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金銮

>

金銮

兔子和棉花糖 著

古代言情 周御礼 宋宣华 金銮

《金銮》主角周御礼宋宣华,是小说写手“兔子和棉花糖”所写。精彩内容:”暮蝉看着眼前专心玩墨的宋宣华,怎么也想不通,一次落水,竟然将她温婉好学的徒弟变成这般不学无术的模样。无奈叹气,放下手中的册卷。而宋宣华知道,暮蝉又要开始在她身边碎碎念。“十年前为师带着你和琉华来到此处,开创和安堂,励志济世救人...

来源:fqxs   主角: 周御礼宋宣华   更新: 2023-01-21 19: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金銮》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兔子和棉花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周御礼宋宣华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和硕王妃的通房丫鬟看似柔弱,走起路来却好像带风,仿佛和硕王爷危在旦夕一般,搞得宋宣华只顾着赶上她的脚步,没了闲心去看其他事物–话说,她只顾着来参观,一路上还没有来得及问问宋琉华和硕王爷到底是什么病王府奢华,一檐一壁都是庄严,刚进来就能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压抑气息眼下路过的丫鬟侍卫都一板一眼,宋宣华也不好意思再去和宋琉华嘀嘀咕咕揣测着上楼,丫鬟在房间门口停下“王爷与王妃在里面等候二位姑娘...

第1章 征遄府(1)

“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

“昨日我让你去读阴阳应象,你却又未曾看过一丝一毫。宣华,月初落水外伤已经痊愈,但你的心思是为师也治不好的。

暮蝉看着眼前专心玩墨的宋宣华,怎么也想不通,一次落水,竟然将她温婉好学的徒弟变成这般不学无术的模样。

无奈叹气,放下手中的册卷。

而宋宣华知道,暮蝉又要开始在她身边碎碎念。

“十年前为师带着你和琉华来到此处,开创和安堂,励志济世救人。

十年前她还在读初中呢。

“耳濡目染,言传身教,也希望你和琉华能成为好大夫。

可是她选择的专业是德语。

“年幼你就是个勤奋刻苦的孩子,这些年学习医术虽不至于悬梁刺股,那也是废寝忘食,为师都看在眼里。

不,她这些年一直过着该吃吃该喝喝的快乐生活。

“宣华,你到底怎么了?从前有心结你都会告诉师父,可这一个月,你的改变如此之大,却未曾与我谈过分毫。

todlangweilig.

宋宣华欲哭无泪的在磨台上划字,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她根本不是以前的那个宋宣华,不是头悬梁锥刺股的乖巧徒弟。

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来自一个科技发达,开放平等的世界,是立志想成为翻译的宋宣华。

见宋宣华毫无任何反应,暮蝉也在意料之中,于是停下。

“罢了。你师姐今日须去征遄府为和硕王爷诊脉,你随之去,或许能有一番收获,也好过一直呆在馆里成日玩乐。

这才放下墨条,宋宣华脱口而出推辞的话,到嘴边变成了“谢谢师父

虽然宋琉华跟她一直不对付,但是去亲眼看看王府的真实样子,对于她一个现代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毕竟来到这里一月有余,宋宣华经历了惊恐,寻死觅活,寻死觅活不成难过,难过结束好奇,逐渐到现在看淡人生开始摆烂的阶段,能提起兴趣的事可谓寥寥。

刚过晌午,征遄府的马车就停在和安堂门口。暮蝉淡然,所以和安堂名字虽大气方正,也只是京城偏安一隅的角落小铺。

相比之下,征遄府繁贵富丽的马车仿佛乱入麻瓜世界的魔法轿车。

毕竟她不是历史学家,宋宣华没有再多花心思去看马车的汉白玉雕刻,由旁人扶着登上,掀开帘子,果然看见宋琉华没好气的脸色。

“见到我不开心吗师姐?

说来奇怪,自从发现宋琉华不喜欢她,宋宣华反而喜欢上了和宋琉华斗嘴。也许是因为宋琉华不像师父张口闭口的大道理,反而像极了21世纪与她吵闹的好友。一种贫嘴但是又相伴的关系没来由的在宋宣华心里产生。

“你又在胡言乱语什么?

宋琉华反驳,好像一切如常。可宋宣华却在这个时候发现她和平时的不同之处。

“师姐,你紧张吗?

问这句话的时候宋宣华难得收敛起来平日和宋琉华打打闹闹的样子,宋琉华瞥一眼宋宣华,不屑的哼一声。

“我有什么可紧张的?从小到大,你可曾见过我紧张什么?

紧张无疑了。

宋宣华会心一笑,被宋琉华拍了一下脑袋,吃痛。

“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笑什么!

两个人异口同声。

看着宋琉华泛红的脸颊,宋宣华打破了气氛。

“不过是王爷,有什么可紧张的。现在亦是如此,如果以后见到了皇帝,岂不是要吓晕过去了?

话音刚落,宋琉华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宋宣华的嘴巴。

“你干什么?,把宋琉华的手扒拉开,宋宣华自己捂住嘴巴。“光天化日之下对良家妇女动手动脚。

见宋琉华原本的紧张已经变成了惊吓,宋宣华也不再开玩笑,过了良久,宋琉华平静下来,才说。

“这种话以后莫要再说了,让旁人听去,对皇家不敬,是杀头的大罪。我知道你最近有些失心,今日就当是你落水惊魂还未恢复,但是切记不要再犯这种错误。

和宋琉华相识一个月,这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认真的劝诫自己,宋宣华只有点头。

心里愤愤,现代人现代魂,她又怎么可能真的向这种封建糟粕低头?

本想帮宋琉华缓解紧张,没想到弄巧成拙,一路无言,很快马车就停下来。

“请二位姑娘。

方才的车夫掀开帘子,宋琉华和宋宣华先后下车,马车便迅速驶离。

和宋宣华想象的热闹街市不同,征遄府坐落在京城北面,已经是偏远街区,王府门前又挡着一排倒座房,只能先从阿斯门进入,才能看到真正的王府样貌。

在宋宣华还在端详的时候,一个丫鬟模样的二十岁女子上前,“想必您就是琉华姑娘了。

看向身旁,宋琉华笑着点头,合格的大家闺秀,全没了马车上的气压和紧张。“这位是我的师妹宋宣华,奉师父之命一同前来。

宋宣华也给了她一个微笑,丫鬟向二人行礼过后,才开始介绍。

“奴婢是和硕王妃的大丫鬟,王妃派奴婢前来迎接二位姑娘。此刻王爷已经在西翼楼等候,请二位姑娘随我来。

宋琉华谢过,行礼。

不像微笑一般容易学,宋宣华看了个大概,加上古装剧的丰厚积累,也装模做样的半蹲了一下,果不其然被宋琉华瞪一眼。

那丫鬟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带着宋琉华和宋宣华穿过阿斯门,才终于到了府邸正门。

不出宋宣华所料的五间三启门,压脊皆有狮子与海马,宋宣华对建筑一知半解,只能看出梁栋贴金,门柱的红油漆饰,彩画浮雕花草动物,无一不是王权与尊贵的象征。

站在门前,她被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丫鬟带着他们从侧门进去,穿过影壁,在正殿门口停下来,又朝西拐进了一座风情雅致的小别院。

和硕王妃的通房丫鬟看似柔弱,走起路来却好像带风,仿佛和硕王爷危在旦夕一般,搞得宋宣华只顾着赶上她的脚步,没了闲心去看其他事物。

《金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