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763考古手记

>

763考古手记

农历九月 著

763考古手记 小巫女 悬疑惊悚 方圆

火爆新书《763考古手记》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农历九月”,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醒来后,我看见床头摆着一盘糍粑,就简单吃了几口。灵东跑来竹楼找我,和我简单说了下昨晚的情况,跟我从小巫女那了解的差不多,看来是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出现了幻觉,我摇摇头,不再去想。他让我尽早该问啥问啥,把那音符文字的事情打听明白后,就赶紧撤,这寨子挺邪门儿。我深以为然...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方圆小巫女   更新: 2022-11-24 02: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763考古手记》是网络作者“农历九月”创作的悬疑惊悚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方圆小巫女,详情概述:蚩尤冢也叫蚩尤坟这本不是一个值得惊讶的事情,因为现在网上能查出来的叫蚩尤坟的地方,就有不下六七个先是涿鹿县周围便有东、西、南三座;聊城阳谷县,就是武松打虎那地方,有一座;巨野有一座;怀来县八卦村又找到两个,是相邻一大一小两个土包,分别叫东、西蚩尤墓,我估计可能埋的蚩尤和蚩尤小时候这些毕竟都不是信使,没法考证,不能当真真正的蚩尤坟所在地,是几千年的谜团对于蚩尤这个上古时期的大神,没人会觉得...

第008章 蚩尤冢

我没有太多的恋爱经历,所以不大会哄妹纸,这两点互为因果。

等到小巫女沉沉睡去后,我才又眯了一会儿。

第二天一早,闻着清爽的空气,心旷神怡。

早饭没有大家一起吃,Melinda和初夏不知道去哪了,小巫女也不见了。

醒来后,我看见床头摆着一盘糍粑,就简单吃了几口。

灵东跑来竹楼找我,和我简单说了下昨晚的情况,跟我从小巫女那了解的差不多,看来是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出现了幻觉,我摇摇头,不再去想。

他让我尽早该问啥问啥,把那音符文字的事情打听明白后,就赶紧撤,这寨子挺邪门儿。

我深以为然。

“方圆,你起来了没?”

哈拉几句话,就听见小巫女在外面喊我。

我出门一看,她已换上平常的苗装了,银饰也没了。

想想也是,没事儿带着那么多重金属在脑袋脖子上,肯定不舒服。

在她身后,还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十多岁的小孩儿,脸蛋儿圆咕隆咚的,黑里透红,这边山里人大多这样,女孩儿笑眯眯的很可爱,小男孩儿却嘟着个脸。

小巫女笑笑,说我们这几个人给了苗寨四千块每天的费用,算是给寨子创收,大家都很高兴,还说下午要摆宴席欢迎我们,寨子的人都来。

小男孩儿嘴巴撅的更高了,我瞅瞅他,这不像很高兴的亚子啊。

“晚上吃席要把黑娃和喜妹家的大黑猪杀了,他不太愿意,但没关系,一头猪崽不值钱的。”

这里的人确实很朴实,一来就欢迎我们,说不去就太矫情了。

灵东见状说吃饭的钱另算吧,回头去集上买一窝猪回来给这黑小子。

小巫女忙说不用。

“方圆,你去见我阿爸吧,你要问的事,他知道。”

小巫女指了指几十步外的另一幢三层竹楼,然后说自己还要带着喜妹去准备食材,露胳膊挽袖子就走了。

灵东冲我点点头,示意我要问啥就一次问个明白,晚上造一顿,明儿就走。

苗寨的竹楼一般一楼是客厅,二楼是卧室,三楼是谷仓,吊起的楼下养着鸡鸭鹅狗猫。

我沿着竹梯走进竹楼,就见到一个佝偻着腰的布衣老汉背对着我,坐在厅里正中的火塘边。

屋子里有些昏暗,火塘里燃着柴火,火苗一跳一跳,被架起的一个漆黑旧铁壶’呜呜’冒着水汽。

见老丈人,很忐忑。

我正琢磨着叫大叔好,还是伯父更好些。

老汉就回过头,说了句啥,然后咧嘴对我笑了笑。

我看到他那副模样时惊呆了。

不,不吓人,老汉就是普通的老汉,黑黑的脸上满是褶皱,在火光下半明半暗。

他笑起来是一口黄牙,头发也斑白了,看起来有七八十岁。

这是小巫女他爹?摆明了歹竹出好笋呐。

这她娘得多天仙,才能让小巫女完全没受父亲的基因影响。

他冲我招招手,我吸了口气,淡然地走了过去,学着他挨着火塘盘腿坐下。

“小后生,巴拉巴拉巴拉。”

我连忙说“叔,您慢点说,我不大听得懂。”

他嘿嘿一笑,拿起一个陶碗,里面盛着一些黑乎乎的大米粒,倒了热水递给我,这才放慢了语速。

即便如此,我也是竖着耳朵使劲听才大体明白。

他说的是小后生啊,我知道你们为啥来,先喝点儿炒米茶吧,这边山里露水很重,睡醒了喝这个去去湿。

我道谢接过来,喝了一口,满嘴米香。

“叔,我跟小……”

草,我还不知道小巫女叫啥呢。

“我跟您闺女说过,我一直查一件事,是一种音符似的文字。”说着,我打开手机,把照片放大后给他看“就这种。”

他却脸色一变,有些紧张地问我是不是警察?

我摇摇头,有些黯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这件事关系到我父母的死因。”

我明显见他似乎松了口气,随即接过手机凑近了眼睛细看,状若高深。

这么在乎我是不是警察干啥?莫不成,老丈人有啥见不得光的过往?

他看了一阵,然后也不搭理我,自顾自地闭上眼睛,半晌都没说话。

我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玄虚,却也没开口打扰,他合计他的,我四下望了望。

这个竹楼看起来很旧,但不脏,很多细节角落都干干净净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桐油漆的味道,估摸着是刚刚翻新不久。

老丈人这时睁开眼,往火塘里添了一块木头,然后眯缝着双眼盯着我。

“后生,你念过书,有文化,但,你信命么?”

信命么?我愣住了,这是啥无厘头问题?

我从小接受现代科学教育,反对封建迷信,当然信命。

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个人用弓箭往树干上射一支箭,箭头没入树干,200年后,箭杆已经腐烂成灰,恰巧有一队伐木工砍树,在锯木材的时候又刚好锯到箭头,箭头飞快地旋转而出,把锯木材的人射死,而这人恰巧就是射箭人的后代。

世界上巧合很多,这种巧合既是因果,前人种因,后人接果。

把这归为命运,也不是不可以。

我点点头“算是信吧。叔,你到底想说啥?”

“你能来到这里,就是命啊。”

他站起身,从墙角的木桌抽屉里拿出一个木盒,然后递给我,让我打开。

我有些愕然,抬头瞅瞅他,见他慈祥地点点头,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打开盖子。

盒子里只装着一块烟盒大小被桐油浸过的樟木板,闻着还有一股淡淡樟脑丸的味道。

这种手段是古时候为了长久保存东西经常用到的,显然这木头是个老物件了。

我把木板拿出来,手感油油的,反过来一看,心脏狂跳。

没错!就是这个!苍天啊,不负苦心人呐……

木板的另一面整整齐齐地刻着五个音符似的文字,五个字还被一个三角形的框圈在一起,笔画十分简单。

“这是?!”我握着木板,眼圈有些发红“叔,您能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吗?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他拍拍我的肩膀,给我的碗里添了些热水,告诉我不要激动,他会把知道的都告诉我。

我深呼吸几下,放平了心态,听着他慢悠悠地讲述起来,却越听越激动。

那时的我还没有后来的许多经历,初次听见那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确实极度亢奋。

整件事透露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息,是一种从远古穿越而来的苍凉,与我所了解的世界格格不入。

小巫女这个寨子历史十分悠久,悠久到寨子里的人都记不清有多久了。

古时候村寨里的人没文化,不会写字,绝大部分的传承都是口口相述,年头久了,很多事情就被时间的滚滚洪流淹没消失了。

苗族圣女只在小巫女这一支寨子千古相传,到小巫女这代已经没有具体数据可考了,但圣女的身份超然,传承两样东西,一个是上古巫术,也就是蛊术。

另一个,就是这块樟木板!

这支苗裔为九黎正统,从遥远的上古时代一直驻扎在这里,守护着一个神话传说似的秘密。

蚩尤冢!

《763考古手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