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穿书之大佬救命啊

>

穿书之大佬救命啊

白松子 著

现代言情 穿书之大佬救命啊 阮清 顾衍阙

《穿书之大佬救命啊》是作者“白松子”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顾衍阙阮清,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阮清带着它回了屋,铃铛在她身上嗅来嗅去的转着圈。她闻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沾满了厨房的味道,难怪这小家伙要围着她转了,感情是这个原因啊,好笑的抓着它的小爪子,“你也是个小吃货啊,管家爷爷说你已经吃过饭了,不能喂你了,那这样,明天我悄悄从你家主人的口粮里给你留点好吃的好不好呀。”铃铛像是听懂了她的话,转...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顾衍阙阮清   更新: 2022-11-27 10: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穿书之大佬救命啊》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顾衍阙阮清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白松子”,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青市云山深秋的夜晚,山脚一辆驶入半山腰的黑色轿车,划破了云雾缭绕的寂静方管家接到电话后,一直在老宅门口候着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老者,满头银发,单手拄着一根阴沉木拐杖,上面雕刻着一只闭着眼睛的麒麟踏云图案方管家迎上去,搀扶着老者进了屋门“小姐已经睡下了,她不知道您要回来”顾老爷子坐下,摆摆手,“本来就是临时回来的,她在这里还能适应吧”方管家点点头,起身端上一壶汤色明亮的热茶放在顾老爷子面前...

第5章 阮清葬礼

阮清回房的路上被小狮子拦了路,仰着脑袋躺在地上露出白白的小肚皮不起来。方管家笑道“铃铛这是在跟小姐撒娇呢,从小姐一进门它就很喜欢你,真是难得,平时可是摸都不让他们摸。”

阮清没有养过狗,平时只能在网上云养狗看别人家的狗子满足一下,她还是头一回遇见这么亲近她的小家伙,当即弯腰把小狮子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摸着顺毛。”它的名字叫铃铛吗?”

老管家回道“是的,铃铛是老爷子给起的小名。”

阮清带着它回了屋,铃铛在她身上嗅来嗅去的转着圈。她闻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沾满了厨房的味道,难怪这小家伙要围着她转了,感情是这个原因啊,好笑的抓着它的小爪子,“你也是个小吃货啊,管家爷爷说你已经吃过饭了,不能喂你了,那这样,明天我悄悄从你家主人的口粮里给你留点好吃的好不好呀。”

铃铛像是听懂了她的话,转圈转的更起劲了,惹得阮清笑得肚子疼。真是一点也不随主人,太不矜持了呦。

阮清吹干头发从浴室出来,铃铛用鼻子推着手机到阮清面前,小爪子啪嗒搭在屏幕上,像是在提醒她手机有消息。

她捡起手机抱着铃铛躺在床上,划开屏幕,弹出的一串串的消息塞满了屏幕。阮清一一点开,发现除了今天餐桌上那四个人发来的之外,还有一个没有自报家门的陌生号码,“明天阮氏为阮清举行葬礼。”

看到最后的“葬礼”两个字,阮清没有来愣了一下,阮家的人是真的相信了她死在海难里了吗,那个想要杀死她的凶手呢,他也会相信吗?阮清无法确定,她还需要再在顾家等待十天,等到秦家寿宴她在书里死亡的剧情节点的那一天过去。如果在寿宴之后她还能平安的活着,那就说明她的计划是可行的。

如果依然躲不过……

阮清一直没有想过这个后果,万一她真的躲不过,她和阮清就真的从此都在各自的世界里消失了。

铃铛察觉到了身边的人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下来,它窝在阮清枕头边,用脑袋蹭了蹭阮清的脸,轻轻发出了一声低呜,想要安慰她。

阮清回过神,笑了一下摸摸它的小脑袋,随手把那个陌生的号码备注改成了“铃铛主人”。

通过了四人的社交软件好友申请,阮清立马就被拉进了一个群里,群名看得她有点哭笑不得——人美心善可爱小厨娘后援交流群。

顾颜能给群名改一改吗?

年年有鱼那不能,我们是人美心善可爱小厨娘最忠实的捍卫者,为了小厨娘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只求小厨娘给老大做好吃的了给我一口就行!

谁拔我网线 1

山寺 1

薄暮青苔引鹤归附议。

顾颜……好吧

阮清看他们还挺喜欢小甜品的,末了加了一句“明天给您们做红桂杏仁豆腐吧。”

薄暮青苔引鹤归是单单给我们做的吗,还是老大和我们都有

阮清被逗笑了,俞鹤归这可不就是林妹妹怼周瑞家的送宫花的那经典语气吗。

顾颜是单单给你们做的,我看顾先生他好像不太喜欢吃甜品

谁拔我网线!

年年有鱼虽然没见过是什么养的,但是听起来就很好吃啊!

山寺感恩的心[jpg]

得到了小厨娘额外的小甜品的四人心满意足还没一分钟,俞鹤归在四人之间的群里问家主不喜欢甜食?

卫年阮小姐是不是对老大有什么误会?

贺思然那我们这样算不算背着老大吃独食?

三人你闭嘴!

张峙那明天我们还跟老大一桌吃饭吗?咱们都有阮小姐特意做的红桂杏仁豆腐,单单老大没有……

卫年……

贺思然……我们要不要帮老大跟阮小姐澄清一下误会,今天的小甜品他不是挺喜欢的吗

俞鹤归澄清这种事,还是家主本人出面的好,我们就不掺和了。

三人附议

顾衍阙从书房出来,平时总在门口趴着亦步亦趋的小身影今天莫名不在,微微皱了一下眉。

方管家端着一个小木托盘上来,将盘中茶杯递给顾衍阙,“这是小姐煮好放温热的安神茶,她说是可以解乏安神。”

顾衍阙接过来浅浅尝了一口,一丝丝的甜味中掺杂了细微的果子酸,口感倒是挺独特,“她倒是有心。”

老管家默然,没有对阮清不符身份的行为过多的评价,家主都看不透的事情,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不过家主刚才的神情是在找铃铛吧,遂向顾衍阙解释“铃铛在小姐那里,它一直跟着不回来,我见小姐很喜欢的样子,就没把铃铛带回来。”

顾衍阙对铃铛见风使舵的本事看得多了,老爷子捡回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这小东西成了精一样。低头看了一眼腕上手表的时间,指针刚刚跳过十点,顾衍阙思忖片刻,转身下了楼。

阮清酝酿了半天的睡意被一下敲门声打破,铃铛也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看着门的方向,“铃铛,该不会是来找你的吧?”阮清抱起铃铛下床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高大身影竟然是顾衍阙。

“顾先生是来找铃铛的?”

顾衍阙瞥了一眼在阮清怀里又睡死过去的铃铛,冷言道“不是,找你。”

“找我?”

“明日阮明启要来青市。”

“哦……什么?!”

阮清瞪大了眼睛,明天不是阮家要为阮清举行葬礼,作为亲生父亲本应该出席葬礼的阮明启,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来青市,还是说阮家人发现了什么?

“你的身份没问题,北区政府有一项还没公布的商业用地划区,他代表阮氏想找顾家谈合作。”

顾衍阙看到阮清一瞬间慌张的表情,无端生出种不该大半夜告诉她这种事的莫名情绪来。不论是阮明启缺席葬礼,还是阮明启为了一块地出现在青市,都说明了阮家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对唯一的掌上明珠视若珍宝。

听到顾衍阙的解释,阮清松了一口气。阮明启还真是商人重利,这边女儿都要入土了,他还能一门心思划地。书里阮清死后,秦家被秦颂夺权后秦柏涛失踪了,阮家失去了秦家的依傍,阮氏集团的产业被早在一旁坐山观虎斗的白家快速吞食殆尽,阮氏破产,阮明启夫妇流浪街头。即使知道了阮家的结局,可此时阮清心里还是忍不住为原身的不被双亲重视难过,鼻头微酸,只是当着顾衍阙的面强才撑着没有红了眼。

顾衍阙敏锐的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一时不知如何安慰,想到明天的日程,告诉她道“明天我不在老宅,厨房的事让方叔安排就行。”

阮清接收到顾衍阙话里的意思,忽而弯了眉眼,笑意盈盈,“顾先生这是让我翘班吗,我还答应了卫年大哥他们要给他们做红桂杏仁豆腐。”

顾衍阙眼眸微眯,总觉得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还有阮清的称呼,不愿意叫他,大哥倒是叫的顺口,叫错了辈分还不自知。

阮清见顾衍阙一直盯着她看,就在她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的时候,听到他淡淡开口道“卫年他们比你长一辈。”

然后转身离开。

留下阮清站在门口一脸凌乱,这个宅子它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里是个人都比她辈分高,她还能不能当个快乐的顾家小厨娘了!

顾衍阙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把卫年等人一起叫出去了。顺便告诉方管家晚上不回来吃饭。

卫年今天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日程是我忘了的吗?

贺思然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日程

张峙那老大把我们都带上,我还以为顾家要出什么大事了

俞鹤归确实没什么大事。说起来有件事倒是挺奇怪的,阮明启突然要来青市,对于北区的那块地,知道内情的不多,阮明启在远市消息倒是挺灵。

卫年阮小姐的葬礼也是今天举行的吧……

贺思然是,虽然阮家没有对外公开,但是现在网上挂着阮清葬礼这种标题的直播间已经开了一堆了。

阮清事故死亡的消息自从昨天下午被媒体报道,就占据了不少的社会版面,一众吃瓜网民纷纷盯着各路直播和自媒体,甚至还有比较不怕死的小报爆出了阮家与秦家即将联姻的小道消息。

那则小道消息的来源是一段黑屏的对话,嘈杂的背景音勉强能分辨出是在酒吧里,满屏的弹幕瓜友发挥八卦精神各显神通,有人说那个女声听起来耳熟,好像那个拿了新人奖的女演员白缡。

阮清被这条弹幕吸引了注意力,心说这位网友你可能真相了。女主白缡这时候与男主秦柏涛的感情已经正式稳定下来,但是不凑巧被秦家人发现,秦家旁支一门的好事者自作主张找到白缡,告诉她秦柏涛与阮清要订婚的事实,让她不要再纠缠秦柏涛。

恐怕现在网上放出来的那段对话,就是当时跟踪白缡的娱记拍的吧。

可是她记得书里的情节是,秦家老爷子知道旁支的所作所为后大怒,直骂愚蠢,命人处理干净了那个娱记拍到的东西封了口。但凡旁支有点脑子,就应该知道秦柏涛和白缡的恋情如果从娱记手里被曝出来,就会让秦家暂时的陷入桃色新闻这种负面社会影响里。

原文中没有出现的曝光情节,现在在她假死后出现了。

可是又是谁,有能力在秦家眼皮子底下把这段对话发出来……

《穿书之大佬救命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