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荒村凶灵

>

荒村凶灵

冯源 著

冯源 小说推荐 荒村凶灵 马小源

小说《荒村凶灵,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冯源”,主要人物有冯源马小源,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虽然看的古古怪怪的,但这些我都认识,所以也不足为奇。小册子翻到最后,我才发现上面也记载了外婆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的事情。那就是——我为什么姓马而不姓冯?原来,外婆冯喜莲才是老冯家的嫡系女儿,外公冯天喜是后面入赘到冯家的。而老冯家其实是上古驱魔龙族的后裔,在解放前夕的1948年,老冯家才从外地搬进来的...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冯源马小源   更新: 2022-11-30 01: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冯源马小源是小说推荐小说《荒村凶灵》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冯源”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哟,冯源回来了?”木匠师傅老张头见到我后笑着跟我打招呼老张头是东王村的木匠,祖传下来的这些年,东王村和西王村无论是建房子还是打造棺材找得都是老张头老张头在东王村和西王村名望很高,倍受村民们尊敬小时候,他没少给我们这一代的孩子吃过糖,我对老张头的印象也非常的深“张叔,这是在给谁做.....”我故作疑惑问道老张头慌忙将我拉到一边,左右瞧了瞧,小声对我说道:“孩子啊,听了你...

第006章 亲自试药

我继续往下面看,在外婆留下的笔记本的最后面还夹着一个很小的黄色小册子。我拿出这本黄色的小册子,然后将笔记本放下。认真看起了这些小册子的内容。

黄色小册子上的内容大多是外婆生前交给我的一些灵符的画法以及一些我自己到现在都不怎么懂的咒语。虽然看的古古怪怪的,但这些我都认识,所以也不足为奇。小册子翻到最后,我才发现上面也记载了外婆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的事情。那就是——我为什么姓马而不姓冯?

原来,外婆冯喜莲才是老冯家的嫡系女儿,外公冯天喜是后面入赘到冯家的。而老冯家其实是上古驱魔龙族的后裔,在解放前夕的1948年,老冯家才从外地搬进来的。老冯家定居在西王村的时候,才隐姓埋名改姓冯的,之前一直用马这个姓。小册子上说的是,老冯家是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才在西王村隐姓埋名的。

到底是什么仇家会对驱魔龙族马家不敬呢?

我的脑海里很快闪现出了这个疑问,继续往下翻阅,但直到我读到小册子的最后一页,也未能找到驱魔龙族马家的仇人的任何资料。仿佛,它就和外婆有意撕掉笔记本的那三页纸一样,是一个很大的谜团。我感觉得到,它们之间应该是有所联系的。

“你整理好了没有?”

正当我聚精会神地思考的时候,舅父突然从房外走了进来,见我入神发呆的样子,他不免好奇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迅速收好手中的黄色小册子和桌子上的破烂的线装笔记本,试图不要被舅父发现。虽然我的动作很快了,但还是没能逃过舅父的眼睛。他伸出右手,和蔼的语气道“那是什么?拿过来给我看看。”

我不好意思再隐瞒下去,将手中的破烂陈旧的线装笔记本和黄色小册子递给了舅父。舅父看了之后,脸色大变,怒道“这个疯婆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拿这些吓人?当年她害死了姐姐,她还嫌不够要害死你?”

言罢,舅父就要将手中的线装笔记本和黄色小册子拿到伙房里烧了。我慌忙走上前去,拦住舅父,道“舅父,这是外婆的遗物,你不能烧掉她。”

舅父显然不理会我这一套,道“这是害人的东西,是迷信!”他边说边用手比划着线装笔记本,“你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现在相信的都是科学!什么妖魔鬼怪?什么僵尸吸血鬼?这些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小源,你是大学生,难道你也相信?”

我点了点头,道“我相信。”

舅父对我的举止倍感迟疑,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一定料不到,他辛辛苦苦培养我读大学,而且长达十五年没让我回西王村,一心想要把我培养成高知识无神论分子,但到头来,我宁可相信外婆的玄学风水术,而不愿意相信高速发展的科学技术。

我伸手过去夺过舅父手中的线装笔记本和黄色小册子,舅父并没有多加阻难。等我拿走了线装笔记本和黄色小册子以后,他才支支吾吾地道“小源,你真的要这么做?你这么做你会后悔的。”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太多的话,我知道舅父一直不赞同外婆的做法,他也不会赞同我的做法的。我收拾好线装笔记本和黄色小册子,继续回到房间清理外婆的遗物。而舅父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陈卫国过来叫他的时候,他才离开。

舅父离开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警告我道“小源,你不要做出格的事情!一定不要。”

我很吃惊,好像舅父感觉到我们今晚的行动一样,我被舅父这一眼瞪的心里头慌慌的,小心脏一直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舅父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要是知道了我们今晚行动我该怎么办?他会不会杀了我?或者会不会立刻马上把我送离西王村,让我永远都不能回到西王村里来?

我望着房外,愣愣地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我都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真相大白以后,我接受不了,陈默、陈琳和林海更接受不了!整个西王村的人也接受不了。

我收拾好外婆的遗物告知了舅父一声便悄悄地溜了出来。我很迅速的来到了陈默的家里。我知道,陈卫国现在正在帮着舅父操办外婆的后事,村里人能办上忙的几乎都去帮忙去了。现在,陈默的家里头一定只有陈默、陈琳和林海。

果不其然,我刚到陈默家的时候,发现他们三人正等着我过来。陈默见我过来后,马上把我引进房间,第一时间关好门窗。

紧接着,林海从药箱里头取出三个白色小纸包,说,这就是短暂性的麻醉药。他将纸包打开以后,露出里面白色的粉末。

我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试药?”

林海诡异地笑了笑,道“我早就想好了。待会儿我、陈默二人试药,你和陈琳看守。若是发现了异常的情况,陈琳会教你怎么处理的。”

陈琳是学护理出身的的,是县人民医院的护士。

陈默担心地道“我们试药会不会真的醒不来了?到时我可不是亏大发了!”

林海不满地道“你这是对我的医术抱有疑惑?”他看了看陈琳一眼,“跟你哥说说,我的医术到底怎么样。”

陈琳腼腆着脸,道“还行。”

“还行?”陈默道,“还行就是不行,我可不敢。”

林海阴着脸,道“那我一个人试药,你们看着,若是我醒不来了,我也不怪谁。”

我们怎么会让林海一个人独自冒这个险?

我说道“这不行,要试药,我得和你一起试药。毕竟现在要查的是我外婆的死因,你和我外婆非亲非故的,都甘愿试药,我总不能干坐着?”

林海听了非常的感动,道“好,你和我一起试药。”

陈默插科打诨道“那还得加上我。到时留下陈琳一个人就可以了,她负责计时以及处理一切突发情况。”陈默对他这个妹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们三人同时服下了林海精心准备的药,果然没过一会儿,我就感到浑身酸软无力,困劲儿十足,没过几秒钟,眼皮已经重的睁不开了,我模模糊糊看到陈默和林海也已经睡去。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恍惚中,我看到了门开了,外面的光线很强,刺的我睁不开眼。门外走进了一个老态龙钟拄着拐杖的老婆婆,她笑嘻嘻的看着我。我分辨的出,她就是我的外婆冯喜莲。

我感到兴奋不已,想立刻坐起来迎上前去,谁料却怎么也坐不起来,浑身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外婆仍然笑着望着我,神态高贵,遥不可及。我忽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霍的坐了起来,向她走去。不知怎么的,她却又隐去了,不见了,我正四下寻找,却又发现她在远处冲我微笑,我急忙向前追去。可每当我追到她跟前的时候,她总是悄然隐去,又总是飘然出现在远处,让我始终不能接近。

外婆就像是断了线是风筝一样,在不停地飘荡,居无定所。而我就像是是一只追丢了猎物的狮子,感到愤懑不已。

“外婆——外婆——”

我喉咙深处不停地嘶喊,但外婆好像听不到一般,一直对着我笑,向我挥手。

“外婆,我好想你啊,外婆。”我对着外婆哭了,哭的非常的伤心。我是真的很想外婆。十五年没有回来看外婆了,这一次回来目的是看外婆的最后一面但还是没有赶上。十五年来,我无数个夜晚梦到了外婆,外婆的慈祥、和蔼、可亲可敬一直让我的心暖洋洋的。

说实话,我真的不相信外婆已经过世了!

“外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告诉我。”我对着外婆不停地说,外婆却一直没有说话。我在想,是不是因为外婆是鬼我是人,人和鬼天生存在的隔阂导致我们祖孙俩无法沟通呢?

我伸出右手手指,凌空画了一道符咒,口中念念有词。等咒语念罢,我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响亮的“破”字,顿时外婆清晰地真实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乖孙子,不枉外婆教了你几年功夫。”外婆见到我后首先就是夸奖了我。

我喜道“外婆,你终于能够听到我说话了。外婆,我真的好想你啊!”我扑到了外婆的怀里,感受外婆的体温、感受外婆传给我的温暖。

外婆欢笑着抚摸着我的头,不停地叹气,我的头顶可以清晰感觉得到外婆的气息。我抬起头,问道“外婆,你怎么啦?”

外婆叹了口气,道“小源,能够见到你,外婆死也知足了。”

“外婆,你不要这么说,是孙儿不孝,孙儿没能立刻马上赶回来,你就责怪孙儿吧。”

“傻孩子,哪有外婆责怪外孙的?”外婆和蔼地笑道,“你和你妈一个性格,太感情用事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唉。”

“外婆,我妈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和我爸到底是怎么死的?”我顺着外婆的话,问出了藏在我心里头二十多年的疑惑。

外婆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问道“你见到我留给你的东西了?”

“见到了,”我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告诉我,我姓马,叫马小源了。原来我们是驱魔龙族马家的后裔。”

《荒村凶灵》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