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霸道道士爱上我

>

霸道道士爱上我

铅色浅浅 著

余一洲 古代言情 江姝映 霸道道士爱上我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霸道道士爱上我》,这是“铅色浅浅”写的,人物江姝映余一洲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除非是贺贺有意为之,可贺贺是如何知道这本书就是开启密室的那一本?看来,一切的答案都在那本《世间集》中。翌日一早,我便将昨夜江沅嘱咐的东西收拾好一并带到韩府,叩响大门,侍女引我入内,第一次进到韩府中,我的心中照理来说应该十分好奇,可如今却是百感交集,没了欣赏的心情。进入后院要绕过花园,自小就听闻韩府有...

来源:fqxs   主角: 江姝映余一洲   更新: 2023-01-23 18: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江姝映余一洲是古代言情《霸道道士爱上我》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江沅来这一趟的用意实在难已查明,不过按她所言,今日去书房是为了给贺贺找书,也对,贺贺闲不住,又养着病,是会找些杂书看的所以说事情的经过是江沅去看贺兰,贺兰拜托她带书给她,江沅偏偏选到了机关所在的那一本,随即找到了密室,这密室偏偏又因为贺老爷的傲慢没有上锁,才被江沅发现我下午去书房,看到的正是这一幕这一切的一切都生于偶然当中,可也太巧合了除非是贺贺有意为之,可贺贺是如何知道这本书就是开启密室...

第4章 异色浓

江沅来这一趟的用意实在难已查明,不过按她所言,今日去书房是为了给贺贺找书,也对,贺贺闲不住,又养着病,是会找些杂书看的。

所以说事情的经过是江沅去看贺兰,贺兰拜托她带书给她,江沅偏偏选到了机关所在的那一本,随即找到了密室,这密室偏偏又因为贺老爷的傲慢没有上锁,才被江沅发现。我下午去书房,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这一切的一切都生于偶然当中,可也太巧合了。

除非是贺贺有意为之,可贺贺是如何知道这本书就是开启密室的那一本?

看来,一切的答案都在那本《世间集》中。

翌日一早,我便将昨夜江沅嘱咐的东西收拾好一并带到韩府,叩响大门,侍女引我入内,第一次进到韩府中,我的心中照理来说应该十分好奇,可如今却是百感交集,没了欣赏的心情。

进入后院要绕过花园,自小就听闻韩府有京城最美的莲池,盛夏时叶田田,花灼灼,清而不妖,娇而不折。但此时是深冬,这里只有一片衰败,枯荷破烂,冷冷清清。

我只瞥了一眼,却突然见到莲池的那头立着一男子。书生扮相,看不清脸,立着手臂,仿若在欣赏着破败的莲花。

突然感到很熟悉,但却说不上来。

身旁的侍女见我不走了,循着眼光便道“这是韩家远房表亲韩公子,才来不久,此次进京呀,是为了考取功名。

“哦。原来如此。我收回眼光,“走吧。

昨日一别,以为会很久不见,谁知今日又奉命前来。我看望贺贺,发现才一日的功夫,她的脸色已好了很多。全然不似昨日病痛的样子,果然另有蹊跷。

白净的脸上浅浅透着粉,飘然而至,拉起我的手,我也紧紧拉住她。

“贺贺。我来给你送换洗衣物的,还有一些书。现下看你气色好多了,我太开心了。不过多日就能回府了吧!我故意试探,窥着她的脸。

“嗯……贺贺思索,“蓝蓝,别担心我了,我会回来的,你才是,要好好照顾自己。

“哦……我当然会好好照顾自己,毕竟我还有事要查清楚呢。

就是不知,余一洲现下在何处?

“对了!我突然记起,“我刚刚呀,在莲池那边看到一个男子,好像是韩家偏门,进京赶考的。这不是重点,他竟然对着一池破败的莲花驻足欣赏,你说奇怪不奇怪?

“是吗?他叫韩西山,确实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欸?你已经知道他了?

“对啊,昨日在府中迷了路,是他将我带回厢房的。我们一路上聊了很多,他是一个很有才学的人,以后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看来他确实很优秀咯,能让我们贺贺半天时间就对他作出那么高的评价!我们的小韩大人怎么办哦!

贺贺掩面作笑,“别打趣我了!

“对了,小韩大人呢?他怎么不在?

“他可忙了,我才知道他每日有那么多病要医治。

“也是,‘大人自然忙碌’嘛。小韩大人每日还要抽时间来我们府上,可见对小姐你呀确实是一片真心了。

“蓝蓝!贺贺笑的要歪倒过去,“不准说了啊,不然以后不跟你讲这些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咯,那我先回去了,还有什么需要的快告诉我,五日后才能来呢!

“没有特别需要的了,小韩大夫一切都备好了。

“嗯,那好。那个……踟蹰了半天,我还是想直接问问,若是贺贺还将我当姐妹的话,“贺贺,唔,你有没有,你有没有觉得你这病,有点奇怪呀?

“奇怪?贺贺疑惑了一下,“确实有奇怪的地方,无缘无故就病了,不过可能是多心了吧,冬日里本就寒冷,即便那天算是个难得的晴日,也不应贪玩,受了凉,到现在还不好,唉。

眼见着贺贺的好心情被我扰乱了,我连忙安慰她,“没事!很快就会好的,小韩大夫的医术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就这样了啊,我改日又来看你。

贺贺毕竟大病初愈,我并不想过多的猜忌她,先离开,在韩府逛逛,看看有无其他的异常。

一出门,便看到了韩西山。这个厢房距离莲池有一段路程,而且为贺贺养病,韩念专程将贺贺置在了安静的地方,要是随意走,还真难逛到此处。

我看向韩西山,微微作揖“韩公子,您是来找小姐的吗?小姐已经歇下,还请明日再来。

抬头,这才看清他的相貌,清秀儒雅,挂着柔和的笑。是那种一看就令人舒畅的长相。但眼神微敛,又叫人捉摸不透。

“那,在下改日再来。

说罢,便转身离去。

看看背后的厢房,又看看前去的韩西山的背影,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罢了罢了。

余一洲说我身上有咒法气息,又说是贺贺身上带来的,我虽未在贺贺身上感受到什么奇特的改变,可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贺贺有什么瞒着我。

或许,我应该试探一下老爷。

正想着,突然传来喵喵的声音,听着是小猫,叫个不停,我被吸引过去,假山后面,是一直轻盈的黑白小猫,小猫的面前,蹲着一个少年,拿着条小金鱼,逗着猫,每当小猫上来扑鱼,就将鱼往上提一提。

小猫吃不到鱼,急的嗷嗷叫。

“余一洲!我轻声喊他,“你给它!太坏了!

大侠将鱼抛起,小猫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稳稳咬住小鱼,随后一窜便没了踪迹。

“余一碗,知道怎么引蛇出洞吗?光靠问可是问不到的,要是想知道一件事的全貌,就要从各方面去了解它,而不是听别人怎么说。

余一洲站起身,拍了拍手,颇为自信地说。

“啊?哦哦。看着眼前人势在必得的模样,我不自觉地顺着他的话说,“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接下来,就是吃饭!余一洲用手指比了个一。

我恨不得冲上去揍他,还好忍住了,“好,那第二步呢?

“第二步,就是回来喂猫,它饿了还会来的。

“……

“你别这么看着我啊,走啦走啦,先吃饭。

默然无语,我只能带着这只饿鬼出去吃饭。我从大门出,他沿墙上走,汇合在永乐街头。

今天的晚餐是泡馍,这是关中人开的小铺,我在书上见到过,是将烤馍泡在羊肉汤中,十分暖胃耐饥。不过我不太吃的习惯,倒是余一洲,直奔着铺子,吃了满满一大碗。

“够了吗?大侠,我没好气的说,“不够我的也拿去吃。这一路上我都在想你说的什么意思,现在想了个明白,那猫指的是韩西山,鱼是贺兰?

“没错!算你聪明!余一洲擦擦嘴,“你的我就不吃啦,本大侠吃一碗刚刚好。

“我在韩西山上也探知到了那咒法的气息,甚至比你身上的,要浓得多。

这可真是一个惊天霹雳。

什么意思?我跟贺兰朝夕相处,身上才会有咒法气息,而那韩西山才仅仅认识贺兰一日。

……

“不会吧……我呆若木鸡,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可是,贺贺不是那样的人,而且韩西山看上去也不像……

我说的尤为艰难。

“若是,贺兰已经不是贺兰了呢?

贺兰不是贺兰,贺兰怎么会不是贺兰?

“难道…是《世间集》!

“没错,我们假设是《世间集》中的一条咒术,可以令人附身,或者交换灵魂,是不是一切都能说得通了?我们可以整合一下现在有的信息,已知江沅照贺兰的嘱咐取了一本特定的书,这边书刚好能打开密室,那么,有哪些人知道这个秘密呢?巧合?贺书之?还是说,已经去世的江家长女——江木子呢?

“一天的时间,韩西山为何会有如此浓厚的咒术气息?他真的是因为跟贺兰接触过密吗?据你的话,贺兰和韩念两情相悦,她是大家闺秀,是身处名门,即便没有韩念,她也不会做出那些出格的事;江木子同理,即便她有求于人,为何要委身一个刚进京什么都没有的穷书生?而不依靠韩念?

“如果韩西山是施咒法之人就说得通了!我接上他的话,“可是他一个书生,怎么懂咒法呢?而且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就要将猫抓住再说了。

《霸道道士爱上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