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暖冬【出版】

>

暖冬【出版】

魅冬 著

暖冬【出版】 现代言情 纪品扬 花朝

很多朋友很喜欢《暖冬【出版】》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魅冬”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暖冬【出版】》内容概括:愤怒吧!看到那一幕,纪品扬的愤怒再也拦不住,却只能隐忍着。莫非以前总说,纪品扬是这个世界上最会隐忍的男人,他的隐忍让他成功。可是今天,纪品扬却痛恨起自己的隐忍。如果他当时不那么隐忍,让所有的怒气爆发出来会如何?说不定今天就不必一个人在这儿愤怒到连呼吸都开始疼痛...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花朝纪品扬   更新: 2022-11-30 06: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暖冬【出版】》,这是“魅冬”写的,人物花朝纪品扬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愤怒吧!看到那一幕,纪品扬的愤怒再也拦不住,却只能隐忍着。莫非以前总说,纪品扬是这个世界上最会隐忍的男人,他的隐忍让他成功。可是今天,纪品扬却痛恨起自己的隐忍。如果他当时不那么隐忍,让所有的怒气爆发出来会如何?说不定今天就不必一个人在这儿愤怒到连呼吸都开始疼痛...

第4章 我一直都在

【我一直都在你身后等待,等你有一天回过头来看我。】

那夜里纪品扬一个人在酒吧里喝了一个晚上的酒,莫非身为好友,自然意气的陪他喝了一个晚上。次日一早,莫非体贴的让琳虹交代下去,多拨了一个星期的假期给花朝休养。而纪品扬,则在家里忍受着醉酒清醒之后的疼。

愤怒吧!

看到那一幕,纪品扬的愤怒再也拦不住,却只能隐忍着。

莫非以前总说,纪品扬是这个世界上最会隐忍的男人,他的隐忍让他成功。可是今天,纪品扬却痛恨起自己的隐忍。如果他当时不那么隐忍,让所有的怒气爆发出来会如何?说不定今天就不必一个人在这儿愤怒到连呼吸都开始疼痛。

总是这样。

他总是在她身后看着她,等着她,等她有一天能回过头来看他。其实他要的不多,不是吗?可是她的心却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了。

那三年是这样,刻意远离的两年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纪品扬在商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应酬多了,练就了好酒量。此时就算是红酒一杯接着一杯,也不见醉。那夜为了将自己灌醉也不知喝了多少,而今天,他却不能轻易的让自己醉了。

等了约莫三个小时,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打开门,一个一身优雅套装、妩媚靓丽的女人站在门外,她是纪品扬的秘书凤青青。

凤青青进了屋,在纪品扬的对面坐下。她从包里掏出了钥匙和房产证放在桌子上,说道“那家的主人原先不想卖房子,说给再多的钱也不卖,在我开了价钱后,立刻就改了主意了。”

说到这儿,凤青青妩媚的脸上闪过一丝讽刺的笑,“这世界上的人都这样,有钱好办事。”

“既然如此,你还花了三个多小时?”纪品扬睨了她一眼。

“老板,办证也需要时间。世界上有钱的不只我们一家。”凤青青恢复了冷静,“工作我已经完成了,可以下班了吗?”

纪品扬不说话,凤青青当他默认了,拎起包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又被纪品扬叫住。她转过身来,看到纪品扬正看着自己,一字一句的问“青青,你爱过吗?”

凤青青身体一僵,随即露出笑,“老板,这世上谁没爱过?到头来你受伤我也受伤,不都这样吗?”

纪品扬不说话,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凤青青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高跟鞋敲响地板,发出“笃笃”的声响,消失之后,仍有余音环绕四周。

手机忽然发出声响,一看知道是凤青青打来的电话,放下手中的酒杯,接了电话之后,纪品扬就听到凤青青的声音从彼端传过来。

“老板,你知道吗?有很多时候,时间可以磨灭爱情,你如果还爱她,就早点将她找回来吧。迟了,也许她就不再属于你了。”

凤青青的声音中带着几许哽咽,即使只是小小的情绪波动,和她一起工作了那么久的纪品扬也察觉出来了。

纪品扬抓着手机走到了窗户边,看到凤青青的车开到了路上,绝尘而去。

是吗?

时间可以磨灭爱情?

可是为什么,她的爱情,他用了整整三年还是磨灭不了呢?

他回过头,看到了刚才凤青青放在桌子上的钥匙和房产证,似乎看到了希望似的,露出了笑,可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却不自觉的握紧。

片刻后,凤青青派来为他搬家的人已经到了,他简单的收拾了行李,离开了这儿。

外头是一辆大车,来搬家的人看了看他手上那一袋行李,很不可思议。纪品扬冷淡的朝那人说道“那边的一整架CD,就是你要搬走的东西。记得小心点。”

给奶的都是娘,搬家公司的人也不多说一句话,进屋搬了CD架后,开着车朝着雇主给的地址奔去。

纪品扬在搬家公司的人走了之后才走出门。门关上走到了院子里时,他回头看了身后那栋温馨的小别墅一眼,闭上眼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承载了三年的回忆,即使在他不得不远走的那两年,也依旧像烙印一样在他的记忆里生了根。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对他来说,有她的地方才是家。

那三年,这个地方叫做家。那两年,他没有家。而如今,他要去找回属于他的家。

车开到半路,忽然又不想这么早去那个地方,给凤青青打了电话,让她赶过去将他的那些CD处理好之后,安心的开车在路上随便兜圈子。

凤青青从他刚开始创业时就跟在他的身边,一直以来合作愉快。她明白他最想要什么,凡事都会处理的很妥当,丝毫不用他担心。

路上遇到了下班高峰,一路塞车,从广达路塞到了西亚广场。即使是塞车,他也觉得无比的心安。一路上他都在问自己准备好了没有。不管准备好了没有,已经做出的决定都不能更改。

在决定买下她对面的房子时,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会见到徐岳的准备了不是?就算是见到徐岳夜宿在她家,也只能忍下——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么多年,他的忍耐力还是一样的好。

夜色常常会给人一些勇气。纪品扬十二点多才回到自己的新家。停好车之后搭电梯上了楼,出了电梯,掏出钥匙找到自家门牌开了门后,看着家具一应俱全的新“家”,他没有任何的感觉,倒到了沙发上。

她和他的距离在瞬间就近了。只要走出自己的家门,按下对面的门铃就可以见到她了……

门外传来门铃声,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是错觉。门铃持续的按了好一会儿,纪品扬才确定不是错觉。可是这个时候,谁会来?

深呼吸一口气,走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随即愣住。

花朝站在他的门外,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面前的门。纪品扬迅速开了门,花朝一看到纪品扬,惊讶的张大了嘴。纪品扬看着花朝那模样露出了笑。

他刚才还在想见到她该说些什么,这才知道世界上的事,都应了那句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情形还要说些什么?当然是等着花朝先开口了。

花朝惊讶过后,才慢腾腾的开口“原来我的新邻居是你呀?”

“没想到会和你成为邻居。”纪品扬露出同样诧异的表情,“怎么?这么晚还来敦睦亲邻?”

花朝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被那个大美女安置在自己家的那个大CD架和那一架子的CD,她不就是为了这个找上门的吗?

等了一个晚上,刚搬到隔壁的人才回来。那个大美女拜托过她,希望她在对方回来之后立刻将东西还给对方,既然答应了就要守信。那一架子的CD中有她最爱的班得瑞,明明很想听却又因为是别人的东西不敢去碰……真是痛苦的挣扎啊!

“你的CD架和CD都在我家,可以去我家搬走吗?”花朝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了,问道。

纪品扬挑眉,没想到凤青青会将东西寄放到花朝那去了。看花朝那模样,他的确也想进花朝家去看看,随即点了头,在花朝的带领下朝对门走去。

花朝家的造句和纪品扬家一样,三室一厅一厨两卫,上等装潢。花朝是那类懒得布置的人,现在的家是由林静给她布置的,其他朋友也给了不少的意见,整体看起来,很温馨。

一走进花朝家的门,纪品扬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很熟悉的味道。

“好香。”他下意识叫出声。

花朝停下脚步,身后的纪品扬就那么撞上她,好在纪品扬力道控制的好才没撞疼花朝。花朝回头看已经退开一步的纪品扬一眼,看向餐桌。她的宵夜正在桌子上等着她呢。

早些时候为了等自己的新邻居来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一边上网一边等,不知不觉就等对到了现在,一时觉得无聊就给自己炒了碗饭——她最拿手的就是炒饭,更重要的是今天她家,就只有冷饭……

“你的东西在那。”花朝指了指客厅一角放着的CD架子,回头看纪品扬,这一看,大汗了一把。只见纪品扬一直盯着桌上那碗散发着热气的炒饭,还咽了咽口水。花朝有些尴尬的问“你饿了吗?”

纪品扬回过神,凝视了花朝一会儿,居然点头,“是啊,有点饿了。”

“你要不要吃炒饭?”花朝不自觉的脱口而出,习惯的连自己都觉得诧异。

纪品扬心里想得要死,自然顺着花朝的话,厚着脸皮说想吃。花朝见人家都这么说了,又是自己问人家要不要吃的,也不好再说什么,将自己的炒饭让给了纪品扬,自己则在客厅看起了电视。

“你不吃吗?”纪品扬不死心的又问了一次。

“我不饿。”花朝笑了笑,“刚才炒饭也只是因为一时无聊。”

纪品扬见花朝这么说,也就不客气的吃起了炒饭。那炒饭是他记忆中的味道,他怀念了整整两年。

花朝看着电视,昏昏欲睡了起来,不知不觉就忘了纪品扬还在自己家里,兀自靠着沙发睡着了。

等纪品扬慢悠悠的吃完了炒饭,回到客厅看到花朝毫无防备的睡脸时,无数的宠溺竞上眼眸。他走到她身边坐下,手轻抚着她的发,温柔的动作让睡梦中的花朝露出了笑脸。想了想,他抱起花朝朝主卧室走去,将花朝安置在床上之后,坐在床边看着她。

有多久了?多久不曾像今夜这样安心过?纪品扬的嘴角不自觉染上了笑意,迷醉人心。他俯下身,轻轻吻上了花朝的唇。

可他脸上的笑并没有挂多久。

花朝忽然转了个身,呢喃了一声“徐岳”,成功打碎了纪品扬脸上的笑,让他眼底的温暖在瞬间破碎,下一秒刮起了飓风。

纪品扬迅速离开的花朝家,搬走了自己的CD架,顺便替花朝关上了门。

合上自己家的门,纪品扬靠着门板任由CD架上的CD散落了一地。

他再一次的退缩了。

为什么不去把她摇醒?

为什么不去质问她?

质问她,为什么这么五年了,那个男人还是在她的心里占了那么重要的位置?

可是,他不敢。

三年前那样,他逃了。如今,更不敢。

他那么的小心翼翼就是为了重新靠近她,不想轻易的破坏了现在的一切,也不敢……

《暖冬【出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