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

>

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

5个铜板 著

古代言情 盛萝 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 魏衡

热门小说《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是作者“5个铜板”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盛萝魏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爹还听说,你要去画友会?”盛爹问。盛萝又夹了一块红烧肉,继续点头。“萝儿啊,你从前可一点都不喜欢诗词书画的,这是怎么了?”盛爹有些担忧地看着她,感觉下一秒就想伸手来探她额头看她是否烧着脑子了。“爹...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盛萝魏衡   更新: 2022-11-26 01: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类型《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现已上架,主角是盛萝魏衡,作者“5个铜板”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窗外枝丫上的桃花瓣随着风,晃晃悠悠地吹进了屋子地面盛萝看着翠微手上两套衣裙,一套胭脂色,一套薄柿色都是偏红调的颜色,因为翠微说今天是太子妃生辰,还是穿喜庆点比较好盛萝朝薄柿色的那套扬了扬下巴,“就浅色的这身吧”胭脂色那么鲜艳,穿去可不就是抢人风头,倒是又得遭人啐翠微点点头,便伺候着她换衣服,梳妆打扮换好后,翠微提醒说该出门了,盛老早已经在门外的马车里坐着等了盛萝满口答应着,赶忙将昨晚...

第4章 他逃她追都插翅难飞

盛萝回到府上后,老爹也正好从兵部下班回来。

府上已经备好了晚膳,父女二人相对而坐,一边吃饭一边聊家常。

老头子的消息还挺灵通,一回来就问她今天是不是去了润笔斋。

盛萝夹了块鸡腿肉一边吃着一边点头。

“爹还听说,你要去画友会?”盛爹问。

盛萝又夹了一块红烧肉,继续点头。

“萝儿啊,你从前可一点都不喜欢诗词书画的,这是怎么了?”盛爹有些担忧地看着她,感觉下一秒就想伸手来探她额头看她是否烧着脑子了。

“爹。”盛萝装模作样一脸诚挚,“女子有才便是德,我去画友会,是想多结交些才华横溢的有志之人。”

女子有才便是德?这话是这么说的吗?

但盛爹也没多想,只是欣慰地点点头,“萝儿长大了,为爹还以为,你是冲着陈公子去的呢……”

什么?

盛萝抬眼看爹,嘴里还叼着啃了一半的猪蹄肉“陈公子?”

陈司空之子,陈泽玉。

大概是在半个月前,前身一哭二闹三上吊地退掉了和平王的婚事,然后没过几日,前身就让老爹带着去了陈府,见陈府公子相貌堂堂、温润如玉,又起了歹心,听说还跑去偷偷摸了把陈泽玉的手……

然后,就被陈府轰了出来。

结果前身还不死心,请了个媒婆去陈家说媒。据媒婆后来的描述,当时陈泽玉的脸比锅底还黑。

总之,这件事,当时闹的也算是人尽皆知,盛萝的名声更是烂得一言难尽。

又因为当时还有不少人笑传陈公子被摸了把小手的事,自此,陈泽玉的名字几乎是和盛萝捆绑着一起出现在别人的茶余饭后。

陈泽玉又是最要面子和名声的,怕不是恨都要恨透她……

一个守身如玉的男子,却因为被稍稍非礼了一下,就要被人当成笑谈。啧啧,这世道,可怜可怜。

盛萝有些同情陈泽玉,以至于她都忘了,她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

这日,画友会在聚香楼举办。

盛萝换了身春山绿的锦裙,外披藕荷色的纱衫,看起来清新又柔美。

聚香楼是京城最大的酒楼之一,是陈府名下的家族产业。

甘墨之所以将画友会定在聚香楼,正是因为他与陈泽玉是好友,一来后者不会收他保证金,二则是聚香楼的人流量大,又多为京城有头有面之人,在这举办画友会,还能为他的润笔斋做个宣传。

何乐不为呢?

不过……甘墨从聚香楼二楼雅间往下边的大厅望去,大厅正还在摆置文房四宝。

那个女人说不定真的会来。

甘墨觉得有趣。

而一旁的陈泽玉面色可就不太好看了,“甘墨,你让人放出消息说盛府那个疯女人会来参加画友会,是噱头,还是真有其事?”

甘墨笑笑,“兴许都是。”

陈泽玉冷哼一声,“人来的倒是很多,看来如你所愿了。”

甘墨摇扇,“此话差矣,是如我们所愿。来的这些人,不也成了聚香楼的客人?”

将茶盏放下,陈泽玉淡淡看了眼甘墨,“总之,别让那个疯女人在聚香楼再搞出事来。”

甘墨笑了下,心中腹诽,还记恨着被人揩油的事呢陈大公子。

二人又过了一盏茶,楼下大厅已聚集了不少人。

陈泽玉眼尖,一眼看到了什么,剑眉又忍不住皱起,语气冷然,“她来了。”

“哦?”甘墨饶有兴趣地探头看去,果不其然,盛萝来了。

聚香楼装横华丽,多以靛蓝色与翠色点缀,一楼的空间宽敞,能坐下三四十桌。

此刻大厅中央已摆好了案几与笔墨,旁有一竹木竖牌,瘦金体刻着“画友会”三字,可谓劲道。

盛萝有种到了自己主场一般的自信,她丝毫不拘束地就混进了这堆画师里。

甘墨从二楼雅间出来,走下一楼来到大厅,他一身天水碧的素衫,墨发用一节竹枝高束,从木屏风后边走出,确实风雅。

陈泽玉也一并来到了大厅。

盛萝一下子就认出这位陈大公子。果真是如前身记忆里那般的清贵温润。一身荼白色衣袍,衬得身形修长,那脸更是貌比潘安,肤色如同女子般白皙。

哦还有,这陈公子的手也确实好看,修长而骨节分明。

难怪前身会摸上去。

盛萝在心里暗暗表示了理解。

甘墨在张罗的时候,画师们都在耐心等待。

就在这空隙,不远处来了一道熟悉的倩影。月牙白的裙,白玉莲花的发簪,瘦弱但又曼丽的身影。

“泽玉哥哥。”白妍从人群里走向陈泽玉,脸上带着恬静的笑,“你也来啦。”

陈泽玉回头,微点头,“阿妍也是来参加画友会的?”

白妍别脸垂眸,羞怯道“泽玉哥哥莫要打趣我了,我那般画技,怎敢在真正的画师们面前班门弄斧呢?岂不是自找没趣。”

“阿妍倒是谦虚。”陈泽玉继续道,“你的画作在那些贵女也是出众的。”

白妍嫣然一笑,“泽宇哥哥过奖了。”

“不像有些女子,”陈泽玉忽地冷声,意有所指,一字一顿,“厚颜无耻。”

这边,盛萝打了个喷嚏。

盛萝谁在骂她!

白妍顺着陈泽玉的目光看去,看见了正揉着鼻子的盛萝。

“阿萝……”白妍轻声细语,似乎挺惊讶,“我先前也听到消息,说阿萝要来画友会,竟是真的?”

陈泽玉不再出声。

“泽玉哥哥,阿萝肯定只是想来凑凑热闹,不会闯祸的。”白妍婕羽一动,看向陈泽玉,“泽玉哥哥不必太过忧心。”

陈泽玉轻叹一声,“阿妍你太善良了。也只有你,能容忍下她那个疯子。”

语毕,二人的视线又一起落在了站在画师堆里的盛萝身上。

这些画师们都较为年轻,兴许也都是些学徒,且一个穿得比一个朴素,颜色也一个比一个寡淡,跟从土里刚爬出来的一样。

盛萝就像开在这土堆里的一朵粉嫩百合。光鲜亮丽的同时,还一点也不想遮掩自己的光彩。

因此这帮画师对她嗤之以鼻,暗道庸脂俗粉。

这些个迂腐男人的想法,盛萝多少也能从他们的眼神和窃窃私语里捕捉到。她亦是对他们视如敝履,若是因为一个人的衣着打扮就武断地判定其为人及能力不行,那只能说明是他们见识狭隘,思想呆板。

甘墨让画师们自行来领取宣纸,只有生宣一种,也就是说这次要画的是写意。至于题材,甘墨说不限,可自由发挥。

听得这话,盛萝就开始苦恼该画什么才好。

这时,有一个对盛萝非常看不过眼的画师站了出来,他向盛萝拱了拱手,先礼后兵,“在下卢登,不知盛小姐想画何物?在下想与盛小姐同画一物。”

盛萝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画师,见来人面上带着一丝轻蔑,她明白了此人的用意。

若不画同样的东西,那么就难以做比较。

看来这人对自己的画工颇为得意呀,这就提出要和她比一比了。

盛萝倒也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她正要开口回应,又被打断。

“在下也想。”另一排的一位画师站起身来,也申请加入战斗。

好家伙,他这老六一站起来,在场至少三分之二的画师唰地跟军训蹲起一样,纷纷站起来表示俺也一样。

甘墨看这情形,愈发觉得此次画友会有趣,他便也将目光落在了盛萝身上,“盛小姐,你觉得呢?”

“……”盛萝心里6。

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那盛小姐选一样东西吧?”最先起身的那名画师卢登见目的达成,追问道。

盛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急什么。

而后,她开始环顾周围,有什么可以画的呢……

这一环顾,倒是有样东西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目光。

该说不说,难怪人常说“鹤立鸡群”呢。

盛萝伸手一指,“就他好了。”

“唰”——

所有人的视线都顺着盛萝指的方向望去。

陈泽玉成了视线中心。

众人似懂非懂又似笑非笑地“哦——”了声。

甘墨最先笑出声,一副幸灾乐祸模样。

这下可更有意思了。谁不知道盛大千金与陈泽玉的事,一个落花有意,一个流水无情。

这下好了,他逃她追,真就插翅难飞咯。

众人一致认为这是盛大小姐在故意撩拨。

实际上,盛萝只是觉得,她从前最拿手的就是画美男,那现在虽说是要画写意,但选个美男来画总归是个稳健的决定。

但美男的脸色可就不太好看了。

陈泽玉一下子黑了俊脸,但碍于现在这种纷纷起哄的氛围,他也不好发作,只能硬生生忍下了。果然……果然这个疯女人不管在哪都会惹事。

被人群遮挡住的白妍也没想到事情的走向竟是这样,她一张素净的小脸上,神情也复杂起来。

盛萝将纸笔与墨都准备好后,一抬头,发现她选的那位男模竟还没到位。

“喂,就你。”盛萝又看向陈泽玉,朝他使眼色,“站中间来吧,快点,别害羞嘛。”

哼哼,小样,谅你也不敢在聚香楼甩脸,毕竟你陈泽玉,可最看重面子了。

《穿成恶女后,洗白变团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