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与光同罪时

>

与光同罪时

君浓 著

与光同罪时 江述宁 沈烬 现代言情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与光同罪时》,男女主角沈烬江述宁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君浓”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身姿绰约,线条美好。眼熟。江述宁挑了挑眉。谢挽手里提着那个熟悉的果篮,包装还没拆,沈烬靠在床头,表情依旧很淡,两人像是对峙了很久,听到动静同时转过了头...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沈烬江述宁   更新: 2022-11-28 03: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与光同罪时》,这是“君浓”写的,人物沈烬江述宁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身姿绰约,线条美好。眼熟。江述宁挑了挑眉。谢挽手里提着那个熟悉的果篮,包装还没拆,沈烬靠在床头,表情依旧很淡,两人像是对峙了很久,听到动静同时转过了头...

第8章 你的私事我不会过问

“妈。”她熄灭屏幕,把手机揣回了兜里,“我楼上临时有事,等我忙完再来找你,你记得早点回去。”

大婶在后面手作喇叭状喊“诶小姑娘,你考虑考虑伐!我把人打包送你也成的噶!”

周倾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

江述宁推门进去的时候,气氛是很安静的诡异,病房比平时多了一个人,她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床尾一身旗袍勾勒的女子。

身姿绰约,线条美好。

眼熟。

江述宁挑了挑眉。

谢挽手里提着那个熟悉的果篮,包装还没拆,沈烬靠在床头,表情依旧很淡,两人像是对峙了很久,听到动静同时转过了头。

谢挽怔了怔,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宁宁。”他喜欢这么叫她。

尽管开头有些不适应,但后面也就习惯了。

一个称呼而已,她没往细处想。

“这位……小姐?你是家属吗?”江述宁站在门口,双手插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当然知道沈烬这次找她来肯定没之前那么简单,起码是来赶人走的。

谢挽尴尬笑笑,攥着果篮的手稍稍收紧,“真巧啊。”

“我想休息。”沈烬声音有点闷,半边被子遮住了自己,眉目紧瞌,脸色不太好看。

“沈烬。”谢挽作势把果篮放在了地上,心里纠结着措辞,保持着柔声细语,“我前段时间不在,听这儿的医生说,你恢复得不错。”

沈烬不想说话,但心下暴躁的情绪却愈来愈盛。

攥着被角的五指逐渐收紧,变得有些惨白,手背青筋隐隐凸起,无一不昭示了他下一步动作。

“小姐。”江述宁打断,“病人需要休息。”

谢挽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主,再怎么不懂事此刻也看出了沈烬的异状,心底也在怕他会情绪暴走,唇角牵强地扯了扯,预备走。

“带上你的东西滚。”

“……”

她表情一僵,动作生硬地回去拿东西,江述宁侧了侧身子,给她让路。

谢挽知道,就算她强硬地要把东西留在这儿,估计等她走到楼下,那果篮就会被高空抛物,命中率百分百地砸她头顶上。

这里是十四楼,赔上自己的命,不划算。

谢挽出门的时候,在走廊上碰见了顾煜,两个人视线相撞,步伐顿了顿,她抬头冲他颔首,勉强保持着礼貌,表情难看地走开了。

顺势从包里翻出手机,找到通讯录,上面备注着一个“赵”字,她拨通打了过去。

“夫人……”

许雯嘉推开门从病房里面出来,怀里抱着一盆粉红色的小多肉,顾煜没看路,两人撞了个正着。

“啥啊!”顾煜往后退了一步。

算起来,那是顾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她。

是个很干净的小姑娘,病号服宽大罩住她整个纤弱的身子,脸颊白软,上面有淡淡的绯,一双眼睛若水盈盈的,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她歪着脑袋跟他对视,“你干嘛看我?”

“我,我是……”顾煜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紧张,心虚地摸了摸脑袋,手心出了汗,眼珠子一转落到了她手上的多肉。

“我是花匠!请问你有花需要照料吗?”

“花……”许雯嘉表情疑惑,随即低头,望了望怀里的小东西,双手捧起给他看,“这个也算吗?”

花盆不算大,却遮住了她半张小巧的脸,只露出一双澄澈的眸子,偏着头,很认真地盯着他。

“算!这个,我跟你讲哦,啥来着……是肉花!你看他粉粉嫩嫩,白白胖胖的……”

他说不下去了,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许雯嘉顿了顿,脸色一沉,把花盆放下来抱入怀里,小声说了句,“这叫多肉。”

顾煜笑容僵住,脑子里飞快地搜寻着为数不多的知识含量,措辞犹豫,尴尬解释,“你不懂。这是我们业内的术语,肉花,知道吧?”

小姑娘皱着眉,盯着花瓣细细地看了两眼,素白指尖拨了拨上面柔软的叶片。

顾煜满脸悲壮地叹了口气,痛恨自己的无厘头,意识到现在是有多傻,准备找个借口跑的时候,许雯嘉突然抬头,梨涡浅浅地冲他笑。

“肉花,我记住了。”

笑容单纯,眼神清澈,像个小蠢货。

“……”这小东西,真他大爷的好骗。

“那,你可以帮我照料一下吗?我可以付你钱的。我的好多花,都死了。我照顾不好它们。”小姑娘声音娇脆,扁了扁嘴,委屈巴巴的语气。

顾·花都不懂的·煜心头一软,满心豪情壮志,激动地当即一拳头锤在了墙面上,结果,“嗷嗷!”

许雯嘉?

顾煜讪讪一笑,藏起脸上的那股痛楚,吹了吹拳头,“放心,这肉……呸,花!我绝对给你照顾好了!相信哥,杠杠的!”

说着,又往自己胸口猛锤了两拳,“咳咳——”差点儿把肺吐出来。

许雯嘉皱了皱小眉头,抿着唇,突然弯起了眸,似漫天温柔的星光,落入眼底。

谢挽走后,江述宁关上门,没说话,几步上前把窗帘刺啦一声拉开了,阳光照进来,沈烬不适地眯了眯眼,伸手挡住。

她又把窗户打开。

“昨晚睡得好吗?”

他总是失眠,身体虚弱,精神气一直不大好,这句话她基本每天都会问他一遍。

沈烬面容疲惫,眼下有一片青黑色的淡影,答案不言而喻,脸色苍白,微微抿了抿唇,“你怎么不问我她是谁?”

江述宁回头看她,逆光下将她半边脸都变得模糊,风柔柔地从窗外吹过发梢,卷起耳边的碎发贴近脸庞,格外好看。

她说,“你的私事我不会过问。”

她也不想问。

哦。

沈烬无话可说,眸色跟着暗了下去。

经过近一个月的相处,江述宁对他也算有了了解,他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绪,也不明说,顶多有时候冲她装装可怜说自己哪哪不舒服,哪哪疼。

跟个小绿茶似的。

多余的,也不见得有什么了。

见他表情又有了轻微的变化,估计又是有自己的小心思了,江述宁背靠着窗棂,看着地上印着的影子,心底纠结了一下措辞。

《与光同罪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