸摸鼻子,“有点疤痕多好看啊,我又不嫌弃,我到时候手臂上的疤痕指不定比你还多。”

“杜清欢。”

郁苍转过头来,眉眼似笑似讽。

“你身上的伤。”

“是你自己。”

“自.残。”

在她僵住时,郁苍已经洗完东西,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杜清欢紧紧盯着郁苍关闭的房门,悄悄拉着左痣的衣袖小声问“他的手指怎么回事?”

一开始她以为是划伤了,他的尾指一直没怎么动过。

但刚刚那凑近的一瞬间,她忽然发觉,伤口的疤痕看着十分深,而且形状很像是……

左痣迟疑地开口“这个我不是很清楚,那时候我还没当保镖,当听说小姐三个月前发病了,拿刀乱砍,郁苍的尾指断了一截。”

整个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左痣补了句“听说是去郁苍在的研究所闹的。”

麻烦了。

左痣补充“后来虽然断指再造,只是大概率不能像以前那么自然。”

毁灭吧。

她原本以为有来有往,女配和郁苍打架,两败俱伤。

结果现在无论是她自己身上的伤口,还是郁苍身上的,都是她自己搞的。

杜清欢问“你哪听说的?”

左痣“上过当地报纸。”

杜清欢“……”

左痣小心翼翼问“小姐,你还好吗?”

杜清欢“是不是有人在敲我脑袋啊?”

“?”左痣,“没有啊。”

杜清欢扶额“不然我的头怎么这么疼。”

书里之前说过女配心里有问题,但是没想到她还自残。

但是,为什么她记得,女配一开始没有精神问题呢?

是医生误诊了,还是女配后期由心里问题晋级为精神分裂了?

还有,她的爸妈哪去了?

不知不觉又是晚上,左痣拿了药过来“小姐,该吃药了。”

这话总觉得怪怪的。

杜清欢拿过药“嗯。”

左痣盯着她“小姐,不找郁苍喂药吗?”

“哦?”杜清欢抓抓头发,“怕他喂毒,就不找他了。”

左痣茫茫然地“哦”一声。

小姐竟然第一次没有找郁苍诶。

杜清欢笑着推他走“去睡觉吧?我也休息了。”

左痣满身不自在地走了两步,又退回来“那个,小姐。”

杜清欢“?”

左痣“你以后别对着我笑。”

杜清欢“?”难道要我对着你哭?

左痣“我就觉得,额,那个,心里毛毛的。”

杜清欢“……”

你这是有多大的心里创伤面积?

杜清欢关了门,打开房间点灯。

看着倒是干干净净,就是——

这墙真的好粉啊,还有这床上,是布娃娃世界吧?堆了一堆布娃娃,像米奇啊、熊猫啊、泰迪啊……

对着玻璃窗是一张粉色书桌,桌角放一盏雕刻熊的台灯,一个有粉色卡通贴纸的笔记本电脑。

杜清欢走近了,翻了翻桌边几本书。

全套的安徒生童话、哈利波特系列以及夏洛特的网。

杜清欢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还想翻翻别的东西,又觉得累了,杜清欢于是打开墙上的小夜灯,仰躺在床上。

“唔……”

这个床垫好舒服,像陷进一堆暖暖的羊毛里。

半夜,房间里,郁苍睁着眼睛,依旧没睡着。

他慢慢地摸着自己没有太多感觉的尾指。

半年前偶然在一次宴会遇见她,她喝多了酒,脚步一晃掉进水池里。

最倒霉的事情大概就是伸手去帮了她。

从水里起来后,她坐在池边哇哇大哭,他想她是被惊吓到了,随口安慰了两句,见她慢慢抬头,直勾勾地盯着他。

之后就像发狂般,穷追着他。

郁苍指腹轻轻摩擦着袋中尖锐物,想着今天的一切不寻常,眼皮微微垂下。

“咳。”

客厅突然传来压抑的咳嗽声,郁苍眼皮动了动,放轻脚步踱至门前,顺着猫眼望出去。

桌面上,蜡烛微弱的光闪烁着,忽明忽暗,张牙舞爪地映照在躺在沙发的人上。

杜清欢翻了个身。

痛。

那些被尖刀划伤的伤口又开始火烧火燎。

杜清欢其实是对疼痛感知度极高的人,此时身上的伤口在夜间被无限放大。

叹了一口气,杜清欢艰难地爬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怎么水都这么苦呢?

今天医生开了止痛药,怎么找不到了?

杜清欢开始翻箱倒柜,一点点翻找。

找出了半只棒棒糖、开封的巧克力、被咬了一半的红烧牛肉面,就是没找到今天放在桌子上的止痛药。

“奇怪,哪去了?”

杜清欢嘀咕着,身上的灼烧感又开始萌芽,如猛兽要将她撕裂。

突然,她眸光微闪。

今天下午她把一袋子零食袋塞给郁苍时,好像…止痛药也放在里面了?

这么想着,杜清欢走到郁苍门前“咳咳。”

她咳两声,想看看他有没有醒着。

没动静。

“咳咳。”

竖起耳朵听。

没声音。

还挺能睡的啊。

“咳咳咳!”

里面传出声音来了“肺结核么?”

“……”杜清欢凑近门,“你今天有没有吃到什么奇怪的零食?”

郁苍“止痛药么?”

杜清欢眼前一亮“对对对。”

郁苍“自己来拿。”

杜清欢找来钥匙,插进孔里。

刚刚没入,她又停了下来。

其实她也不想再让郁苍留在这里了。

现在留着他,只是有太多迷惑不解的地方了。

她想要了解清楚事情,同时通过接触让郁苍不对她还有那么深的恶意。

但是自打知道原来他们并不是同居情侣,加上郁苍被女配害了那么多后,杜清欢就打算让郁苍走了。

毕竟。

浪费粮食。

但下一刻,杜清欢重新拔出钥匙。

她蹲在小洞口,敲敲墙“喂,郁苍。”

郁苍站在门后,敛下睫毛,把小短刀藏好“嗯。”

他望着透进洞口的烛光,准备看看她又要闹什么事情。

依她的性格,此时大概率又要开始大喊大叫,发狂的狮子般,指责他一点也不关心她。

片刻,从小洞里塞进一个毛茸茸的粉色Miffy,布娃娃朝他晃动脑袋笑“给我止痛药吧?嗯?”

不知道是不是疼痛的原因,她的声音轻微颤抖,格外温柔小声,莫名让他联想到讨好人的小猫。

她摇着小娃娃“不给我,它就要哭了。”

杜清欢真的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但是没有声音。

她是疼哭的,眼泪不受控制。

房屋里没有动静,杜清欢想着郁苍大概率不会给她,耷拉下头,蹲坐在墙边。

郁苍隔着一面墙,也蹲坐在那里。

她竟然没有再吵。

不对。

郁苍沉默片刻“为什么你要止痛药?”

杜清欢“痛啊。”

郁苍“你不是越痛越开心么?”

杜清欢不可思议“我是神经病啊?”

郁苍“不是么?”

杜清欢“……”等等,好像真的是。

郁苍还在说着什么,杜清欢已经听不太清了。

她不想现在去打扰保镖,又不想拖着身子出门去,医院可远了。

杜清欢摸着手臂,额前隐隐冒出冷汗。

太疼了。

今早医生本来是建议她留在医院观看两天的,早知道假装蛇精病时揍郁苍也去待两天。

杜清欢这么恶劣地想着。

“拿去。”

从洞口里塞出一个塑料袋来,放到地面上。

杜清欢看过去“天啊,郁苍你真是天使!”

她把塑料袋拿起来,欢欢喜喜地打开,拿出了止痛药。

与此同时,她的目光定住。

随即,她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空细针管来,在手中把玩“咦?这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会藏着这个?好玩吗?”

“嗯,好玩。”郁苍唇角轻提起,“藏着扎你的。”

“别这样。”杜清欢将针管收起,“万一误伤了你自己就不好了。”

郁苍声音轻飘飘的“多谢替我着想。”

杜清欢“不客气。”

《穿成炮灰后我天天收拾烂摊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