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赜暮寻

>

赜暮寻

阡帆 著

周暮宇 现代言情 赜暮寻 黎泽逸

很多朋友很喜欢《赜暮寻》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阡帆”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赜暮寻》内容概括:”管家把请柬放在了周暮宇面前,不用看就知道是三天后的拍卖会。“白珂,白家也一定会收到,跟我们一起去,不许跑!”周暮宇把请柬放在了黎泽逸的面前。“那我带容穆回家了!”白珂说着,拉起容穆就往外走。“回家?”容穆愣了愣...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周暮宇黎泽逸   更新: 2022-11-27 10: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赜暮寻》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阡帆”,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去怨镇之前,几个人又到周叔的墓前看了一眼,肖月不想去,就留在了车上周叔是容穆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周叔的去世,他也十分的悲伤容穆在墓前行了一礼,周暮宇笑着说道:“周叔,你等着,没有你,我也能干成大事”虽是笑着说的,但仍难掩字里行间的凄凉车子缓缓驶出北平,再次朝着那个充满秘密的怨镇驶去周暮宇靠在黎泽逸的身上打着瞌睡,自从容穆来了,白珂就变得像周暮宇一样,喋喋不休地跟容穆说着话肖月在...

第10章 周暮宇:谈恋爱喽!谈恋爱喽

几个人用了几个时辰回到了北平,维莫克已经在报纸上登出了新闻周尘七古玉将于三天后北平万民饭店拍卖会上以展览品方式展览。

周府,周暮宇吃完了晚饭,看着报纸,笑道“还是头一回见拍会上放展览品,这维莫克真有意思。”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

“少爷,万民饭店送来请柬。”管家把请柬放在了周暮宇面前,不用看就知道是三天后的拍卖会。

“白珂,白家也一定会收到,跟我们一起去,不许跑!”周暮宇把请柬放在了黎泽逸的面前。

“那我带容穆回家了!”白珂说着,拉起容穆就往外走。

“回家?”容穆愣了愣。

“对啊!怎么了?你害怕啊?”

“才……才不会呢!”

周暮宇转头对黎泽逸笑了笑,说道“吃饱了,我要去洗个澡,泽逸,你慢慢吃。”说着,他走上了二楼。黎泽逸坐在桌前看着他。

周暮宇洗完澡,戴好项链,披着浴袍准备回去睡觉。路过黎泽逸的房间,想看看他在不在里面,却见黎泽逸已经换了睡衣,坐在床边。

周暮宇笑了笑,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腿上,搂住了他的脖子,低声说道“泽逸这么快就洗完了?怎么?等我啊?”他伸手解开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黎泽逸轻笑了一声,唇角勾起了诱人的弧度。周暮宇愣了愣,就被某人堵上了唇,压倒在了床榻上。

周暮宇猛然想到了自己今天在风秀山说的话,自己作的死跪着也得作完,模糊之间总想着,黎阡这男人刚开了荤的便这样凶猛,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白家,白珂拉着容穆走进了院里,本以为父母都睡了,两个人却都坐在屋里看着报纸。

“爹,娘,我回来了。”白珂走了进去,白父白母纷纷抬起了头。

“回来了,哎!容穆也来了!”白母笑着把容穆拉了进去。

白珂瘪了瘪嘴,他和容穆认识快三年了,容穆来过白家很多次,每次白父白母见了容穆都很高兴。白珂总是想,到底谁是亲生儿子!

“伯父,伯母。”容穆今天格外拘谨。白母拉着容穆的手说道“冷语然呢?送回去了?”

“娘!容穆和冷语然的婚约早就解了!”白珂也坐了过去说道。

“那挺好的,冷家总想攀些关系,解了好!”白父点头道。

白珂咳了两声,严肃了起来,拉住了容穆的手,说道“爹娘,我有件事要和你们说。”白父白母这样严肃,也都认真了起来,静静等他说。

“我……我喜欢容穆,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同不同意你们随便吧!反正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我也不怕别人说我有断袖之癖,我觉得我喜欢容穆就够了!”白珂一口气说了一堆。白父白母都愣住了,连容穆也愣一下,握紧了白珂的手。

白母回过神来,看向容穆,问道“你喜欢白珂?”容穆肯定的点了点头。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喜欢冷语然呢!你当时同意她的时候我可难受了好几天呢!同意啊!为什么不同意!有你看着白珂,我们最放心了!”白母笑着说道。白父也点了点头表示赞许。这回轮到白珂呆愣了。

“我还以为你们不同意呢!”白珂握着容穆的手仍然心有余悸

白父叹了口气,“傻孩子!你们开心就好!”

白珂情急之下抱住了容穆,“我太开心了!”上辈子他找了他五年,他等了他五年,这辈子他们至少容易了许多。白珂想起周暮宇和他说过的一句话。若生生世世为恋人的话,身上便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印记。他记得容穆也有!白珂坐了起来,去掀容穆的衣服。

白母愣了愣,“白珂,别这么着急!回屋子里再说!”白珂脸颊红了起来,他在容穆的腰上找到了一个花瓣印记,果然与自己的一模一样。

白父和白母都笑了起来,他们知道白珂的腰上也有一个这样的印记。原来他们还不知道这是什意思,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容穆,带他回去吧。”白母说道。

“嗯,伯母。”

“打住!不准叫伯母!”白母不满的说道。

容穆笑了笑,看了一眼白珂,叫道“爹!娘!”

“哎!”白父白母纷纷应道。

白珂的脸颊越发红了,容穆抱起他往院子里走去。白父白母仍站在堂中,白母眸中竟泛起了泪花,“这傻孩子的心愿总算是完成了。”

两年多前,白珂第一次带着容穆来白家。白母就感觉到白珂对这个容穆和其他人不一样,白珂对外人甚至有时对周暮宇都很冷淡,但他对容穆从来没有过。

两个月前,冷家提出要把女儿嫁给容穆的时候,白珂在府里沉默了一天,晚上还去喝了那么多的酒。白母也很难受,她也很喜欢容穆,容穆虽是个孤儿,但心地善良,很认真。后来容穆默认冷语然的时候,在白府里越发看不到白珂的笑脸了。

容穆因为要陪那个冷语然很少再来白府。白珂也很少出门,除了周暮宇来找他,他才肯出门。现在白珂终于是又找回了以前的模样,因为他知道了容穆也喜欢自己,那中间发生过什么,就都不重要了。

容穆把白珂轻轻放在了床上。白珂窝在他的怀里说道“其实我娘一直都知道我喜欢你,你同意冷语然的时候,娘就会经常来问我,没事吧。”容穆有些心疼,他很难想象那个时候时候的白珂会是什么样子,但至少以后他不会再弄丢。

窗外的月亮渐渐挂了起来,静谧的夜晚悄悄聆听着圆满的爱情。

清晨,周暮宇从梦中醒来,感觉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昨夜的事不断涌入脑海,周暮宇也难得地感觉到了无耻。

昨夜,最后黎泽逸抱着他去洗漱的时候,他一直在黎泽逸的怀里喊着,我爱黎阡之类的话。他肯定是被黎泽逸灌醉了,绝对是!

周暮宇稍动了动身子,身上不知到底是哪个地方传来的刺痛,又感觉是全身的酸麻疲倦,让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旁边的人睫毛轻轻扇动了一下,漂亮的眼睛睁开,琥珀色的眸子缓缓移向怀中的人。

“醒了。”黎泽逸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周暮宇流氓的本质立马露了出来,碰瓷似的挂上了黎尘的身体道:“你可是要负责的。”

黎泽逸轻笑了一声,轻声道“我负责。”

周暮宇恍惚了一瞬,忍不住说道“黎阡你犯规!笑的这么好看!”

黎泽逸又笑了,轻轻靠近他说道“那也只是你一个人的。”

“唉!黎大少爷越来越会说情话了!对,你是我的,来,小娘子给爷笑一个!”周暮宇伸手摩挲着他的下颌。

“嗯?”黎泽逸微眯起了眼睛,眸中带上了危险的味道。

周暮宇立马装傻,“我说了什么吗?我什么都没说啊!”他说着,缩进了黎泽逸的怀里。黎泽逸不再说话,低头看着,伸出手搂紧了他。

周暮宇抬起头对他笑了笑,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打算再睡一会,反正哪也去不了!黎泽逸揽紧他,陪他一起睡。

白府,容穆抱着白珂从楼上坐了下来,白父白母已经坐在桌前吃早饭了。

“多大个人了,还要抱着。”白母笑道。

白珂死抓着容穆说道“不信,我腰疼,是伤员,不能走路,必须得容穆抱着!”白珂可以把‘容穆’两个字加重了许多。容穆把白珂放在了椅子上,坐在了他的旁边。

“容穆,万民饭店送来一张请柬,我和你娘有些事儿待会要出门几天,你和白珂去吧。”白父把请柬放在了容穆的面前,起身去准备出门的行李。

“知道了,爹。”容穆应道。

白珂趴在桌子上,“容穆,我累了,你喂我!”

容穆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无赖起来,暮宇都比不上!”

“哪有!”白珂瘪了瘪嘴,他始终都觉得周暮宇的不要脸是举世无双的,自己不过就是偶尔的小打小闹而已,在周暮宇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白府,白父白母已经离家三天了。

“白珂,起床,今天要去万民饭店。”容穆打开卧房的门走了进来。

白珂缩在被子里,不理他,容穆笑了笑,走过去轻轻扯了扯被子的一角。白珂闭着眼睛,睫毛轻轻扇动着。

“好了,别装睡了。”容穆伸手揉了揉白珂的脸。

白珂睁开眼睛,不情愿地看向他,“不去!要去你自己去!”白珂刚想翻过身去不理他,但身体上的疼痛就让他怎么也动不了。

容穆笑了起来,伸手把白珂抱了起来,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要是不去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呆在家里,还可以干点别的。”

“我去!谁说我不去的!”白珂立马喊道,伸手就穿好了衣服,但眉头一直皱着,难以压制的疼痛让他后悔昨天晚上放容穆进来,亏他还心疼容穆说的太冷想一起睡。

容穆把手放在白珂腰上帮他揉着缓解疼痛。

“走吧,去找暮宇他们。”白珂拉了他的手下了楼。白管家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车。

周府,周暮宇坐在餐桌前认真的吃着饭。他曾说过,让他最没有抵抗力的就是食物和……黎泽逸。黎泽逸坐在桌前陪着他,这似乎是周暮宇最安静的时候了。

“暮宇……”

“暮宇哥哥!”黎泽逸刚要说话,肖月就欢快的跑了过来,拉住了周暮宇的手臂。

“我有东西给你看!你出来一下!”说着,肖月就拉着周暮宇往外走。周暮宇回头看了一眼黎泽逸,轻声道“等我。”黎泽逸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手还放在口袋里。

肖月拉着周暮宇到了院子里的桌旁,桌上放着三个娃娃。可以明显的分辨出来,有一个是肖月,还有周暮宇和黎泽逸。

“这两个给你,这个是我的。”肖月把‘周暮宇’和‘黎泽逸’这两个娃娃递给了周暮宇,自己的拿在手里。周暮宇低头看了看,娃娃做的很精致,也很逼真可爱。

“肖月,这……”

“我知道你喜欢泽逸哥哥,泽逸哥哥也喜欢你,前段时间是我胡闹了!对不起,还有,我看上一个特别帅的小哥哥,暮宇哥哥,你一定要帮我拿下他!”肖月虽只在周府住了三天,但她完全看得出来,周暮宇和黎泽逸都把对方看的很重要,所以她也想开了,也知道自己当时只是对周暮宇有好感。

周暮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说了句“娃娃很好看,谢谢你,我一定帮你拿下那个人!”

“暮宇哥哥快回去吧,泽逸哥哥该吃醋了!”肖月笑道。周暮宇也笑了起来,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黎泽逸仍坐在桌旁,周暮宇坐在了他的旁边,笑道“别胡思乱想了,你看!”他把两个娃娃举到了黎泽逸的面前,“肖月做的,很好看吧,这个给你。”

周暮宇把自己那个放在了黎泽逸的手里。黎泽逸仔细看了看那个娃娃,确实有周暮宇犯贱的样子,他把娃娃放好,从口袋里拿出项链挂在了周暮宇的脖子上。

“泽逸,这个项链是不是很重要啊?”周暮宇低头端详着项链上小小的指环。黎泽逸抬头对视着他的眸子,轻声道“这是我爹送给我娘的。”

周暮宇点了点头,“那真的是很重要!”是不是还表示他在下?周暮宇笑了笑,在黎泽逸唇上吻了一下,“走吧,去万民饭店。”

周暮宇和黎泽逸刚走出堂屋,就看到肖月拦着容穆和白珂,递给他们两个娃娃。周暮宇笑了起来,转头看黎泽逸,黎泽逸的眸子上也带上了笑意。

万民饭店在北平最繁华最热闹的街上,饭店共有四层,极尽奢侈,都是供有钱人消遣的地方。饭店的名气很高,举办拍卖会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全国,再加上周尘七古玉的神秘力量。今日店门前的人比平常多了整整三倍。

周暮宇拿出请柬,虽然饭店的人都认识他,但今天鱼龙混杂,有请柬才能提前进入,没有请柬只能付钱购票才能进入,这票价也是极高的。

店门前的店仆看了一眼请柬,笑着说道“周少爷我们是认识的,但这位……”店仆看向了黎泽逸,黎家已经被灭门,在道上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周暮宇皱起了眉,眸中闪过一道蓝光,语气冰冷的说道“他是我们周家人。”

店仆明显的感觉到了寒意,连忙弯腰说道“抱歉,是小的有眼无珠!两位请!”周暮宇收起冰冷,拉着黎泽逸走进了大厅。

万民饭店中有三个大厅,拍卖会设在正中央最大的展厅里,能容纳将近八百人,这里已经拜好了桌椅,布置好了舞台,也有许多已经坐好等待拍卖会开始的人了。

白珂和容穆也进了万民饭店,跟着店仆去他们的客房。

店中有许多人都认识周暮宇,路过都和他打着招呼,周暮宇也只是点点头。

“暮宇,好久不见。”一个略带柔嫩的女声传来。

“好久不见,佟婉惜。”周暮宇笑了笑说道。佟婉惜和周暮宇是十几岁的时候在长沙认识的。那段时间还传周家少爷和佟家小姐有恋情已婚的谣言,不过后来周家澄清了。

周暮宇回到北平之后,两个人已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了。

“最近可好!”佟婉惜问道,她长的很美,今日特地化了妆,身着一件淡粉色的长裙,很是优雅迷人。过路的男士都会驻足多看几眼。

周暮宇笑了一声,“挺好的啊!”佟婉惜刚想说话,佟父和佟母就走了过来。

“这不是暮宇吗!这么久没见了,周家可还好?”佟母笑着问道,周暮宇点了点头,“很好。”

“我们还有些事情,有机会再见面。”佟母说着,拉着旁边脸色不好的佟婉惜就离开了。

周暮宇没有说话,拉着黎泽逸边走边看,到了三楼的客房。

店仆用钥匙打开了们,把钥匙递给周暮宇,说道“拍卖会共有三天,每天两场,离今天的上场还有一个小时,两位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到前台。”

周暮宇点了点头,店仆转身离开了。周暮宇和黎泽逸走了进去,门刚关上,周暮宇就被黎泽逸按在了门上。

“泽逸,你……吃醋了?”周暮宇回过神来笑道。

“嗯。”黎泽逸应了一声就堵上了他的唇,周暮宇讨好地回吻他。

良久黎泽逸才离开了他的唇,周暮宇喘着气坐在了沙发上,笑道“放心,我和她只是朋友,再说,泽逸这么好……”最后一句,他是攀在黎泽逸肩膀上低声说的,“我怎么会舍得不要呢?”

黎泽逸看了他一眼,“离拍卖会还有一个小时,你休息一下吧。”

“不要!”周暮宇握住了他的手,一手去拿电话,“给老二打个电话吧,问问他……”

黎泽逸按住了他的手,接过他手中的电话筒,仔细看了看,扭开了话筒的那一边,果然,话筒里装了窃听器!

周暮宇皱起了眉,在房间里四处找了找,桌下,天花板上,床上,全部都装了窃听器。他在房间里翻找了许久,才找到了纸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估计这饭店里每一间客房里都有,得告诉白珂他们。黎泽逸点了点头,两个人打开门走了出去。

佟母拉着佟婉惜到了二楼的客房里。

“娘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才见到暮宇!”佟婉惜不耐烦地拽了拽袖子。

佟母坐在了沙发上,“你来北平就为了见他?”

“我找了他好久,才知道他在北平,所以我才会来万民饭店的。”佟婉惜靠在桌子上晃着腿。

佟母的表情带上了一点怒气,“你还喜欢他?”

佟婉惜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和那个张贯有婚约,但我不想和他在一起,我连见都没见过他!”

“胡闹!这次张先生也回来万民饭店,你们先见了面再说吧。”佟父语气严肃地说道。

佟婉惜没有再说话,心里想我是绝对不会和那个什么张贯在一起的,暮宇才是我未来的丈夫!

白珂和容穆的房间离周暮宇他们的不远,也在三楼。周暮宇没有敲门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白珂窝在容穆怀里,两人的唇正要吻上,就被打断了。

白珂的脸色很难看,周暮宇笑了起来,在纸上写了句话屋里有窃听器。他伸手指了指电话和其他藏有窃听器的地方。容穆和白珂都严肃了起来,容穆抬手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快到了,我们下去吧。”

周暮宇点了点头,几个人下了楼。

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每张桌子上都放着号牌和摇铃,还有点心和茶水。四周也放着椅子,和中间不同的是,这里的人不允许叫拍物品。

周暮宇拉着黎泽逸坐在大厅最前方专门给周家人安排的座位上。

舞台上有人唱歌,声音像黄鹂鸟一样好听,台下的人都鼓着掌。

周暮宇四周看了看,大厅的周围都有守卫,看来这群人的主要目的根本不是拍卖会。而是最后的那个七古玉展览。

周暮宇小心翼翼的把椅子移到了黎泽逸身边,握住了他的手,对他笑了笑。

黎泽逸也勾了勾唇角,握紧了他的手,白珂和容穆就在他们邻桌。

这时,店仆走了过来,在周暮宇面前放了一杯红酒,说道“周先生,这是佟小姐请您的。”

周暮宇皱了皱眉,叹了口气,知道背后肯定有一个人正看着自己。他伸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转头就吻上了黎泽逸的唇,把酒度进了他的口中。

一瞬间,大厅中鸦雀无声,连歌女都呆住了不再唱歌,只剩下音乐放着。

佟婉惜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周暮宇离开黎泽逸的唇,低笑着说道“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我,是你的人。”周暮宇十分坦然的坐了下来,靠在了黎泽逸的肩膀上,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目光。

片刻之后,大厅里又吵闹了起来,歌女也继续唱歌。但听她唱歌的人少了许多,都把目光落在了周暮宇和黎泽逸身上,讨论声一阵一阵。

白珂和容穆都谈定地坐着,似乎已经习惯了。

佟母低声和佟婉惜说道“这周暮宇可有断袖之癖,你确定还要喜欢他?要我看,和张先生成亲得了。”

佟婉惜握紧了拳,怎么可能!暮宇怎么会是断袖!肯定是假的!

“这周少爷竟有断袖之癖,真是令人惊讶!”

“周家可是见过大世面的,怎么会看得上那些小家碧玉?”

“其实周少爷和这位黎先生挺配的……”

……

“但周家是大家,其他人再有多少的意见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周家人都没有提出反对。”

“是啊!”

黎泽逸听着耳边各种各样的议论,低头看了一眼周暮宇。周尘就是这样,从不在意其他的人的指点,自己开心,就好。

《赜暮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