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

>

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

凌东雪语 著

古代言情 戚月 池斐忱 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

戚月池斐忱是古代言情《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果然,听了戚月的话胡氏立马说:“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过后我身上的症状没有缓解,他们再要拖你去沉塘我可不拦着!”戚月从她言语中听出了不小的漏洞,却也没有说破,只要眼下的麻烦解决,之后的问题都好办。眼见着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氏不干了,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张家嫂子,你可不要被这小贱人忽悠...

来源:fqxs   主角: 戚月池斐忱   更新: 2023-01-21 21: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戚月池斐忱,是作者“凌东雪语”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闻言,胡氏眼底重又有了光彩,随即又觉得不靠谱,那可是花柳病啊!从来只听过花柳病死状多惨的,哪里听过这病也能治好?更何况,说这话的还是村里都晓得的傻子……胡氏不由狐疑的上下打量着戚月,人还是那个人没错,可怎么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呢?“你,你说的可当真?”胡氏不太敢相信地问戚月点头,又道:“不过暂时只能压制和缓解,不能长久,要想根治,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毕竟这病不是小事,我也还没有诊过脉”其实没那么麻...

第004章 药坠

闻言,胡氏眼底重又有了光彩,随即又觉得不靠谱,那可是花柳病啊!从来只听过花柳病死状多惨的,哪里听过这病也能治好?更何况,说这话的还是村里都晓得的傻子……

胡氏不由狐疑的上下打量着戚月,人还是那个人没错,可怎么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呢?

“你,你说的可当真?胡氏不太敢相信地问。

戚月点头,又道“不过暂时只能压制和缓解,不能长久,要想根治,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毕竟这病不是小事,我也还没有诊过脉。

其实没那么麻烦,只不过戚月眼下处境不好,这样说能免去很多麻烦。

果然,听了戚月的话胡氏立马说“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过后我身上的症状没有缓解,他们再要拖你去沉塘我可不拦着!

戚月从她言语中听出了不小的漏洞,却也没有说破,只要眼下的麻烦解决,之后的问题都好办。

眼见着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氏不干了,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张家嫂子,你可不要被这小贱人忽悠了,她……

“闭嘴!胡氏不耐烦地打断她,“听不懂我的话么?她要真敢骗我,我自然不会放过她,现在我用得着她所以暂且留她一命,有意见的通通滚出紫苏村!

话音一落,不止李氏,连院门外看热闹的村民都不敢吭气儿了。谁都知道,张常虽然是村长,但却极度怕媳妇,胡氏是个泼辣又小心眼的性子,平日里村长家的大事小情通通都是胡氏说了算,指东不敢往西。

也不知道张常哪里来的胆子,敢到县城的烟花巷子里消遣,先前在河边看热闹的村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戚月说的都是真的。

果然还是傻子的胡言乱语吧……人们的目光不自觉落在戚月刚刚站着的地方,发现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人是被胡氏拉走的,胡氏嫌戚大强家乱,李氏又太聒噪,因而打算去戚月那个小茅屋里看病。

住惯了大房子的人,冷不防到这破茅屋来,自然满脸都是嫌弃,不过看这小院收拾的还算整洁,茅屋里也没什么怪味,胡氏的眉头才微微松了松,心道看不出来,戚月平日里那么邋遢,家里倒收拾得挺干净。

戚月先前在戚大强那儿吃了几个冷包子,这会儿胃有点不舒服,只想喝点热的,想起自己怀中还揣着俩鸡蛋,便朝胡氏道“随便坐,等我洗把脸烧个热水。

还随便坐呢,这小破屋也就一个晃晃悠悠的木头凳子还能坐。胡氏又皱起眉,可毕竟有求于人,也不好发作,只得没什么好气儿地说了句“你快点!

戚月才不理会对方到底耐不耐烦,院子里有已经从井里打出来的水,放在院子里能晒到太阳,晒上一天水就不会太凉,用来洗个脸洗个手正好。

这是原身琢磨出来的,她自己去山里捡的木柴总是被李氏抢走许多,剩下那点儿烧水做饭都勉强,所以都是能省则省。

戚月看着水中的倒影,轻轻碰了碰右边的脸颊,这胎记看着是有点吓人,不过抛开胎记来看,这张脸跟前世的自己还是很像的,尤其是眼睛。

有时间还是把胎记弄下去吧。戚月想,虽说人不可貌相,但顶着这么一张脸出门,就是会遭到各种各样的冷眼,更不要说给人看病了。

洗了脸,又沾水将蓬乱的长发捋顺梳成马尾,下意识往手腕上一摸,什么也没摸到,这才想起自己穿越到一个连皮筋都没有的时代了。

索性任由头发这么散着,进屋去烧水。

小茅屋连个厨房都没有,就一个小炉子,一口锅底烧得黢黑的小锅,平日里原身尽吃些菜糊糊和稀粥,这一个锅倒是够用,就是日子过得也确实不像个人样。

戚月用家里剩下的木柴点着了炉子,因为前世好久没干过这种活,还有些手生,万幸没费多长时间就点着了。再从井里打点水上来,刷了下锅,剩下的倒锅里放炉子上。

忙活完,戚月擦了一把汗,心道这才三月,要是正值酷暑,在这里煮个饭还不得热死。

得赶紧把房子拿回来。

戚月在院子里洗了下手,也没擦,直接进了屋子问“身上的疹子起了多少了?

胡氏愣了一下,这人从头到尾没有号过脉,却能准确说出张常和自己的病症,瞧她那淡然的模样,分明是胸有成竹的。

之前到底为什么会传出,戚月是傻子的流言啊?

“婶子?

“啊?哦!戚月的声音唤会了胡氏游离的思绪,她有些难以启齿似的咬了咬唇,才道“最,最开始只有下面有点,现在已经前胸后背都是了,又痛又痒的,姓张的那个老畜生还不肯让我瞧大夫……

说着说着,胡氏的火气就又上来了,“你说,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有问题?

戚月没吭声,她才不关心这种闲事,她拉过胡氏的手,指尖搭在脉搏处,垂眸静默片刻。

她不说话,胡氏自然也不敢开口,只神情忐忑地看着戚月指尖。

过了一会儿,戚月收回了手,但还是垂着眼帘不说话,胡氏左等右等,还是憋不住问道“到底怎么样啊?

戚月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我先给你开两副方子,内服外用都有,能缓解痛痒,至于根治的法子,我还要想想。你肝火旺脾胃却虚寒,好多药不适合给你用。

胡氏连连点头,“那你快开方子吧。

戚月看着她没动,胡氏疑惑“怎,怎么了?

“我这没有纸笔,戚月无奈道,话头一转又说“我这方子可不是谁都能开出来的,再不济也值点粮食和肉吧?

胡氏愣了下连连道“哦哦哦我这就回家拿纸笔,再给你带点吃的!

话音刚落,人已经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炉子上的水咕嘟咕嘟冒着泡,戚月用抹布垫着把锅子端下来,又找到个豁口的碗,把两个鸡蛋都打进去,一边倒水一遍拿筷子把鸡蛋搅散,紧接着将目光落在墙角破旧的小矮柜上头。

原身的记忆里,她曾经藏了一小包白糖,里面最底下,一直舍不得吃。戚月毫无心理负担地把它找了出来,一股脑全倒进碗里,拿筷子搅了下,一碗香香甜甜的鸡蛋水就做好了。

戚月迫不及待地吸溜了两口,甜滋滋热乎乎的,胃里登时就舒坦了不少,心情也好了,肚子里的胎儿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在里面扑腾了两下。

戚月摸摸肚子,这还是她来这里以后第一次感受到胎动。

一碗鸡蛋水刚喝完,胡氏就带着东西回来了,进门就迫不及待将纸铺开,一边磨墨一边催促道“快写方子。

戚月拿起毛笔,她本就喜欢书法,因此这会儿也没有抓瞎,下笔动作行云流水,不一会儿就写好了两张方子。

“这张是外用的,煮水放凉后用药布沾上敷在患处一炷香的时间,一天两次。另一张是内服的,要熬够两个时辰,一天喝一次就好……

戚月详细地将两张药方的用法跟胡氏说明,随即把人送了出去,这才有机会看胡氏都给自己拿了些什么。

一斤糙米,六个鸡蛋,三个土豆,还有一小块猪肉,最底下居然还放了一小包红糖。东西不多,但好歹比稀粥菜糊糊有营养,戚月打算休息一下,就给自己煮饭吃。

躺在有些硌得慌的床上,戚月习惯性地摸了摸颈间那个坠子,随即拿出来放到眼前。

坠子约摸寸余大小,简单的水滴形,似玉非玉,白里透着嫩绿的线条。在原身的记忆中,这枚坠子是母亲临终前交给她的,还嘱咐她一定要贴身收着,千万不要给任何人看到。

可根据刚才在河边以及戚大强舅舅家的使用情况来看,这的确是戚月前世家里祖传的那枚坠子没错。

这枚坠子叫药坠,至于来历,家里没人能说清,只知道这东西很有灵性,在它不认可的人手里,它就是个还算好看的装饰品,而在它认可的人手里,它就成了一个没有上限的草药随身空间,里面有取之不尽的草药,只要心念一动,药材就可以以任何形态出现在使用者手里。

而更离奇的是,这枚药坠只在戚家人手里选主,据说很久以前这玩意儿经常被偷被抢,可到别人手里也没有用,最后几经周折还是回到了戚家人手里。

之所以说它有灵性,其实最大原因是因为,曾经也有不少人动过把里面草药拿出来卖钱的心思,也确实这么做了,可没两天,那些人就失去了药坠的使用能力。

药坠到了戚月手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戚月都想搞清楚它的来历和远离,可始终毫无头绪。

……

因为怀孕的缘故,纵使脑中思绪乱飞,也扛不住睡意潮水般袭来,想的是歇一会儿,人却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穿越后毒医她只想独自养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