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温南枳宫沉 著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宫沉 武侠修真 温南枳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温南枳宫沉,也是实力派作者“温南枳宫沉”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肖蓝吃了闭门羹,更加不开心,想着宫沉本来就不喜欢温南枳,惩罚温南枳,宫沉也不会多说什么的,或许还会拍手叫好。“跪在地上看来是又惹宮先生不开心了,但是你这跪得多不诚心?”肖蓝轻轻柔柔的开口,高跟鞋在温南枳面前站定。温南枳来不及细想肖蓝话中的意思,肖蓝抓住她的手掌摁在了细碎的渣子上,甚至来回的摩擦了一遍...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温南枳宫沉   更新: 2022-11-24 12: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温南枳宫沉,也是实力作者“温南枳宫沉”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不……不要”温南枳艰难的开口男人的脸就在她的面前,她害怕,男人喷洒在她的脸上的气息炙热又危险男人却笑了出来,冷漠的嘲笑中竟然带着一丝玩心,更让人觉得恐怖这个男人就是钱慧茹嘴里的宮先生,宫沉她嫁过来只是为了平息宫沉的怒气这时,温南枳才发现床头是一面大镜子温南枳的身体一直都在发抖,眼泪冲刷着脸颊,嘴里颤巍巍的喊着放过她宫沉却一脸兴奋的盯着悲惨的她,哼笑...

第39章 看着我

温南枳一直以为有了林宛昕的出现,宫沉即便是虐待她,她也无所谓,只要不要让她再做哪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只是这种事情似乎并没有因为林宛昕的到来结束。

她越是害怕,而眼前端正坐着的宫沉就越像是一头浑身漆黑乌亮的黑豹,慵懒优雅的姿态,漆黑点缀的眸子,危险的气息像是一张大网向她扑面而来。

她退了两步,隔着那张散发着木香的古朴桌案看着双眸阴沉而下的宫沉。

宫沉缓缓的从一沓文件下面抽出了一份公文袋,尖细的食指饶开牛皮袋上的绳子,捏紧发黄牛皮纸的手指盈盈泛着苍白的冷光,指甲也细细长长像是一块削尖的玉片似的。

“周瑾?宫沉黑眸扫了一眼纸上的字,冰冷的说出两个字。

温南枳立即明白了宫沉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她快步上前,贴着桌案看着对面的宫沉。

周瑾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人,他们之间的美好还历历在目,她不想自己被毁了,还要连累自己喜欢的人。

“父母双全,家世清白,又是周家的独子,目前跟在父亲身边做事,看上去倒是一个可靠的男人,喜欢这样的?宫沉说着嘴角溢出一丝讥笑,“你第一个男人是他?

温南枳低下了头,她不敢回答宫沉。

宫沉双眼一眯,愠怒的目光快要将纸上周瑾的照片烫出两个洞来。

“我不想问第二遍。他低吼一声。

声音虽然低沉,却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

温南枳双肩一抖,她不能说是周瑾,她怕可怕的宫沉会去报复周瑾。

她只能摇摇头,“不是他,是别人,他不知道。

宫沉听了,冷笑一声,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更加紧绷,将手里的纸捏皱,恨不得拧碎。

下一刻,温南枳就觉得脖子上多了一只手,将她的骨头缓缓收紧。

“还真是个贱货,有男朋友的时候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现在在宫家也耐不住寂寞四处勾搭,看来我对你太仁慈了,倒是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

温南枳被掐得喘不上气,宫沉也没有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她只能喊着泪用力的摇头。

“我,没,没有!她挣扎着,用了力气也掰不开宫沉的手。

宫沉不痛不痒的单手掐着温南枳,将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从桌案的那一头抬了起来。

而温南枳只能双手撑住桌面,让自己的不至于窒息而死。

在她双眼迷离开始充血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四肢使不上力,大脑也开始跟着晕眩起来。

她的身体被扯上了桌案,那些文件四处飘散着,变得凌乱不堪,亦如此刻的她,和地上纸片一样脆弱。

宫沉的手一松,她立刻用力的呼吸着。

回神她才发现自己跪在了桌案上,而面前的宫沉照样是居高临下的凝望着自己。

“宮先生,我真的没有,你明明有林秘书了,为什么……温南枳抚着自己的脖子,哀求着宫沉,甚至想到了用林宛昕来替自己求情。

“你配和林宛昕相提并论吗?你只是温家送来的玩具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宫沉双臂展开,撑在了桌案上,脸颊缓缓凑近温南枳,呼出的气都染上怒意变得炙热滚烫。

温南枳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被宫沉身上阴冷的黑气包裹,逃也逃不开。

“记住自己的身份了吗?除了我,你要是再敢勾搭其他男人,这就是下场……宫沉站直了身体捏着那份有周瑾照片的调查报告,当着温南枳的面撕毁了。

温南枳呼吸一顿,看着周瑾的脸在她的而面前被一分为二。

“不,不要。她伸手要去抢,宫沉却把照片和报告都扔在了地上。

“懂吗?宫沉抿唇一字一字溢出唇瓣。

温南枳看着宫沉薄唇说着话,竟然有几分的寡淡薄情,难怪都说他是个无情的人。

“我懂了。她低头看着地上的照片,只能选择顺从,无力重复道,“我懂了。

“既然不喜欢拉窗帘,自己脱吧。宫沉拉过椅子缓缓落座,一手托腮,长腿交叠微微晃动着,带着三分嘲弄。

宫沉突然的暴怒真的吓到了温南枳,她一直坚定的不肯落泪,此时眼眶里的泪水却漫得过快,让她无法用力的逼回去,就顺着眼角滑过脸颊。

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四肢麻木,眼前的宫沉也变得有些模糊起来,泪水一旦溃堤便真的怎么也止不住了。

她像是桌案上的一道菜,饶是她真的内心一直坚强的觉得熬过这一段灰暗的日子就能避开我为鱼肉的日子。

可是黑暗一旦开始就再也看不到头,睁开眼她依旧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羞辱着。

他眼底深幽漆黑,却倒映着温南枳通身的雪白,强烈的感觉再一次席卷了他所有的感官。

和她们都不一样的感觉,除了占有霸占之外,再也没有比这更强烈的冲动过。

温南枳拿着扫把站在樱树下,宫沉就看到了,一身纯色红裙,裙角落了几片花瓣,仰着头笑得十分开心。

金望拽着她躲藏交头接耳,宫沉也看到了,那红裙便成了一团火焰烫进了眼眸,越发刺眼。

宫沉眼底燃了一把无名火,用目光将眼前的温南枳烧得一丝不剩。

“继续。他哑然道。

温南枳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才褪去了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衣裳。

宫沉还不费力的将她的脸颊板正。

“看着我。他命令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