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从乞丐成为源卡师

>

从乞丐成为源卡师

琴午马鱼 著

从乞丐成为源卡师 奇幻玄幻 小九 郝齐

网文大咖“琴午马鱼”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从乞丐成为源卡师》,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奇幻玄幻,郝齐小九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没有客人,伙计也见怪不怪地没有开口赶人,只要他们在客人上门之前就识趣离开。郝齐身上拮据,眼看日头愈烈,自然也随大流,仗着自己的小身板儿成功抢到一个坐位。摸出之前啃了一半的已经凉了的烙饼,郝齐闭上眼睛享受起来。好像这不是什么硬邦邦的干菜饼,而是加了两份里脊和鸡柳的煎饼果子,或者大份双层牛肉堡,中间再加...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郝齐小九   更新: 2022-11-24 09: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从乞丐成为源卡师》,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郝齐小九,故事精彩剧情为:昏暗的灯光,狭长的小道震耳欲聋的尖叫和呼喊从不远处的体育馆传来,偶尔有一盏或红或绿的光束扫过小巷的围墙,倒是显得本该阴森吓人的小道有了些许人气歌曲唱到尾声,观众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舞台周围亮着的数盏白炽大灯亮起,缓缓滑过窄巷的墙面没有人看到,在一圈圈白色光晕的照耀下,一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中,隐秘的黑色幽光若隐若现郝齐的身体被旋转着包裹住,片刻后,没了气息嗡——郝齐感觉到自己正处于睡梦之中...

第5章 找工作很难

临近正午,街边的商铺只剩柜台上昏昏欲睡的伙计守着店。

赶在上午进城采购的乡下人舍不得花钱,大多天不亮就出发,只为了赶在午饭前回去。

实在来不及或进城卖货的,也备了自家做的干饼子揣着,躲在各家店铺的屋檐下慢慢地啃着。

巡街的衙役草草打一趟过后,都匆匆赶回去午休。

没有客人,伙计也见怪不怪地没有开口赶人,只要他们在客人上门之前就识趣离开。

郝齐身上拮据,眼看日头愈烈,自然也随大流,仗着自己的小身板儿成功抢到一个坐位。

摸出之前啃了一半的已经凉了的烙饼,郝齐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好像这不是什么硬邦邦的干菜饼,而是加了两份里脊和鸡柳的煎饼果子,或者大份双层牛肉堡,中间再加上几片新鲜的西红柿片和菠萝片,满满地咬上一口,嘶~

说来也可怜,郝齐甚至连想象都这么接地气。

几步开外,一个男孩儿瞪着一双疑惑的大眼睛看向郝齐。

这个哥哥好奇怪,我们吃的不是一样的饼吗,为什么他的样子好像自己祈福节吃到肉一样。

真可怜,他肯定没吃过肉,连难吃的干饼子也这么喜欢。

郝齐一睁眼,发现旁边那个扎着冲天辫的男孩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不会想抢我的饼吧。

一时间,郝齐脑子里冒出了无数如何惩治熊孩子的方法。

震惊!街边一男子竟为一顿饭干出这样的事……

只见那个男孩走过来,郝齐不动声色地把饼子往怀里藏了藏。

他伸手了!

我这是自卫吧!

一张咬了一半的饼子吧唧一声掉到郝齐怀里。

“我吃不下了,哥哥你吃吧。”

然后故作神秘地凑到郝齐耳边,“我跟你说哦,其实肉才是最好吃的,我最讨厌干饼子了!”

说完,小男孩好像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回去。

我这是……被小孩儿投喂了?

郝齐一本正经地思考着。

他现在的身体是个乞丐,那吃个别人给的饼子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虽然这个饼的所有权不是小孩儿,但他给了我不就是我的?

不管了,反正吃到嘴里肯定就是我的了。

郝齐捏起怀里的饼就往嘴里放。

与此同时,小孩的父亲发现自己一个不注意,自家兔崽子居然就把午饭给了陌生人。

正准备起身抢回,就看见那人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饼塞进了嘴里,转眼整个饼子就消失得连渣都不剩。

男人转头看了眼小屁孩。

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响起。

惊得路边的麻雀从枝上跳起,忙不迭地振翅飞到另一棵树上遮阳。

枝丫摇摇晃晃,看得人眼晕。

内心为男孩悲痛了一秒钟,伴着他一声大过一声的干嚎歇过一阵,郝齐朝着事先量好的方向走去。

确定方向后,郝齐就不再用足长测距的方式了。

之前是为了准确性,但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

一路上那么多建筑,他也不可能真跑人家里去测个直线距离。

只能尽量保持相同的步幅往前走,不偏离方向就行。

至于距离,肯定会有误差,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三分钟后,郝齐停了下来。

一路上建筑的确不少,但真正需要绕路的其实也不多。

方向应该没错,郝齐闭上一只眼睛,伸出拇指向来处隔空量了量。

根据步幅估计,自己离起点的直线距离差不多有四十米。

算上误差,源灵距离他当前所在的位置应该不会超过二十米。

问题就是,在以二十米为半径的圆里,就算方向误差不大,前有酒楼,后有闹市,左边是河,右边还有个菜市。

按照脑海里的知识,在初级星球,源灵极大概率产生在古董身上。

但自己又不知道它是大是小,万一它是只躲在河里活了千年的王八,自己上哪儿找去。

想了半天,郝齐还是觉得东西在酒楼和菜市场的概率大些。

毕竟自己一直离河越来越远,且他故意提前停下,大概率是没有超过估测距离的。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先了解了解情况了。

灵虫两次寻到的地方虽然不一致,但距离很近,说明这个东西没有改变过位置。

郝齐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了菜市场。

早市早就结束了,许多菜贩子已经收摊走人,剩下的商贩大多是卖米卖肉的。

但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菜市场的地面永远不堪入目。

小心翼翼地避开散发奇异味道的淡红色污水,走了几圈,除了那些腐朽得被虫子蛀成马蜂窝的木梁,郝齐没有发现任何看起来像古董的物品。

除了建筑和装饰物,郝齐还着重观察了菜场周围的植物以及卖水产的商家。

前者基本就是郝齐一路走来随处可见的杂草,连棵小树都看不着。

后者到也不是没有,但那些半死不活的在盆子里偶尔扑腾几下的物种,就算郝齐不知道品种,仅凭数量也能看出它们食用鱼的真面目。

意料之中的啥也没发现,郝齐并不失望。

这才过了两天,他已经将范围缩到这么小,也不能太贪心。

接下来的时间,郝齐把两个重点目标都大致摸索了一遍,就是那酒楼的二楼雅间他没能进得去。

伙计倒也不势利,只是告诉他进雅间需要预付银钱罢了,但只这一点,足以将郝齐劝退。

趁着天还没黑尽,郝齐决定将寻找源灵的事情暂时放下。

他今晚的宿处还没着落呢,总不能真就躺大街上睡一宿。

要是能出城,他还能回破庙将就一下,但问题是他现在还不能走。

看来这几天只能“借宿”了。

郝齐的首要目标,是那些没养狗的人家。

城外地广人稀,庄子上的乡下人几乎家家养狗防盗,就连他之前借衣服那家其实也养了狗。

但狗子需要运动量,土狗更是野,白天根本看不住,就是个撒手没,这才让他有机可乘。

县城里有衙役巡街,晚上还有打更人,治安比城外好得多。

再加上人口密度大,市容市貌需要保证,邻里关系也得和谐,养狗的人家自然更少。

挑来挑去,郝齐最后选中了一户离闹市不远的七口之家。

之所以会注意到这家,还真不怪郝齐。

本来他选中了另一户三口之家的柴房,想着人少不容易被发现。

但谁让这家人突然在大门口吵了起来。

这下好了,不光是郝齐,整条街的街坊邻居全被他们吸引了过去,围观的人群将这家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听了半天,原来这家二老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一家四口,小儿子却游手好闲,是个懒汉,二十好几了娶不上媳妇,全靠父母和大哥养活。

之前家里情况还好,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大儿媳虽不满这个没用的小叔子,却也只是说几句闲话,邻里嚼嚼舌根子。

但这段时间家里老爹生了病,大孙子又到了启蒙的年纪,家里实在紧张。

大儿媳就想着要不让小叔出去找份活儿干,就算是搬搬扛扛的,也比在家里躺着强。

一听这话,小叔子可就不干了。

老子养儿,天经地义!

这是我老王家,我呆得好好的,你个外姓人凭什么赶我?

说着又扯上朝廷在码头抓壮丁的事儿,大骂他嫂子就是为了让自己被抓走,好独占爹妈的财产。

这大儿媳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市井里长出来的女子,口舌利落泼辣着呢。

张口就骂小叔子那二两瘦的麻杆儿身子还想被抓壮丁,让他提着脑袋打桶水,怕都要连人带桶被拉进井里去。

两人你来我往,众人表面劝和,却也看热闹看得精彩,偶尔还有小流氓插一两句荤话拱拱火。

郝齐看了会儿戏,又听见几个大婶八卦这家大哥出去收货了,短时间回不来,不然这俩还吵不起来。

又见着那大儿媳被气得火冒三丈,拉着两个孩子就要回娘家。

灵机一现,趁着所有人看戏的时间,偷偷退出人群,就着夜色溜进后屋的柴房里躲起来。

果然,大儿媳拉着孩子走了,小叔也心头憋火,回屋拿了钱就往外走得看不见人影,家里只剩下两个老人对坐叹气,早早地就熄灯睡下了。

看见正屋的灯熄了一会儿,郝齐才蹑手蹑脚地往侧屋走去。

他知道两人这一夜定是辗转难眠,所以即使灭了灯,他也不能发出声响。

利用灵虫发出的微弱光线,郝齐轻轻挪开门栓又从里边扣上。

这应是小儿子的屋,里面充满了单身汉的气息。

摸索着爬上床沿躺下,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就这样在这家藏了几天,他家大儿子闻讯赶回,郝齐才不得不离开这绝佳的栖身之所。

这几日,郝齐穿梭在菜市场和酒楼听人侃了无数大天,做了无数次尝试,但还是没有一次成功。

可喜的是,与此同时,疑似物品的范围也越缩越小,今天差不多就是最后的尝试了。

慢悠悠溜达到酒楼门口,郝齐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酒楼伙计见怪不怪,熟练的把手上的抹布扔过去,示意他去把桌子擦了,然后转身往厨房走去。

为了能名正言顺的待在酒楼里,郝齐日日赖在店里主动帮忙干活,同时暗中寻找源灵。

店家看他这么勤快,帮自己把活儿都干了还不要工钱,也就由着他了。

擦完桌子又扫了地,郝齐终于等到今天的第一个目标。

“掌柜的,招呼客人呐!老样子,还打一壶酒!”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矮壮老头大摇大摆走了进来,一边粗声粗气地喊着,一边抓起掌柜放在柜台上的零嘴倒进兜里。

“酒别给我掺水啊,我刘屠夫在这儿干的年头比你这伙计年龄还大,你可别想蒙我!”

老头指了指一旁的郝齐,又抓了一把塞进嘴里。

这屠户今天怎的来这么早,掌柜心里哀叹,连忙一把夺过盘子塞进柜底。

“行嘞!您这说的,我们卢家酒楼百年老字号,可从不干这水里……酒里掺水的事儿!”

掌柜差点说秃噜嘴,连忙转过弯来。

转身在背后的酒柜子上搬下一坛子酒,给屠户递来的酒壶打酒。

刘屠户防着他搞什么小动作,不错眼儿地盯着,掌柜也不慌,由得他看。

他手上打酒的酒提子比普通的都大,刚好能塞进坛口,所以只两勺,就把那酒壶给装满了。

“看你老客户了,壶我都给你装满,常来啊。”

屠户老头看见装得要溢出来的酒也很是满意,笑呵呵地离开。

啧啧啧,资本家的良心啊,黑到没边儿了都。

看着桌上的大号酒提子,郝齐摇了摇头。

估摸着那老头带回去的,怕不是得有半壶水,偏他还挺高兴。

趁着掌柜坑了人心情好,郝齐尿遁离开,没有跟在屠夫身后,而是早他一步赶到他家店里。

“我记得你,你是卢家酒楼新来的伙计吧,有啥事儿啊?”

看见郝齐进到店里,刘屠户的儿子撇眼问了一句,手上还不停地剁着一块排骨。

郝齐指了指他腰间的钱袋,又指了指放在一旁的刀,最后向外指了酒楼的方向。

“你比划个啥,我看不懂。”

见此人根本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郝齐只好一把抓过他的钱袋扔到地上,然后又指向酒楼。

没想到这小子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抢自己钱袋子,小刘屠户当即就要放下手里菜刀,打算和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讲讲道理。

但见他抢了钱袋居然径直扔到地上,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酒楼和手边他爹的菜刀,不由得灵光一闪。

“你是说……我爹把钱袋落在你们酒楼了?”

小刘屠户不太相信。

他爹是什么人,他把自己丢了都不会把钱袋子丢了的。

但想着这几天老头子早晚都去打酒喝个烂醉,又有点儿不确定了。

管他的,跑一趟又少不了二两肉,要真是他爹丢了钱袋自己却没去要回来,到时候自己就惨了。

“你人都来了,咋不顺便把钱袋一道拿过来?我还得跑一趟。”

刘屠户儿子抱怨一句,郝齐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想也是,那抠门儿掌柜巴不得谁也不知道自己捡了个钱袋呢,咋可能让伙计给他送过来,怕不是这小子自作主张。

诧异地看了眼郝齐,小刘屠户心里嘀咕,这小孩还挺实诚。

顺手切了一小块半个巴掌的排骨递给郝齐,又让这实诚小子帮自己看一会儿店,屠户儿子便赶了出去。

眼见这人转过弯儿,郝齐连忙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约巴掌大小的金黄色晶体。

这是之前那个神棍给的盒子里装着的,用于检验源灵的晶体,叫做源晶。

照着神棍说的将源晶放到老屠户那把菜刀上,屏气观察。

一秒、两秒……

眼看老屠户就要回来了,晶体依旧没有任何发生变化。

郝齐失望的叹了口气,只得拿回东西塞进袖子。

老屠户的刀没有产生源灵。

不远处,老屠户正一边往嘴里灌着酒,一边摇摇晃晃地往回走。

郝齐连忙将小刘屠户给的排骨藏到身后,趁这老屠户还没发现,从一旁溜了出去。

《从乞丐成为源卡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