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文理双修

>

文理双修

两只小猪呼噜噜 著

文理双修 李三思 林清儿 都市小说

《文理双修》,是作者大大“两只小猪呼噜噜”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李三思林清儿。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就在李三思眼睛闭合的刹那,心里面闪出一幅画面,像在一张白墙上播放的幻灯片,老旧的书页,泛黄的纸张,605个字数的说明,两幅示范图。太极,云手!歹徒舔着嘴唇,瘦削的脸肌肉在不停的抽搐着,这是他激动的预兆,他仿佛都能看到自己手中的钢刀扎进面前这个不知死活拦着自己去路的少年心脏时喷溅而出的血液,腥红的血液...

来源:常读   主角: 李三思林清儿   更新: 2022-11-30 08: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李三思林清儿的都市小说小说《文理双修》,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两只小猪呼噜噜”,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李三思捏紧了手里的钢笔,窗外楼下路灯昏黄如豆,上空是如墨般的黑夜,这样的夜晚,正是发呆幻想的最好时间,李三思最大的爱好就是睡觉和无边无际天马行空的幻想,以前总是想着自己如果有一天中了五百万,首先就要拉两大车方便面把旁边每天上课吃方便面勾引得他满嘴口水的小眼镜砸死,然后自己再怎么怎么开公司怎么怎么去社会闯荡流浪,最近在看到了苏紫轩的高级跑车之后,下决心也要先买一辆那样的跑车,只不过想到买了之后估计自...

第14章

永别了,这个可爱而多姿多彩的世界,永别了,桥上面看热闹的人群…李三思承认自己到了危险时刻就十分留恋这个本来使得他无限郁闷的世界,为什么人总是要到了弥留时分才会发现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如果每个人的生命都像飞蛾一样的短暂,是不是人世间就会更加的珍惜生命和时间。

记者大哥,麻烦你待会给我的尸体拍照的时候取得角度微妙一点,尽量展现出自己安然而逝毫无痛苦的脸。

抢劫的歹徒已经冲至前来,李三思甚至能感觉到他飞奔过来时带起的劲风,而他手上白晃晃的钢刀已经扎向李三思的心脏。

自己,就要这样死去了吧。

就在李三思眼睛闭合的刹那,心里面闪出一幅画面,像在一张白墙上播放的幻灯片,老旧的书页,泛黄的纸张,605个字数的说明,两幅示范图。

太极,云手!

歹徒舔着嘴唇,瘦削的脸肌肉在不停的抽搐着,这是他激动的预兆,他仿佛都能看到自己手中的钢刀扎进面前这个不知死活拦着自己去路的少年心脏时喷溅而出的血液,腥红的血液,甜美的血液,还有伴着血液喷出而发出的惨号,就像前不久被他刺杀的女子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声一样,都让他为之疯狂的兴奋。

他的嘴角显现出狰狞,他手中的钢刀划着死亡的轨迹,像是勾魂夺魄的死神镰刀,无数人的惊叫后发先至的传来,刚才叫李三思拦住歹徒的警察此刻已经全身冰冷,自己的一席话,害死了一个年纪轻轻的生命!

歹徒“桀桀”笑着,就在挥起手中的钢刀已经触碰到李三思衣角的瞬间,李三思猛得睁开眼睛,锐利的眼神让面前嗜血如狂的歹徒的内心也为之一寒。

歹徒反握着钢刀的手抖了抖,就在这迟滞的刹那,面前少年的左手手臂已经后发先至的靠上他握刀的右手腕上,而少年的右掌随即以迅快的速度扶上他左肩胛部位。

少年身形急旋,而那歹徒至少比他面前少年高了三个重量级的身体却被一股没法控制的冲力带动着跟着少年旋转起来!

在两人旋转的当儿,那歹徒的刀始终贴近着李三思的胸口,仿佛下一秒就会插了进去,歹徒不断前移,力图依靠身体的重量将尖利的钢刀杵进李三思胸膛,但是无论歹徒自己怎么借助冲力外加身体重力朝前递刀,李三思的身体也顺着他的力道向相反的方向移动,像是在风浪里随着浪起浪伏处变不惊安然的小舟,让他始终都无法把力量使实,钢刀软绵绵的在李三思胸口徘徊,离真正刺入就差那么一线,而这一线,是他永远无法跨过的鸿沟。

大桥上的人群已经惊呼连连,有些打扮时尚的女子甚至掩起了脸,毕竟歹徒的钢刀一直停留在李三思胸口前的情况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是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下面的两人一直缠在一起打旋旋,歹徒也很有耐心的跟着李三思旋转着而不刺下手中的钢刀,这种诡异的景象使得两人像是在河床下友好的跳着华尔兹。

只有歹徒才知道自己的难处,面前的这少年不知道用了什么鬼招数,让自己眼睁睁的看着手中的钢刀就贴在他心口上却没法刺下去,就像一个穷慌了的人看着自己面前几百万一大叠一大叠唾手可得的钞票却发现上面有一层坚不可摧的防弹玻璃罩一样,那种无奈和难受没法形容。

最可怕的是自己没法摆脱他的控制,很难想象这少年身上有着完全不属于他那个年龄段该有的力气,使得他像环绕着行星的卫星一样被强大的引力控制着,只有和李三思一起在原地转着圈,而且身体的体力还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像是背着几百斤的沙袋跑步,体力成直线下滑,要是自己的那帮朋友知道自己被一个毛都没长长的少年耍成这样,他也没脸回去了,直接上警察局自首得了。

李三思也莫名其妙,在刚才歹徒钢刀刺过来的刹那,他脑海里回忆起太极云手的奥诀,“太极云手气势大,百十一人不用怕,合二开二交叉步,左右来敌奈我何!”

然后他下意识的右脚踏前,左脚踏后,左手粘上歹徒握刀的右手腕,右手掌则粘上他的身体,然后借助歹徒的冲势,以自己为轴画圆,而后两人就开始打着旋,牵制着两人旋转的力道也越来越强。

处于枯水季节的河床之下本来是一片汛水期留下的泥沙,随着太阳暴晒,有的被野草滋生,化作了草坪,而有的则成为了黄沙地,风一吹来,沙子就迎风而散。现在两人正在沙地上转着圈,所到之处黄沙飞扬,气势十足。

李三思脚步一定,放开了粘着歹徒的双手,自己则原地转了个圈化去旋劲,而刚才两人蓄得绵延劲足的太极劲随之加注在歹徒身上,将他一抛而起,打着滚跌向二米远的地面,再带起一片黄沙。

大桥上所有人都惊讶得张大了嘴,李三思将自己的双手摊开来举在眼前,难以置信刚才竟然用自己的力量将足足重了自己三十多斤的歹徒抛飞了出去,太极拳,云手式,四两拨千斤的盛名,中华博大精深的武艺果然名不虚传!

那歹徒从地上爬了起来,灰头土脸,大汗淋漓,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只是跟随着那个少年转着圈就累成了这样,而且还被面前看起来瘦弱的少年像逮小鸡一样的抛飞了出去,这种无论谁都不能接受的事实,却的的确确的发生了。

歹徒的眼睛更红了,他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想杀一个人的冲动,面前的这个少年,远处大桥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匆匆赶过来的警察,他们都像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无能,嘲笑自己就连一个小孩都杀不掉,不!不可能!刚才的情况一定是巧合,而现在,羞辱自己的小兔崽子有难了。

那歹徒从地上捡起了钢刀,狞笑着一步一步走向李三思,他要李三思清楚的感受到生命是怎样一点一点的消失的,他再也不去管向这里迅速接近的警察,他此刻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杀死面前的少年!

李三思双手平举,摆出了太极拳的起手势,此刻生死关头,倒让他的心灵浸入一个澄明如镜的状态,意识流的超级记忆力重新在他的脑海展开来,太极拳初级指南的拳谱一页一页,巨细无遗的从他的脑子里快速的翻过去,不过一秒的时间,他就已经将整本书烂熟于胸。

他心里的害怕没有了,因为他知道,在自己身体的方圆之内,他无畏无敌!

这个歹徒原名薛复,在海山市的混混上也算是有点名气,因为他和人打架时出刀准确快速,心狠手辣,被很多小混混尊称为“快刀阿薛”,平时他也是一个收保护费抢劫些小财的主儿,今天看到桥上走着的妇女金项链很是大个,估计也值个一两千,于是心为财迷,上前捅了那妇女一刀后把金项链扯走了,结果运气不好遇上前后警察围追,这才迫不得已的跳下大桥,却不想遇上了正在桥下散步的李三思。

面对着红着眼睛提着刀走过来的薛复,李三思反而心静如水,他保持着太极拳特有的优雅的姿势,不动如山,本身就像是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中,薛复直觉上感到面前的少年和之前有不同了,但具体不同在什么地方,他又无法说出来,只是让他觉得刚才那种转圈的情况出现好像并不是偶然,但是仔细看面前的这小子,他又不像是个练家子。

刚才自己从桥上跳下朝他冲来的时候他脸上写着的惊惶失措并不是装出来的,或许刚才的那种情况,只是自己逃命心切所造成的吧。

不管怎么说,面前的这小子今天身上不见点红,他也枉称为“快刀阿薛”了。

他由正手握刀改为反手,反手握刀不论凿击力度还是速度,都比正手握刀要快上那么一线,而他这个用刀有些造诣的混混最拿手的也是一手反手快刀,以往被他反手快刀刺中的人,无一不是重伤住院在死亡线边缘徘徊,而如今他对李三思也使用了反手刀法,可见他对李三思的仇恨有多大。

反手刀虽然要比正手刀出刀速度快,但是刀刃的波及距离却不如正手刀远,所以薛复尽量靠近李三思,争取一击把他捅翻,然后在警察还没有赶到的当儿逃之夭夭。

没想到李三思丝毫没有想逃,还一动不动的立于原地,这让薛复多少有些意外和惊喜,现在两人的距离不过一米,是反手刀出刀的最佳距离,而薛复也站在了出刀的最佳位置上。

薛复手中快刀挥出,白刃的光影还残留在空气中,锋锐的实体已经直削向李三思肩胛。

这一刀很快,但是薛复挥出过后才发现不对,明明自己是站在李三思正中一米处偏右的位置,这样方便自己的右手刀能争取到最大蓄势的空间,而且李三思刚刚在他挥刀半径一米的边缘处,更能最大限度的承受他的刀伤,但是自己刀花出去之后才发现,李三思竟然移到了自己右手的手肘处,那是他反手刀的死角,面前的这个小子,究竟是怎样办到的!?

薛复想收回挥出去的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挥出刀的右手手肘上一寸位置被李三思双掌托住,借着他挥舞手臂的力道转到了薛复身背后去,而薛复却感到自己身体偏离了重心,刹不住冲势踉踉跄跄的勉强朝前冲了几步便摔倒在地,整个过程看上去就像是他挥手把李三思挡在了自己身后而自己却绊摔在地下一样,滑稽不堪。

李三思站回原地,双手大开,难以置信的看着在地上挣扎的薛复,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把薛复再次击倒在地,他感到有些激动,平时在学校的自己连段起山谢虎也打不赢,但是现在竟然能将一个手持着钢刀穷凶极恶的歹徒两次打倒在地,他觉得有些飘飘然了,手都由于激动而颤抖起来。

薛复再次从地上爬起,他心里的憋恨更加上升了一层,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窝囊过,平时间打架砍人受了伤还没有现在这样让他心里怒火冲天,毕竟平时都是真刀真枪的干,挨了刀子砍回来就算没有吃亏,而现在这种和一个小子卜一接触就倒地的情况让他的情绪有些失控,眼看着警察就在百米之外朝着他冲过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抱定了拼命的决心,现在只要把眼前的小子乱刀砍死就好。

李三思全身开始轻微的颤抖,害怕和恐惧重新充斥他的心间,由于刚才受到激动情绪的影响,让他再不能保持心灵澄明的状态,从而导致心灵失守,而施展太极拳最忌不能心平气和,受到其他不良情绪的影响,他现在和刚才比大打折扣,能不能再挡住薛复的快刀已经成了一个未知之数。

薛复狂暴一般朝李三思扑去,手中的钢刀舞得呼呼作响,从不同角度或砍或劈或刺或割,毫无章法的像一阵刀浪般涌向李三思,人拼命起来的气势是很惊人的,特别是像薛复这种丧心病狂的混混,如果放到古代他绝对是一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强盗。

李三思毕竟是没有见过这样凶狠的气势,那种完全把他压倒的气势,是一个明知道会被判刑但是却放弃逃跑也要砍死他拼了命的黑道混混散发出来的气势,这个时候,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狭小的心胸导致了他头脑已经被怒火烧毁,神志不受大脑控制,像一条只为了伤人的野兽。

现在这种情况,退缩只能等着被砍死的份,好在李三思被薛复的气势震惊之时还能静下心来分析形势,如果掉头逃跑只会把自己毫无防备的背心露出来给薛复当靶子,唯一的生机就是与他以硬碰硬,李三思清楚自己已经从心灵通透的境界掉落了下来,如果他还处于刚才意识流的境界,薛复的这些快的让他眼花缭乱的刀影只会在他的眼睛里面慢得像一只乌龟在哼哼哈嘿的挥刀。

你以为就你会拼命啊?我也拼了!李三思豁了出去,凭着自己的两双肉掌朝着刀浪里面迎去。

“仆!仆!仆!”李三思的掌缘切向薛复握着刀柄的手腕,勉强的挡了几记,但是就凭他什么打架经验也没有的一个高一学生,怎么能够抵挡薛复这个身经百战的用刀高手,两人交手没几下,薛复就瞥到他一个漏洞,钢刀从李三思暴露出破绽的手臂上划过,锋锐的刀锋破开紧身毛衣,拉出一条血迹。

李三思感到手臂传来的凉意和疼痛,惊慌之下,哪还敢继续用一双手和他的刀搏斗,捂着受伤的手臂快速后退,希望警察能够及时赶到将狂暴的薛复制服。

而薛复就等着李三思后退的这个机会,他双手握刀,身体前冲,朝着李三思小腹直刺过去,这一刀绝对是他出道以来刺的最狠的一刀,凝聚了全身的力道,双腿肌肉同时爆发向着李三思扑过去,快,准,稳!

看来我们的医院常客护士熟人李三思今次不得不再一次进院紧急抢救了。

“当!”薛复对着李三思刺出的钢刀不知道碰上了什么物体,迸发出一声金属交击声。

李三思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沉稳的声音在他耳鼓响起“起!”

然后他看到刚才朝自己扑过来的歹徒凌空倒飞了出去,再一次的扑滚在黄沙地上。

李三思这才看清楚自己的面前站立了一个手拄拐杖的老人,他扮相奇特,之所以说他奇特是因为他打扮成一副电影里看到的英国绅士一般,头上戴了一顶黑黝黝的高帽,身上穿着白领衬衫燕尾服,如果不是他长得一幅东方人的样子,李三思几乎就认为他是从遥远的欧洲来旅游度假的富豪贵族。

老人手中的拐杖看来应该是合金一类轻便金属制成的,所以能挡住刚才歹徒的尖刀。

薛复难以置信的从地上爬起来,现在的他已经狼狈不堪,身上全是粘着汗渍的黄沙,那样子就像是一个从非洲来的难民。

老人转头对着李三思笑了笑,两撇花白胡子上下摆动,像是一个活脱脱的圣诞老人,“小子,太极打得不错嘛。”

李三思现在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虽然平时遇到别人的表扬他就会哈哈大笑理所当然的说那是那是,但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老人明显强了一大头,就冲着刚才他救了自己的情况看来这个绅士老人也是一个不简单的武林高手,他可知道自己的斤两,学的太极拳都是临时看书凑合出来的,上不得台面。

“可惜不得要领,缺乏名师指导,我就点化你两手!”老人向前一步,手拄拐杖,对着对面的薛复说,“你过来!”话音不容置疑,像是命令又像是威吓,带着不让人反驳的威严。

这薛复平时也是一副作威作福的恶人样,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而且还是一个垂暮的老人,他心里本来刚才被摔灭的火气现在又涌了上来,他开始游走,找寻面前老人的弱点。

“记住,力出于骨,劲蓄于筋,不求皮坚肉厚,而求气沉骨坚!”绅士老人低头躲过薛复横削过来的钢刀,然后前跨一步肩头顺势顶住薛复腋下,全身一震,像是电影里大侠施展出内力一般,将薛复踉踉跄跄倒弹出去几步。

“神到,意到,形到,神形意,三到俱成,方能融贯太极,随意乾坤,”老人和薛复错身而过,以鬼魅般的身法游走在薛复周围踏圆,让他每一次出刀都像对着老人的影子在一通狂砍,然后老人背部紧贴上薛复,又是轻轻一震,薛复歪歪倒倒的冲了出去,像是一个喝醉的人,大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假如神不附体,意形不到,就如火煮空铛,至老无成!”

李三思暗忖这老人可比自己以前认识的一些练武术的人强太多了,不用手就能将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耍的团团转,就算是才不久的魁地亚奇赛前友谊擂台上获胜的黄狮虎都可能不是对手,而严玉刚入皮毛的跆拳道和熊黑的拳击在他面前就真的算是小孩子的玩意。

“太极有粘动劲,跟随劲,轻灵劲,沉劲,内劲,提劲,搓劲,揉劲,贴劲,扶劲,按劲,入骨劲,牵动劲,挂劲,摇动劲,寸劲,跪劲,抖劲,去劲,冷不防劲,分寸劲,蓄劲,放箭劲…劲发于体,皆逃不过一个‘借’字,太极无处不借力,向对手借,向自身借,向环境借,甚至于可以向空气借,”老人在薛复身上或打或抓,或按或推,薛复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在老人的手里像一个陀螺一样滴溜溜旋转着,连李三思都不禁为他捏了把汗。

“人言若练太极,必是借力打力,自身软软绵绵,不含半点力道。此言差矣,太极阴阳,阴时人如虚无,筋舒气通,混体松软,抗刚御阳;阳时则真劲迸发,如澎湃波涛,又如浩瀚霹雷,发时无坚不摧!”老人手掌快速的挽了一个半圆,一掌击向薛复屁股。

三丈!李三思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歹徒直直的飞往三丈外,九米处!

“含时则内藏于体,混身如大日金刚,内劲护身!”恐怖老人做了一个散功的手势,这才低下头整了整自己的名贵西服,拉了拉喉咙处歪斜的领结。

在所有的电视里,警察总是什么事情都完了才会赶到,免得抢了主角风头,而现在也不例外,从桥下到河床像是跑了半天的警察终于赶到,扑过去把地上的薛复制服,其实就算不用警察制服他也不能为恶了,因为他正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眼珠毫无焦距,咧着嘴白痴一样的傻笑着,还不住地拍着手喃喃说“好,好…”估计他这样子下半生也就在精神病院渡过了。

“阴阳调和,自然循环,”转眼间变成彬彬有礼绅士的老人拍拍李三思肩膀,不远处跑来一个同样穿着西服燕尾的高瘦老人,到了近前气喘吁吁的说“老爷!老爷!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小姐已经打电话来了,问老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现在还不到。”

“呵呵,没事没事,教这位小子打打拳呢。”老人拍拍李三思的肩膀,说“好好记住刚才我说的,太极拳修身养性,最注重心意的结合,心强则拳强,心弱则拳弱。小子,你很不错!”

旁边那位仆人模样身材高瘦的老人一脸诧异,显然是没有见过老人像今天这么开心和多话。

李三思现在对神世老人只有敬畏之意,并且还伴随着感激,连忙说道“谢谢爷爷的救命之恩,爷爷说的这些,我会好好记下的。”

旁边高瘦老人脸色微变,正待出言。却被绅士老人挥出手阻止了,绅士老人哈哈得笑着说,“好好,这小子真有意思,除了我最爱的孙女之外,还没人敢叫我爷爷呢,这声爷爷听来亲切,呵呵,小子,记者来啦,我不能再多留了,我们后会有期啦!”

李三思学着武侠小说里所写的一样,抱了个拳说道“后会有期!”

高瘦老人挡开蜂拥而来的记者,绅士老人哈哈大笑着突破记者的包围离去。

《文理双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