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重生嫡女美又娇

>

重生嫡女美又娇

千桦尽 著

武侠修真 白卿言 萧容衍 重生嫡女美又娇

白卿言萧容衍是武侠修真小说《重生嫡女美又娇》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千桦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忠勇侯府主母蒋氏心思,秦朗比白卿言更懂。可懂有什么用,上有孝道压着,秦朗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施展不出来。白卿言觉得秦朗并非全然无救,这才平缓镇定的徐徐道:“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古有尧舜禅让,而今世子何不效仿?毕竟……忠勇侯如今已然成了一个虚爵,世子胸有乾坤心有大志...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白卿言萧容衍   更新: 2022-11-24 19: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白卿言萧容衍是武侠修真小说《重生嫡女美又娇》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千桦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白卿言心底翻涌着一阵血气,心头像压了一座山让她喘不上气来,她恨不能立时三刻用刀刮了这个混账!白卿言不甘心追问:“确定了是二叔的孩子吗?”大长公主面色泛白,靠在松软的软枕上,叹了口气:“那孩子,和你二叔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白卿言藏在袖子中的手收紧,指甲嵌入掌心之中,如果他不是二叔的孩子她怕现在就会让卢平去绝了后患但,如果是二叔的子嗣……白卿言心口揪痛,半晌之后,狠逼着自己...

第五十六章:恶者

“好!”

看热闹的人中不知道谁忍不住叫了一声好,连忙缩回脑袋,生怕被梁王的人看到得罪梁王。

白卿言这番话,让人看到了白家人的傲骨和耿直。窥一角可知全貌,可见国公府白家有着怎样的铮铮风骨。有这样心怀百姓,顶天立地,一身浩然正气的国公府匡翼大晋,大晋国民如何能不安心?

“白大姑娘!殿下万万没有这个意思!都是这个丫头自作主张啊!”梁王府管家对白卿言郑重弯腰作揖,“白大姑娘不可因为这个丫头,伤了国公府和梁王府的和气。”

“即是如此,便烦劳梁王府管束好下人,莫再我来白府攀污闹事!梁王殿下身为皇子,当为天下百姓表率,立身端直,修身正心,行事磊落,知何可为何不可为。莫做买通他府仆从探听闺阁女儿私隐的小人行径,为皇室声誉抹黑。”白卿言冷笑睨视童吉,“小四!放人!”

“便宜你了!”白锦稚满心不忿,咬着牙一把推开被她按跪在地上的红翘。如果不是长姐拦着……她非抽这个贱奴一百鞭不可。

少言寡语的高升见红翘似是要捡了簪子再自尽,立刻将人拦住。

“高侍卫,你让我去死吧!原本就是我知道殿下属意白大姑娘,以为白大姑娘是知晓我伺候了殿下才不见殿下的,没想到给白姑娘和殿下之间造成了这样的误会!白大姑娘不是殿下让我来的,是我自己来的……您不能误会我们殿下啊!”

红翘哭得十分凄惨。

“不管你来国公府门前闹是梁王命令还是你自己的私心!总归……买通我们府上仆从,又是送玉佩,又是私下请见我长姐的……是你们梁王殿下!”白锦桐冷冷说完,对梁王管家一拱手开口,“还请老翁管束好梁王府下人!再闹下去怕要惊动我祖母大长公主了……”

“是是是!”梁王府管家忙回头对高升道,“高侍卫,把这个贱婢带走!”

高升颔首。

白卿言就立在镇国公府正门前,看着走远的高升,眸色冷清。

一个高升是梁王最厉害的侍卫,一个杜知微是梁王最擅谋划的谋士。不知道今日红翘这出戏是不是杜知微安排的,如果是……她可真是高看了杜知微。

“回吧!”她对白锦桐和白锦稚道。

白锦稚看着梁王府管家作揖告辞,眼底不掩愤恨,紧握着鞭子回府。

·

离除夕越近,白卿言的心就越是不安,午夜常常被前世前线传来白家男儿皆灭的噩梦惊醒。

腊月二十九寅时刚过,万籁俱静,窗外北风刮卷落雪声亦簌簌可闻。

有人叩响清辉院院门,睡得清浅的白卿言闻声惊醒,只听窗外北风呼啸。

她噩梦骤醒,惊魂未定心跳得极快,不见身边守夜的春桃,她哑着嗓子唤了一声“春桃……”

院门口,春桃脸色煞白,听到白卿言唤她回头朝主屋看了眼,对门口的卢平道“姑娘醒了!您稍后,我这就去禀了姑娘!”

春桃顾不得身上的落雪和寒气,一步一滑疾步跑进了主屋。

见白卿言已然坐在床边,春桃福身开口“大姑娘,沈青竹姑娘派吴哲回来给姑娘送信,吴哲血流不止怕是命不多时,卢平护院怕耽搁姑娘大事,只能深夜来请姑娘!”

她头皮一紧,猛然站起身,声音制不住的颤抖“拿我大氅来!快!”

白卿言一身雪白中衣,披上大氅便迎风疾步出门。

寒风如刀,裹雪迎面扑来,立时将她整个人穿透。

“大姑娘!”卢平长揖行礼。

她一把拉起卢平“人你安置在哪?速速带我去见!”

卢平见白卿言面沉如铁,不敢耽搁挑灯前方带路,她死死攥着春桃的手,三步一滑,冒雪和卢平三人一路快步赶往院角门。

疾风夹雪打在脸上、眼睛里……像刀割一般她都不觉疼,只觉心乱如麻。

三人行至角门,冒风雪而来白卿言已然冻得全身僵硬脸色发青。

在床边守着吴哲的护院看到她,挣扎起身“大姑娘!”

“大……大姑娘!”吴哲挣扎着要起来,每一个字嘴里都冒一口血,看得人触目惊心。

她双眸发红,顾不上男女大防的礼仪疾步上前,冰凉入骨的手一把扶住吴哲“我在……”

卢平忙在吴哲身后放了一个垫子。

吴哲稍作平息之后,急急道“我们日夜兼程一路直奔南疆,刚过崇峦岭就遇到被人追杀的白家军猛虎营营长方炎,咳咳咳!我等拼死只救下方炎将军所护……随行史官记录战事情况的竹简!方炎将军说了一句奸佞害我白家军……咳咳咳,便没了气息!杀手源源不绝而来,沈姑娘为护竹简,带纪庭瑜、魏高引开杀手,叮嘱我等就是死也要将竹简送回大都,务必亲交姑娘手中!”

吴哲说着低头,血痂已经干结的手,颤抖着解开衣裳,被他鲜血染红的竹简扎扎实实捆在他的身体上“吴哲,幸不辱命!”

春桃捂着嘴,看到竹简几乎嵌进吴哲模糊的血肉里,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兄弟们用命护下来的竹简平安送到,吴哲也有颜面去地下见他们了!咳咳……”

她咬紧了牙,目光从竹简上移开,心头酸辣难当,看向唇角含笑的吴哲。

“大姑娘,吴哲不惧死,只求大长公主和大姑娘,千万不要放过害死我白家军的奸佞!”

她唇绷成一条线,眼泪克制不住如同断线,艰难稳住情绪,颤抖的手轻轻拍了拍吴哲的肩膀,哽咽开口“我替数万白家军谢你!好好休养,我定会让你看到恶者得恶报!”

吴哲有气无力笑了笑“大姑娘,来生……吴哲还做白家仆!”

刚说完,吴哲口就喷出一口血来。

她扶住吴哲,头皮发紧,喊道“平叔!去请洪大夫!立刻去请洪大夫!”

吴哲人歪在白卿言怀里,模糊的视线看到白卿言被他鲜血喷溅弄污的白色狐裘,张嘴想致歉,最终也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便散了气息。

“大姑娘,吴哲走了!”卢平单膝跪在地上,仰头望着白卿言哽咽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