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花下酒中客

>

花下酒中客

叶也爷 著

古代言情 唐湘 林诉 花下酒中客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花下酒中客》,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林诉唐湘,是网络作者“叶也爷”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一时间,魔界几乎倾巢出动,在人间搜寻所谓“阴间引路人”以期得三诛,统三界。然而安逸了许久的人间却毫无所觉……骑着租来的小马驹到城门口时,天刚蒙蒙亮。唐湘抬眼看了看城门口检查行人包裹的守卫,再摸了摸自己兜里所剩无几的银两。得了,又得翻墙过去...

来源:fqxs   主角: 林诉唐湘   更新: 2023-01-24 19: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花下酒中客》是作者“叶也爷”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诉唐湘,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没有初见时那般清冷,此时的男子有些疲惫慵懒长发披散在身后,面色较上次见面苍白不少让唐湘看着莫名有些心疼唐湘拱手一礼,低头不敢直视擅闯他人房间也就罢了,还欺负主人家养的鸟,说出去多少有点不太好看……“少侠……”“咚咚!”唐湘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擅闯房间一事,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唐湘忙躲在了屏风后,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恳求着男子男子却并不理会,只是整理了一下衣衫,打开了房门唐湘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第1章 初入漳怀

传闻,千年前无上天君为平定三界祭出三样法宝,曰天地人三诛令。

天诛令与天通,地诛令与妖魔通,人诛令与鬼通。

此三宝得其一便可得天下。

十年前,魔界占卜地诛令下落,得“阴间引路人,花下酒中客一言。一时间,魔界几乎倾巢出动,在人间搜寻所谓“阴间引路人以期得三诛,统三界。

然而安逸了许久的人间却毫无所觉……

骑着租来的小马驹到城门口时,天刚蒙蒙亮。唐湘抬眼看了看城门口检查行人包裹的守卫,再摸了摸自己兜里所剩无几的银两。得了,又得翻墙过去。这年头没个三四两的打发守卫,可进不了这漳怀城,何况她身上又是剑又是弩的,八成要被逮起来审问。

唐湘无奈地把手伸进包里摸了摸飞爪,四处张罗着哪边好上去,还没挪步子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大喊了一声“哇!

唐湘吓得一激灵,赶紧把手掏出来,装作若无其事地环视四周,还吹了几声哑掉的口哨,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可定下神来仔细听,却发现声音离这里还有点距离。伸长脖子一望,原来是一拨要进城的男女老少正趴在那看告示。一边看一边发出诸如“太大胆了!,“疯了!,“下辈子不愁吃喝了什么的话。给唐湘听得心潮澎湃。

没谁会和钱过不去,尤其是唐湘这种连着几天没吃顿饱饭的。好奇心和饥饿驱使着唐湘一步一步地挪到了告示前。定睛一看,乐了。

告示牌上贴着一张私人悬赏,要一个朝廷大官的脑袋。起先是字迹端正,用词委婉,还恭恭敬敬地道了声“父老乡亲们,小生……。可到后来,或许是越写越上头,字就开始歪歪扭扭了起来,句句不离那大官的母亲。给唐湘乐得直拍旁边大哥的脑袋。

大哥“……

唐湘“咳咳……怯怯地收手。

不过,乐归乐,唐湘算是搞清楚了,那姓金的大官应该是作奸犯科,凶残成性,强抢了谁家的民女,惹了这“小生不高兴,便悬赏了三万两白银要取他狗命。价钱倒是很地道,担得起这行情。可不知这“小生是傻还是气昏了头,竟把这告示贴在了城墙上。估计是大半夜翻墙出来贴的,亏得现在天刚亮,又没人敢趟这趟浑水,这告示才保存到现在,不然早被人撕了。

“钱拿不拿得到另说,在大庭广众之下接了这活,怕是会直接牢底坐穿吧。接活毕竟是暗地里的买卖,唐湘掂量掂量自己的人头和这三万两白银,一顿饱和顿顿饱她还是分得清的。嗤笑一声这书生的愚蠢,便扭过头去。还没迈出步子,便见围观的人群跟约好了似的,“哗地散开,离她至少七尺远。

唐湘“?

唐湘迷惑地看了看围观的人群,正纳闷是怎么回事,一低头却发现自己手上攥着张纸,上头“父老乡亲们这几个字明晃晃地亮着。

唐湘“!

……

“事情就是这样,它真的是飞我手上的,我没揭榜。

“那唐姑娘身上为何带那么多武器?

“……

“防身?

“啊对对对!

“还是请唐姑娘跟我们少爷解释一下吧。

“……

“有时候,人真的不能太单纯,真的。就像去看热闹,你真的不要天真地站在前面,以防万一,那个被波及的倒霉蛋是你。师叔临行前语重心长的话言犹在耳。可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唐湘就栽在这上面了。

起初看见自己手里攥着的悬赏,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冷静了半晌,才想起来把它贴回去。可就在她把悬赏摁到墙上的那一瞬间。哎!贴悬赏的人来了。上来就几个家丁,“啪给她摁那了。按道理说唐湘虽是个女儿家,却也是个榜上有名的杀手,是绝不该被几个徒有蛮力的家丁摁住的。可她毕竟饿了几天了,又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累的半死。在尝试反抗无果后,也就任他们拖进城里了。好在毕竟是求人办事的,除了一开始怕人反悔逃跑从而严加看管外,到了他们自家府上,见唐湘不怎么反抗,也就放松了警惕。甚至还有有良心的给她送了饭来,还都是她喜欢吃的!

不过……唐湘掂量了一下,还是觉得逃跑比较现实一点。看着前面引路的管家,唐湘用手里的馒头在人后脑勺比划了一下,计算着该如何友好地把这个对她有饿不死之恩的管家敲晕跑路。

“唐姑娘,到了。管家弯了弯腰,往旁边避了一下,为唐湘让出路来。唐湘忙收回了手里的馒头,一股脑的塞进了嘴里。

唐湘“咳咳咳!

管家“……

唐湘“……

有点尴尬……

待唐湘好不容易把嘴里的馒头咽了下去,她迟疑了一下,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信念,深吸一口气,缓缓推开了门。

室内陈设倒并不如唐湘想象中豪华,看着倒确有一股书生气,符合悬赏上“小生的自称。四周光线通透,隐隐有不知名的花香飘入,是个让人沉下心来读书的好地方。唐湘缓缓移步到书房中悬挂的画前,见画上画着一棵奇异的海棠树,通体深红如血,花瓣欲落未落,如鲜血欲滴未滴。树下一少女低头垂泣,身上鹅黄色衣衫被染成血红,嘴里似乎在念叨什么。唐湘鬼使神差地去模仿画上女子的口型,脱口而出的一声“棠把自己吓了一跳,再一看却见得那画上女子的嘴角似在微微上扬……

“唐姑娘?唐姑娘?唐姑娘!

“啊?

唐湘回过神,就见一书生站她身边,手在她眼前直晃。再去看那画,却没了刚才的诡异,只是个简单的风水画。画上的海棠别无不同,只是画工比别家更精巧罢了,更不见刚才的女子。

“啥玩意儿,见鬼了?唐湘忍不住在心里嘟囔着。

“没想到唐姑娘也是个惜画之人啊,可否帮小生看看这画……书生一脸害羞地请教。唐湘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这书生已走到她身后,唐湘一边心中直呼大意,出来几天居然连最基本的警惕心都没了,一边又对这书生的身手有些疑惑。

“啊?这……花骨朵挺大的。嗯!非常不错!看着特别喜庆,跟活的似的!唐湘自个儿说完,想想不对劲,完了还给人竖个大拇指。

书生“……

真不是唐湘敷衍,她自幼不喜读书,在师父严厉管教之下才不至于是个睁眼瞎。但也仅限于看看字好不好看,歪不歪,扭不扭,又或是别人是不是拐着弯骂人,其他的一概不知。再说了,她唐湘是个女杀手,又不是个女秀才,何必这么折磨自己呢?对吧?

或许是刚才唐湘那段点评太过惊世骇俗,那书生沉默了半天竟无言以对。只好讪讪地说了句“姑娘说的是。便没了下文。两人在画前大眼瞪小眼地瞅了半天,书生才想起了自己把唐湘叫过来的目的。

“咳咳!那个……小生姓顾,字子陵,漳怀城人士。城墙上的悬赏便是小生贴的。书生行了个礼,算是把家底交代了一下。唐湘点了点头,心说我叫啥你应该听管家说过了,那就不用我自我介绍了吧。

“初见姑娘时,小生还有些诧异。这乱世,虽有不少侠士,但像姑娘这般胆识过人,愿为民除害的女中豪杰还是少见。更不用说像姑娘这般倾国倾城的美人了……顾子陵自顾自说着,给唐湘一顿夸,可唐湘却丝毫没有反应,顾子陵这才发现这姑娘确实不同于一般姑娘,是懒得听奉承话的。于是才调整话题,说到了重点上。

“那金道义妄为父母官!顾子陵悲痛地说道,“成日里欺压百姓,为非作歹……顾子陵语气愈发沉重,似有千言万语堵在心头,不得不一吐为快。唐湘忍不住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但并没发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

“tmd,我就是把家里钱全赌上了也要他的狗命!姑娘别怕,你要是能办成,这三万两我绝不会少你的!不信我现在就带你去看!nnd,我还不信弄不死他了!欺人太甚!他就应该被——再被——然后——!!!

“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别激动!别掏银子!咱再留点老婆本!别激动!!!

《花下酒中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