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豪婿狂医

>

豪婿狂医

咖啡伴酒 著

豪婿狂医 都市小说 韩伯 韩鸩

韩鸩韩伯是《豪婿狂医》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咖啡伴酒”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他这半身不遂的病症,根本就不是什么中风后遗症,而是伤!要人命的毒伤!“啊!废物杀人了!快!父亲大人的随行中医呢?快来人!抓住这个凶手!”人群之中,吴丽莎猛地发出一声刺耳尖叫!“韩鸩!”苏嫣然见苏老太爷被韩鸩一掌拍得口中黑血狂喷,霎时间脸色惨变,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又强行不让它涌出来。韩鸩拍在苏老太爷...

来源:常读   主角: 韩鸩韩伯   更新: 2022-11-30 09: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韩鸩韩伯是都市小说小说《豪婿狂医》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咖啡伴酒”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韩鸩看都不看那根被他直接甩出去的所谓百年野山参,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岳父大人,岳母大人,你们被人骗了,这根萝卜干根本不值一百万算了,今次我亏点本,老婆大人,一会你就送我这个当寿礼”他打开古旧药箱,从中取出一枚看似脏兮兮地蜡衣药丸,放进包装精美的盒子苏振业当然知道自己这个上门女婿有多不靠谱,低头看着韩鸩手中那枚脏兮兮地药丸,皱着眉头问道:“这又是个什么?”“真正用百年野山参配制的人参养荣丸药...

第8章

“哇!”昏迷不醒的苏老太爷,张嘴一口浓黑淤血狂喷而出!直接喷了围在他身边的苏振业,与苏氏二房三房掌事一身。

浓郁的血腥味传来,内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狂暴而莫名险恶的气息。

“居然是这样?”韩鸩眼睛微微一眯。

看来,这位苏老太爷果然还怀有莫大隐秘。他这半身不遂的病症,根本就不是什么中风后遗症,而是伤!

要人命的毒伤!

“啊!废物杀人了!快!父亲大人的随行中医呢?快来人!抓住这个凶手!”人群之中,吴丽莎猛地发出一声刺耳尖叫!

“韩鸩!”苏嫣然见苏老太爷被韩鸩一掌拍得口中黑血狂喷,霎时间脸色惨变,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又强行不让它涌出来。

韩鸩拍在苏老太爷天灵盖上的这一掌用力之极,早已半身不遂,风烛残年,昏迷不醒的苏老太爷怎么经受的住这猛烈一击?

苏嫣然泫然欲泣,心中念头百转千回。

--难道韩鸩今日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声名鹊起,一飞冲天?而是为了报复这三年来,在苏氏家族所遭遇的责骂与非难?

难道韩鸩心中真的就这么恨她?恨母亲?恨父亲?恨爷爷?乃至恨毒了整个苏氏家族?

苏嫣然死死咬住红唇,怔怔望向韩鸩兀自按在苏老太爷天灵盖的一双大手“韩鸩,今日爷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我之间,永无将来!”

韩鸩眼底青芒闪动,满场众人,或喜或悲,或焦急或关切或漠然的神色,他都一一扫在眼中。

毫不关心。

只有人群之外,苏嫣然那摇摇欲坠的娇躯,与黯淡神伤的惨白花容,让他心底猛地传来一阵,被揪住了一般的疼。

说到底,这个名义上是他妻子的女人还是不肯相信他。

“苏老太爷,快醒来。你老人家再这么睡下去,只怕你这满堂儿孙,就要将我生吞活剥了。”韩鸩按下心内阵阵波动,嘴角微微上扬,松开按在天灵盖上的大手。

随手擦去苏老太爷花白长须上的淤血,顺势拂落三枚钢针,将苏老太爷稳稳扶出轮椅。

伴随韩鸩的话音,苏老太爷也缓缓睁开眼睛“老大,老二,老三,你们全部围在这里做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开席?”

“啊!父亲没事!醒过来了!谢天谢地!”见苏老太爷说话语气舒缓平和,苏振业顿时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甚至连脸上被溅到的淤血都来不及拭去,激动地一把抓住苏老太爷的手掌。

韩鸩看着苏振业脸上被溅到的污血,皱皱眉,从怀中取出一方药巾,塞在苏振业手中,轻声道“岳父,你的脸弄脏了,擦擦。”

至于苏氏其余两房掌事,他才不会管他们的死活。

“脸脏了有什么打紧?只要父亲没有事就好。韩鸩,你刚刚对父亲做了什么?父亲怎么会忽然吐血?”苏振业完全没有顾及那方脏兮兮的药巾,随手擦了把脸,关切的问道。

“体内淤血凝结而已,吐出来,苏老爷子就好了。”韩鸩耸耸肩,随口解释一句。对这些完全不懂医术的人,去详细阐述他用的手法,委实太过麻烦。

“父亲,你刚刚吐血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那个废物有没有伤害到你?要不要报巡捕,告他伤人罪?”苏氏二房三房掌事连声发问,扫过韩鸩的目光中满是狠厉。

“胡说八道!要报什么巡捕?我能有什么事?韩鸩刚刚给我服下的那颗人参养荣丸不错,现在浑身上下都感觉暖融融的,好的不能够再好。”苏老太爷乐呵呵地笑道,回手拍了拍韩鸩扶着他胳臂的手背。

--适才被韩鸩当众行针,还有一掌拍出他体内淤积污血之事,他竟似已经完全不记得,只记得韩鸩给他服了颗金灿灿的药丸。

“嗯?韩鸩,你这是副什么表情?”苏老太爷抬眼看见身边站着的韩鸩,嘴角那抹似笑非笑的神情“怎么了?我称赞你的药丸有效,你还不满意?”

韩鸩依然笑而不语。

满场众人,反而是苏齐宇最先反应过来,见了鬼一般地指着苏老太爷稳稳站立的双足大叫“爷爷!爷爷!你的腿好了!能够站起来了!”

“嗯?”苏老太爷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稳稳站在宴会厅新铺好的波斯地毯上。

“我,我能够站起来?韩鸩,松开手,让我走两步试试看。”苏老太爷一愣,不可置信捶捶自己大腿外侧,肌肉微微*的力道从手底传来,这半身不遂十年的双腿,赫然有了知觉!

--他这所谓半身不遂之疾,究竟是伤是病,天下间没有人比他自己更为清楚。这个韩鸩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能够让他再站起来的?

要知道,为了这失去知觉的下肢,这十年来,他早已寻遍世间名医,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所以然来,更无人能够出手为他医治。

韩鸩松开手,让苏老太爷自己站好,淡然一笑“苏老太爷,略微尝试着走几步就好。今天才复原,不能走多动。明天我再亲自上门,给你老人家连扎七日钢针,就能完全不用轮椅了。”

“好,好,好!我先试试……”苏老太爷迈开步子,一步,一步,行走在波斯地毯上。

脚步迈开的虽然缓慢,却极其稳定。

苏氏三子与一群苏氏孙辈亦步亦趋,全部跟在苏老太爷身边,目不转睛看着他一步步在厅中走动,越走越稳。

“快看!苏老太爷真的能够走路了!”

“这是什么医术?真是神乎其技啊!”

“原来这个废物上门女婿还真是一名神医!苏氏这回算是捡到宝了!苏老太爷这一站起来,声势大振,只怕桂城四大家族的排名又要重新换过了!”

喧嚣中,所有宾客全部起身,霎时间,全场掌声雷动!

韩鸩微微一笑,退出乌泱泱的人群,缓步走去苏嫣然身边,紧紧握着她的纤手“嫣然,如何?你的老公大人今天总没有让你失望吧?”

“啪!”苏嫣然伸手给了韩鸩一巴掌!

怎么治好了苏老太爷的双腿,还要挨揍?韩鸩的笑容猛地凝固在白皙脸庞上。

“混蛋!无赖!”苏嫣然美目含泪,忽然纵身扑进韩鸩怀中,贝齿开合,狠狠一口咬在蓝布长衫的肩膀上“刚刚急死我了,你知道不知道!爷爷是苏氏全族的顶梁柱,他要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活下去。那,那……我该怎么办?”

韩鸩环抱苏嫣然的纤腰,闻着怀中伊人隐隐传来的发香,笑嘻嘻地道“咬,再咬重些!这一口,我要你牢牢记在心中,以后,再也不许怀疑你的老公大人,明白了吗?”

苏嫣然眼角泪痕未干,眉梢唇边却全然皆是一片盈盈笑意“滚开,臭无赖!你是谁的老公大人!”

“你,当然是你!换了别人,小爷我还不愿意呢!”韩鸩志得意满,仰头哈哈大笑。

--今日,他终于凭借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磕开了怀中伊人冰封雪锁的芳心。就算明日真的风暴来临,帝州韩氏蓝氏齐至,又有何惧?

《豪婿狂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