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黑化的白莲花

>

黑化的白莲花

青菜不知绿 著

季真真 宋砂砾 现代言情 黑化的白莲花

小说《黑化的白莲花》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青菜不知绿”,主要人物有宋砂砾季真真,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没什么。宇文拓摇摇头,转身就朝楼下走去。宋砂砾愣了一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卧槽!她被耍了!她居然被耍了!宋砂砾立马追了上去,宇文拓,你给我站住!宇文拓却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来源:fqxs   主角: 宋砂砾季真真   更新: 2023-01-21 21: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黑化的白莲花》是作者“青菜不知绿”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宋砂砾季真真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你怎么可以直接去找季成浩?”宇文拓一脸担心地看着宋砂砾问道“现在的你跟他只不过见了一次面而已,你觉得凭借他的能力还会查不出你吗?宇文拓冷静的话语中却透着一抹焦急宋砂砾却淡然道,那又如何?他总归是查不出来的她的话语中透着十足的自信,然后对着宇文拓一脸微笑的说道:“不是有你吗?”宇文拓却皱眉道:你这样做很危险知道吗?他的目光落在了宋砂砾身上,却看到她一脸的从容不迫,我当然知道危险啊...

第7章 继续扮演我的未婚妻

宇文家的家宴,就在这样一种诡异和怪异的氛围中结束了,宋砂砾跟随着宇文老夫人回到房间,宇文老夫人看着宋砂砾,语重心长的道砂砾啊,阿拓虽然平时冷漠了些,但是,他其实心肠很软,有什么事情,千万别憋在心里。

宋砂砾……

她只是陪宇文拓演好这场戏而已,至于他平时怎么样她真的不在意好吧?

宋砂砾扯动嘴角,露出僵硬的笑容老夫人,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宇文老夫人点点头,脸上挂满了欣慰,然后她看向宋砂砾,又道我们这个年纪了,也不想要太多孙子孙媳妇,就希望你能跟阿拓好好过日子,早生贵子,这样,我也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宋砂砾……

老天啊,她真的没办法再保持脸上的僵硬了,她的脸都快被宇文老夫人给笑抽筋了!

她扯动嘴角,笑得有点难受,道那个……老夫人,您今天的话……有点多了……

宇文老夫人哦?是吗?她挑了挑眉,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的话还少呢?

宋砂砾……

老夫人您还真的是一个老顽童啊!

老夫人,我还有事先走了,拜拜!宋砂砾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气氛了,赶紧告辞离开。

刚打开门,就看见宇文拓站在外面,他的表情有点奇怪,似乎在纠结什么事情。

宋砂砾……

怎么?她问道。

没什么。宇文拓摇摇头,转身就朝楼下走去。

宋砂砾愣了一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

卧槽!

她被耍了!

她居然被耍了!

宋砂砾立马追了上去,宇文拓,你给我站住!

宇文拓却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宇文拓,你给我站住!

宇文拓依旧没有停止脚步,继续往前走。

宋砂砾气急败坏,她大声道宇文拓,你再敢往前走一步,信不信我把我们的关系公布于众?

闻言,宇文拓的背影顿了一下,随即停下脚步,他缓缓转身,目光冰冷地盯着宋砂砾。

宋砂砾的心脏狠狠一跳,他这副模样,真的是让人很害怕。

宇文拓沉默了几秒钟,忽然勾唇一笑宋砂砾,你是想要我跟你求婚吗?

宋砂砾……

求你妹啊求!

她就是想要吓唬一下他,没想到……

宋砂砾的脸色涨红,她瞪着宇文拓,怒道你还好意思说,明明说是假扮……

话音未落,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已经倒在了宇文拓的怀里。

你放手,我要回家!

宋砂砾说完,挣脱了宇文拓的怀抱。刚想转身下楼,却忽然听见一阵轻笑声传来,她转过身,就见宇文拓倚靠在墙壁上,双手插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底充斥着浓烈的笑意。

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这男人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狗咬了?

宋砂砾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不想再理会宇文拓,她转身,准备下楼。

然而,她的手腕却突然被抓住。

放开!宋砂砾怒喝。

放开?宇文拓挑眉,你确定?

宋砂砾的眸子闪了闪,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就要挣脱宇文拓的钳制。

然而,没等她成功,一个高大的黑影忽然笼罩下来,宇文拓的俊颜在眼前越来越大。

宋砂砾……

她的瞳孔骤缩,心跳也漏了一拍。

下一刻,她便感觉到唇瓣上传来一阵湿润的触感,宇文拓居然吻了她?!

唔……宋砂砾猛地睁大眼睛,惊恐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

她的心里一片慌乱,她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吻她!

宇文拓的吻越来越炽热,越来越霸道,他一只手搂住宋砂砾的腰肢,另外一只手捏住宋砂砾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巴…

宋砂砾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她拼命捶打着他的胸膛,企图推开他。

然而,他却纹丝不动,甚至将她抱得更紧,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里一般。

良久,宋砂砾的脸颊通红,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她终于放弃了挣扎,任由他吻着自己。

宇文拓见状,心中一喜,趁着她呼吸的空档,更加的变本加厉…

宋砂砾的身体渐渐瘫软了下来,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如同失去控制一般,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他。

直到她浑身发软,再也提不起力气,宇文拓才放开她,他垂下眸,看着宋砂砾的脸颊染上了一层粉嫩的红晕,她的睫毛颤抖着,眼神迷茫而迷离,像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少女。

宇文拓忽然伸出手指,轻抚上她的脸颊,他的手掌心滚烫,带着火热的温度,让宋砂砾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

你……你干嘛?

宇文拓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抬眸,目光灼热地盯着宋砂砾的眼睛。

嘘…有人来了。

宋砂砾眨了眨眼,她抬眸看去,就见一群佣人正往二楼走来。

她连忙收回视线,然后推开宇文拓,转过身,背对着他。

这个家伙……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就在宋砂砾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佣人们的恭敬地喊道宇文少爷。

“嗯,去准备车子,我和宋小姐要出去一趟。

是,我这就去安排。

宋砂砾的嘴角狠狠一抽,这个混蛋!

佣人退了下去,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两人,宋砂砾抿着唇,她不敢回头看宇文拓,怕看到他眼底炙热的欲念。

半晌,她才鼓足勇气,转过身去看着宇文拓。

宇文拓的目光幽暗,他的眸光锁定着宋砂砾。

此时,宋砂砾的一张小脸因为羞涩而泛着淡淡的红晕,像是熟透的苹果,诱人极了,那双漆黑的眸子,如水般潋滟生辉,像是会说话似的。

宇文拓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的眸光更加深邃,像是要吞噬掉宋砂砾的灵魂一般。

宋砂砾看着宇文拓,心跳加速,她的脸颊越来越红,她努力保持着镇定,不让自己表现出慌乱,可是,那颤动的睫毛出卖了她。

她在害怕!

宇文拓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的手轻柔地摸着宋砂砾的头顶,声音沙哑地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宋砂砾连忙摆手,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

她的话音刚落,她的手臂突然被宇文拓拉住。

下一瞬间,宇文拓拽住她的胳膊,强硬地将她塞进了车里。

车门砰地一声被关上,车窗缓缓升起,阻隔了车内的空间。

宋砂砾坐在车上,她瞪着宇文拓,气得不行,你这是干嘛?

当然是送你回去!宇文拓的语气坚决,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了两下,又道,做人要有始有终,既然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我当然要遵守承诺!

宋砂砾……

他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

“希望你也跟我一样,遵守承诺,继续扮演我的未婚妻。

宇文拓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

宋砂砾……

他果然一点脸都不要!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

宋砂砾闭上眼睛,不再搭理宇文拓。

你要是累了,可以先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宋砂砾没有反驳,她靠在椅子上,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一颗心怦怦乱跳,仿佛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一般。

车子驶出宇文家的别墅,朝着远处驶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宇文拓的目光看着前方,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宋砂砾……

他的眼眸深了深,他的唇角微微扬起。

他会好好珍惜她的。

宋砂砾一路睡到家门口。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停在了别墅前,她连忙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走下车。

刚刚一打开门,宋妈妈就迎面扑了过来,激动地问道砂砾,你怎么

宋家的大宅子灯火通明。

宋父正在花园散步,宋母则站在一旁,脸上带着担忧。

见到宋砂砾回来,宋母连忙迎上前去,一把握住宋砂砾的手,焦急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你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给妈咪说一声?

宋砂砾看着母亲焦急的模样,鼻头有些发酸,妈,我没事,我……

我听管家说,你今天晚上和宇文拓出去了,你们……

妈,没有的事,宇文拓只是送我回来而已。宋砂砾摇头,否认了宋母的猜测。

宋母狐疑地看着宋砂砾,总觉得事情并非她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是,她看到宋砂砾不愿意多谈,便不再追问。

宋父闻言也走了过来,看到宋砂砾平安归来,他也松了口气。

你这丫头!你知不知道晚上有多危险?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宋母看到女儿没事,她也放下心来。

宋砂砾吐了吐舌头,我又不是三岁孩童,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那也不行!宋父皱眉训斥,以后你不许随便跑出去玩,要是被坏人绑架怎么办?你爸爸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三年前的那件事,他可再承受不了第二次了。

爸!宋砂砾撒娇地挽住宋父的手,将头枕在了宋父的肩膀上。她知道父亲担心什么。

宋父叹息了一声,拍了拍宋砂砾的后背,以后注意点。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不会丢了自己的性命的!你们就放心吧。

宋父和宋母听宋砂砾的语气,倒真的相信她是不会再做出什么傻事。

好了,快回房休息吧。

宋母催促宋砂砾赶紧回房睡觉。

宋砂砾点点头,然后和宋父、宋母打了招呼后,便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回到卧室,宋砂砾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脑海里仍旧浮现着刚才和宇文拓纠缠的画面。

她不禁有些烦躁。

这个男人…..

《黑化的白莲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