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天命阴阳判

>

天命阴阳判

冷残河 著

丁小宝 天命阴阳判 悬疑惊悚 陈长生

悬疑惊悚小说《天命阴阳判》,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悬疑惊悚,代表人物分别是陈长生丁小宝,作者“冷残河”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就为这,我从小不知道跟那些孩子打了多少架,每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回来,回来还要被他揍一顿。他说我是千年尸王之后,身体异于常人,要是不小心伤到别的孩子,麻烦可就大了。我觉得他在胡扯。明明每次都是我被打得很惨...

来源:fqxs   主角: 陈长生丁小宝   更新: 2023-01-23 19: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小说《天命阴阳判》,由网络作家“冷残河”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长生丁小宝,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自从我记事起,这臭老头儿隔三差五总要跟我说这个故事,也许是他年纪大了,说得颠三倒四的,每次细节都有出入我不得不怀疑,这故事是老头儿编的这老头儿就是我师傅,他自称茅山道士,名门之后,村里人都当他神经病他整天背着个酒葫芦,腰上别把桃木剑,说要去收妖捉鬼,村里的坏孩子经常跟他屁股后面,追着用石头砸他就为这,我从小不知道跟那些孩子打了多少架,每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回来,回来还要被他揍一顿他说我是...

第一章 黄皮子索命

自从我记事起,这臭老头儿隔三差五总要跟我说这个故事,也许是他年纪大了,说得颠三倒四的,每次细节都有出入。

我不得不怀疑,这故事是老头儿编的。

这老头儿就是我师傅,他自称茅山道士,名门之后,村里人都当他神经病。

他整天背着个酒葫芦,腰上别把桃木剑,说要去收妖捉鬼,村里的坏孩子经常跟他屁股后面,追着用石头砸他。

就为这,我从小不知道跟那些孩子打了多少架,每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回来,回来还要被他揍一顿。

他说我是千年尸王之后,身体异于常人,要是不小心伤到别的孩子,麻烦可就大了。

我觉得他在胡扯。

明明每次都是我被打得很惨。

我们村是座城中村,村口就是繁华大马路,臭老头儿在村子里开了家棺材铺,专司解决人家的白喜事问题。

臭老头儿不着调,整天找不到人,那家店眼看要倒闭了,我只好辍学回家帮他看店,当时我才只有十二岁。

这些年,臭老头儿的疯病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一连几天找不到人,也不知道他干啥去了。

有时候,他会把自己弄一身是伤,我要送他去医院,他也不去,让我去县郊的山区给他找一些草药,很快他的伤就能自愈。

他闲来无事,会教我一些玄门秘法,阴阳五行之类的东西,我对这些天生感兴趣,也认真的跟他学习。

学了一段时间,我就产生了怀疑,他整天糊里糊涂,他教的这些东西,能有用吗?

直到我十七岁那年,村里来了个收废品的货郎,他开价比同行高,家家户户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都收,村民拉着不让他走,他花了三天时间,几乎把村民们的破烂收了个干干净净。

我哥们丁小宝还热情的把他带来我铺子,问我有没有什么不要的东西,可以一起给卖了,还能卖点钱。

我瞟了一眼纸人纸马和棺材,问货郎说“这些你要吗?

货郎急忙摆手。

我两手一摊,货郎自来熟的在我屋里走动起来,每个犄角旮旯都翻一遍,说来都来了,不收点东西太浪费了。

我见他没经过我允许,把我店里翻得乱七八糟,不禁有气,就下了逐客令。

货郎生得贼眉鼠眼,一双眼睛跟探照灯似的,在屋子里乱扫,铺子面积不大,让他这么一翻,就像是被抄家。

货郎扫了一些易拉罐啤酒瓶出来,给了我一个很高的价格,又说“兄弟你别生气,我这就帮你把屋子打扫干净。

他手脚麻利,很快收拾好了,高高兴兴的把破烂拿走了,丁小宝看他走远了,笑嘻嘻的说“这傻子,花那么多钱买一堆没人要的破烂,还跟捡个宝似的……

我没放在心上,躺在臭老头儿的摇椅,打开电视机,全情投入热播抗日神剧。

丁小宝在门口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做贼似的从怀里掏出一只录像带,他从DVD里取出我的抗日神剧录像带,塞进他的带子。

电视屏幕上立刻出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我拍了他两下,心虚的说“我这做生意呢,大白天的,传出去我还怎么在村里混?

丁小宝笑嘻嘻的说“你少假正经了,我还不知道你,岛国神片,可带劲了。你这店半个月都开张不了两回,放心吧,没人来的……

我还不放心,又朝门外瞟了一眼,突然看到一个黄色的影子在门前窜过去,我急忙追过去,丁小宝喊我乱跑什么,都要开始了。

外面本来很晒,却突然阴凉了下来,我站在门口,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现在正是盛夏,不应该有这天气,我再店门前转悠了两圈,没什么发现,就往回走去,才走到店门口,就看到一个穿白色对襟旧棉袄的老太太从里面出来,我惊讶不已,给她让了道。

丁小宝这孙子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片,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典型的痴汉。

我一把关了DVD,有些生气的说“有客人来你还这么嚣张,存心砸我招牌是吧?

丁小宝白了我两眼,气急败坏的说“哪儿有客人?我这刚入戏呢,你小子别捣乱啊,晚上我借你看一晚上……

他又要去开,我拔了电源,生气的说“刚才明明就有个老太太进来了,是你太投入,没察觉到罢了。

丁小宝坚定的说“瞎说什么呢?我一只眼睛盯梢,一只眼睛看片,绝对没耽误……你还没进门我就看到你了……哪儿来的老太太……

我吃了一惊,再次和他确认,说“我进门的时候,老太太出去,她穿了一身白色对襟棉袄,你没看到吗?

丁小宝嗤笑我说“你是不是魔怔了?这大热天的,穿短袖都嫌热,谁会穿棉袄啊?有病吧?

我背后一阵发凉,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刚才我在店里还嫌热呢,现在周围怎么凉飕飕的。

我突然在桌子上看到半枚铜钱,那铜钱锈蚀得厉害,还沾着泥土,一看就知道,这是鬼货,是从墓里挖出来的。

我们一个棺材铺,怎么可能有这玩意,丁小宝见我摆弄铜钱,一把拿过去反复研究,问我说“哪儿来的?

我心里已经有了谱,那老太婆怕不是人,而这半枚铜钱,是我进来后才有的,应该就是她留下来的。

我把情况说了,吓得丁小宝撒手都来不及。

丁小宝在我店里玩到天黑,我俩去隔壁餐馆炒了两个菜,又喝了点酒,酒足饭饱我俩才回去。

我回去倒头就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外面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开了门,丁小宝撞鬼了似的冲进来,他手里拿着那半枚烂铜钱。

我记得铜钱明明在我这里,怎么又到他手上去了?

我去摸裤兜,铜钱明明还在我这儿,丁小宝的半枚铜钱又是哪儿来的?

没等我问,丁小宝张皇失措的说“特么的真见鬼了,我居然在我家床底下也找到这半枚铜钱,难道……也有老太婆去我家了?

我的酒全醒了,对丁小宝说“走,看看去。

小宝家住村后头,他从小父母双亡,是爷爷带大的,前两年,他爷爷得脑溢血去世了,他就一个人过。

他家盖的是两层楼,已经破旧不堪,城中村房子密,大白天光线就差,更别说晚上了,到处都是阴森森的。

我们在门口看到一个身材很绝的妹子,得有一米七以上,穿短裙,打扮得很性感,丁小宝一见她,立刻满眼冒红星。

“吃了没?玲玲?

女孩儿冲她笑了笑,迈着大长腿上楼去了。

我这才知道,她就是丁小宝的租客玲玲,据丁小宝推测,她一定是在夜场工作,因为她经常打扮得很漂亮晚上出门,白天在家睡觉。

玲玲进了门,丁小宝才收回目光开门,我白了他两眼,说“你还是劝她搬家吧,她再不走,你得蹲号子。

丁小宝冲我干笑两声,说“这点把持力兄弟还是有的。

他把发现半枚铜钱的位置指给我看,床底下落满灰尘,只有小小一块铜钱的印迹。

我正奇怪呢,外面突然响起女人的尖叫声,听声音,正是那个叫玲玲的漂亮妹子。

我和丁小宝一起冲出去,玲玲惊慌失措的从楼下冲下来,她脚下一个踉跄,几乎是扑进我怀里,我急忙搀住她。

丁小宝着急的问,“怎么了?咋回事?

玲玲带着哭腔说“我房间……有鬼……

丁小宝吃惊道“不会吧?老宅风水好得很,我都住多少年了,怎么可能有脏东西呢?

玲玲掀开裙子,露出修长浑圆的大腿,上面有一块明显的青色的手掌印,在她雪白的皮肤上,特别刺眼。

丁小宝看得目不转睛,玲玲急忙放下裙子,面红耳赤的说“我刚进门,就被人猛掐了一下,可房间根本没人……

这么多年跟着臭老头儿,我也没白浪费时间,一眼看出来,这绝对不是人抓出来的掌印。

我让丁小宝看着玲玲,自己上了楼,推开门,玲玲的房间打扫得很干净,散发出香水的味道,我检查了一圈,突然在镜子里看到我身后,居然有两个影子。

一个是我自己的,可另一个是谁的呢?

我悄悄咬破指血,猛的转身,还没来得及朝黑影点过去,那影子已经不见了。

我急忙追出去,还没下楼就听到玲玲的尖叫声,我意识到情况不妙,加快步伐,就看到玲玲蜷缩在客厅角落,吓的浑身发抖。

客厅里一片狼藉,桌椅板凳全被砸翻了,丁小宝正满地打滚呢。

我吃惊道“他怎么了?

玲玲恐惧的说“我不知道,他突然就疯了似的满地打滚,连我都不认识了……

丁小宝打翻了水桶,桶里还装着活鱼,这家伙抓起一只,直接生啃了,连鱼刺都没吐。

把我玲玲吓懵了。

我活到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这么离谱的事,好在我随身带着臭老头儿画的符,心里也算是有底。

我掐了个法诀,飞跑到丁小宝面前,趁他不注意,朝他额头上打出一张符,眼看就要打中,丁小宝突然一把夺过我的符,三两下给撕了个粉碎。

我有些懵,丁小宝盘膝坐下,发出阵阵狞笑,一张脸上全是奸诈表情,他得意的说“臭小子,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敢跟本大仙叫板,你是活腻了吗?

我说“别动我兄弟,否则,老子跟你拼了……

丁小宝发出桀桀怪笑,他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突然插进自己掌心,我和玲玲哪儿见过这场面,都吓懵了。

他拔出刀,整只手鲜血淋漓,我倒抽了口气,我恍惚觉得,眼前这位根本不是人,而是只活生生的黄皮子。

他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他又挥舞着刀,要砍丁小宝的手指头。

我飞扑过去,要夺他的刀,没想到他这招居然是虚招,就是为了引我上钩,另一只手上的刀子朝我胸口扎了过来。

我跟了臭老头儿这么多年,也不是白给的,在半空中一拧腰,手上一把朱砂朝黄皮子劈脸砸了过去,撒了它满脸。

那黄皮子发出一身惨叫,捂着脸疼得满地打滚,从它手指缝里冒出阵阵白烟,黄皮子叫得撕心裂肺。

丁小宝的脸,居然变成了毛茸茸黄皮子的脸,它脸上让朱砂烧得血肉模糊,更显得阴森可怖。

我一招得手,逐渐有了底气,也不怕它了,对黄皮子厉声呵斥道“你这妖物,还不快快从我兄弟身上下来?

黄皮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发出桀桀怪笑,说“要我下来也可以,你过来……

它冲我招了招手。

我到了它面前,黄皮子突然张嘴,朝我喷出一团黄色的烟雾,我早有防备,急忙捂住口鼻。

黄皮子得意的怪笑说“等我吃了你小子,就真的要位列仙班了……你这口唐僧肉……我可馋久了……

黄皮子朝我脖子咬了过来,我猛的推了它一把,在碰到它身体的瞬间,我手心一翻,一枚朱砂符打在它胸口上。

这符是臭老头儿的宝贝疙瘩,我从他手上就骗了这一枚。

那黄皮子像是被疾驰的汽车给撞了,倒飞出十多米,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吐血不止,很快晕了过去。

臭老头儿跟我说过,所谓黄大仙,就是黄鼠狼,它们偷偷修炼,渐渐有了道行,以仙家自居。

其实就是一帮有会邪术的杂碎。

我再看那黄皮子,它的脸已经变成了丁小宝的模样,依旧昏迷不醒,我去摸他鼻息,他气息有些混乱,好在还活着。

我想把他扛起来,可这家伙长得又高又胖,我试了几次都失败了,玲玲跑过来,帮我一起架起丁小宝,朝楼上走去。

突然,我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可这屋子里,除了我们三人,再没别的人,怎么会有别人的脚步声呢?

《天命阴阳判》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