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冥官

>

冥官

单眼皮的墨墨 著

冥官 单眼皮的墨墨 悬疑惊悚 林翔

《冥官》是作者“ “单眼皮的墨墨””的倾心著作,林翔单眼皮的墨墨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他不明白飘飘姐如愿了,还会这么难过。他特地跑回去问爷爷。爷爷说:“哪有家人死了不难过的啊?以后我死了,你不会难过吗?”“呸呸呸!”奶奶白了他一眼。林翔说:“但是飘飘姐的爸爸经常欺负她们呀,还拿刀要砍死她们,他是个坏人,不是吗?”爷爷摸着他的脑袋,语重心长道:“当一个男人撑起一个家的时候,身上背负着许...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林翔单眼皮的墨墨   更新: 2022-11-24 01: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小说《冥官》,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翔单眼皮的墨墨,作者“单眼皮的墨墨”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那人穿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长得白白净净、秀里秀气的,脚边还蹲坐着一条两个多月大的小奶狗,浑身漆黑,他指着林翔问:“林翔,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奇怪!虽说这几天一直在镇上到处吃席,见过许多陌生人,但从来没人会关心林翔和姑姑叫什么名字林翔问:“请问你是谁?”那人蹲下来揉虐着小狗的脑袋说:“我叫白昭,这狗叫狼青,上面委派我过来帮你的”林翔又问:“上面是谁,是何幺福吗?”白昭没回答,反而问林翔身上有...

第2章 童年遗事

柳飘飘的爸爸死于心肌梗塞。

丧事在谷场上举行。

柳飘飘和她的妈妈跪在棺材前,哭得很伤心。

林翔不明白。

他不明白飘飘姐如愿了,还会这么难过。

他特地跑回去问爷爷。

爷爷说“哪有家人死了不难过的啊?以后我死了,你不会难过吗?”

“呸呸呸!”奶奶白了他一眼。

林翔说“但是飘飘姐的爸爸经常欺负她们呀,还拿刀要砍死她们,他是个坏人,不是吗?”

爷爷摸着他的脑袋,语重心长道“当一个男人撑起一个家的时候,身上背负着许多责任和压力,往后的生活重担压在你飘飘姐的身上,唉…她还是个小姑娘。你还小,不理解,长大了会明白血浓于水的道理。”

林翔好像听懂了,好像又没懂。

过了些日子。

柳飘飘慢慢的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她还像以前一样,保护着林翔,关心着他,溺爱着他,和他愉快的玩耍。

很快,林翔上学前班了。

有天,柳飘飘帮林翔复习完作业。

她提议玩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有新游戏玩,林翔当然愿意。

他听清楚游戏规则后,两人猜拳。

柳飘飘输了“你问吧。”

林翔笑嘻嘻的问“飘飘姐,你那么漂亮,有男朋友了吗?”

柳飘飘生气道“要不是玩着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你的屁股就会多两个巴掌印,连续剧看太多了,现在就懂这些东西啦?没有,我不会那么轻易的交男朋友,回答完了。”

猜拳。

林翔捂着额头,笑不出来。

柳飘飘郑重其事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家要塌了?”

林翔眨了眨眼,他没预料到柳飘飘的问题会追溯到那么久以前,“我怕你不信。”

柳飘飘“你说的,我都相信。”

林翔指着自己的右眼,“它看到的。”

“没了?”

“没了。”

“刚刚你问我的问题,我回答得很完美,但是你现在这个答案不能含糊不清,知道吗,一个问题的答案要具体点,不具体就不算答案。”

“飘飘姐,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有时候我闭上左眼,用右眼看的话会看到些稀奇古怪的画面。”

“那你怎么确定这些画面会真实发生?”

林翔回道“因为以前看到的,都发生了啊。”

柳飘飘问“你家人知道这些吗?”

“我是不会告诉他们知道的。”

“为什么?”

“我的朋友们不许我告诉他们这些事情。”

柳飘飘鄙夷道“那你又告诉我?”

林翔皱着眉头,瞬间懵逼“哎呀,哎呀呀!”

柳飘飘继续追问“你的朋友到底是谁?”

林翔可怜巴巴的死命摇头“不能说,这个真不能说,我答应他们了,说了我会被他们打死的。”

柳飘飘愣了有一会,默默的收拾东西,然后抬头朝林翔笑道“答应别人的事确实要守承诺,飘飘姐不逼你了。我要回家了,我给你留了一样东西,就埋在那棵石榴树下面,等明天中午你才能挖出来,明白吗?”

林翔嘻嘻道“明白。”

柳飘飘走了几步,又回头“林翔,飘飘姐会永远记着你的。”

林翔做了个鬼脸“飘飘姐,我也会记着你的!”

那晚。

林翔失眠了。

满脑子都在想石榴下埋着什么东西。

第二天早上。

林翔黑着眼圈熬过了上午。

中午放学铃声一响,他像狗似的撒腿冲刺。

他在石榴树下挖出了一个纸盒子。

里面有支柳飘飘的圆珠笔,还有张纸。

他打开纸。

一个字一个字费力的读出声来

林翔,有你pei伴我真的很开心。

有些字你还没学到,我用拼音标zhu了,你读到这里的时候,我想我已经走了很远很远了……

林翔没看完,脑袋已经瞬间嗡嗡作响。

他预感到了什么,全身冒着冷汗,他又像狗一样,死命的跑回谷场,除了地上一些零碎的垃圾之外,什么都没剩下。

他瘫坐在地上。

心中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好难受。

就像块百斤重的石头压在胸口,呼吸困难。

豆大的眼泪从左眼流下来,他不停的抹,不停的抹,不停的使劲抹,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有左眼掉眼泪,他更不明白,飘飘姐为什么会扔下他独自走了。

林翔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

林翔醒来的时候,在自己的床上。

他妈妈请假回来照顾,看着眼神空洞的儿子小声的问“林翔,你睡了两天两夜了,饿不饿,我煮了你最喜欢吃的鲜虾粥。”

林翔看了眼妈妈,眼泪突然哗啦啦的又从左眼流下来,他哭喊着“我好想飘飘姐,我要飘飘姐,她走了,她不要我了,妈妈,她为什么不要我了……”

林翔情绪失控。

短暂性的反射性脑部供血不足晕厥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在医院的床上打点滴。

妈妈“好点了吗?”

林翔的眼神依旧空洞。

妈妈无奈道“傻儿子,你的飘飘姐只是搬家了,又不是以后不能见面。”

林翔扭头看着妈妈“她搬去了哪里?”

妈妈细声道“我问了村委会的人,她妈妈改嫁到南岚市,她自然也会在那里,如果你真那么想见你的飘飘姐,那就好好读书,争取考到南岚市的重点大学,这样你们就能见面了。”

林翔忽然想到了什么,“我的笔,我的笔?”

妈妈拿来那支圆珠笔和没有看完的纸,林翔泪眼朦胧的继续读下去

我知道你这个sha小子一定会到处找我,所以我送了你一支笔,这支圆zhu笔我不舍得用,看到这支笔就等于看到我的人啦。

那棵石liu树,记着要浇水。

哪天我回去了就能吃到我们一起种的石liu果啦。

不要和别人打jia哟,piao飘姐最讨厌打jia的男孩子了,骂zang话的男孩子我也不喜欢,请你帮我好好保存着圆zhu笔,也请你好好听爸爸妈妈的话,将来考上大学后是要还给我的哟,否则我qia死你!

林翔读了一遍,又一遍。

他小心翼翼的把纸折好,把笔收好。

南岚市。

南岚市。

南岚市。

他每天都默念着。

《冥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