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龙马天师演义

>

龙马天师演义

万里长风起 著

奇幻玄幻 楚怀慎 马芊然 龙马天师演义

最具实力派作家“万里长风起”又一新作《龙马天师演义》,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马芊然楚怀慎,小说精彩片段:一双美目之中带着浅浅的笑意,乌黑秀发扎成一个马尾,竟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绝色美女。她身着白色的修身短款风衣,显得玲珑浮凸,曲线毕露,最吸引眼球的是白色超短裙下一双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分外地性感撩人。只见她左手提着一个小巧的朱红色化妆箱,缓缓顺着台阶走到庭院之中,长腿错落,身姿摇曳间更显得风情万种,明艳照...

来源:fqxs   主角: 马芊然楚怀慎   更新: 2023-01-21 19: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龙马天师演义》是作者“万里长风起”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马芊然楚怀慎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卢锐叹了口气说:“师姐,你想多了我七岁开始跟着师父和你,你见过的人我差不多都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只要看过一眼,就没有男人会忘掉,可我分明一点印象都没有”马芊然回头看了一眼礼堂,心中暗想,找机会一定要跟萧璧昭面会一次,搞清楚这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洛州大学本部校区面积广大,但经管学院并非学校的王牌专业,而且此时校园内绝大多数人都涌到了大礼堂,马芊然三人好不容易遇到几个学生,不是不知道经管学...

第2章 袅袅婷婷谈笑至 谁人不知 龙马天师

林元晋睁眼看去,只见面前地上插着一条长逾三尺,非金非木的黑鞭,犹在微微颤动。

玄殇手中桃木剑断为两截,他握着半截断剑,惊异莫名地四下观瞧,怒道“何方神圣?莫要藏头露尾,现身一见吧!

耳中传来一声轻笑,一个清丽婉转的声音说道“老妖怪,我早就来了。看来这四百年你非但修为倒退,连耳朵都不好使了。

玄殇转头看去,正屋廊前立柱后转出一个年轻女子,约莫二十岁左右,身高足有一米七五,柳眉如远山含黛,鼻梁挺秀,明眸璀璨如星,肤若凝脂,风姿如画。一双美目之中带着浅浅的笑意,乌黑秀发扎成一个马尾,竟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绝色美女。

她身着白色的修身短款风衣,显得玲珑浮凸,曲线毕露,最吸引眼球的是白色超短裙下一双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分外地性感撩人。

只见她左手提着一个小巧的朱红色化妆箱,缓缓顺着台阶走到庭院之中,长腿错落,身姿摇曳间更显得风情万种,明艳照人,偏生眉眼顾盼之间又带着一股英气,毫无寻常美女的柔弱娇媚之感。

她美目流转,看着瘫软在地的林元晋,皱了一下精巧的鼻子,摇了摇头,冷哼一声说道“真废物,冲动又没脑子。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点数吗?总算你还有点骨气,应该还能抢救一下。

林元晋没想到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美女说话竟然这么冲,气得差点又喷出一口血。但他此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加上人家刚刚救了他,心中有气无处也无力发泄。

女子又转头看着手握断剑,满脸惊疑不定的玄殇,轻笑一声说道“老妖怪,乖乖束手就缚,本姑娘大发慈悲,将你送去地府听候发落,保证不打得你神魂俱灭。

玄殇气得七窍生烟,有心发作但又对刚才一鞭之威颇为忌惮,沉吟片刻说道“好狂妄的丫头,你是哪派弟子?本座看看如若与你师门有旧,或可放你一条生路。

女子撇了撇嘴,冷笑着说道“这话你自个儿信吗?不就想摸摸我的底好决定怎么对付我吗?好说,我姓马,马家第七十八代传人马芊然。

玄殇双眼圆睁,眼中绿芒闪烁不定,声音竟然微带颤抖,“马家?‘南茅北马’的马家?难道你……你是‘龙马天师’?

马芊然弯腰放下化妆箱,轻笑着说道“你要是识相就让我把你收了,大家都省事。不过你一定不甘心,既然你想吃点苦头,那就来吧。

话音未落,纤手凌空一招,插在地上的黑鞭震动着拔地而起,飞回马芊然手中。

玄殇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马芊然,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念头急转,不过片刻就打定了主意,“嘿嘿冷笑着说道“马家传承两千多年,名头确实响亮,若是四百年前你马家那位先祖马思卓来此,本座的确不是对手,但是你嘛……

说着转头看了看瘫软在地上的林元晋,不屑地说道“名门之后废物也不少。

话音刚落,半截桃木剑上绿光大盛,脱手飞出,直奔马芊然面门而去。

马芊然轻轻一扬手,掌中黑鞭凌空画了个圈,桃木剑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悬在半空“嗡嗡作响,震动不已,但却分毫动弹不得。

玄殇一张嘴,吐出一团鸽蛋大小,闪着惨绿光芒的火焰,非但没有半点暖意,反而散发着无穷的阴寒气息,正是他得意妖术“青玄阴火。

此火以上千冤魂所炼,一旦沾身不死不休,融皮消骨之后还焚魂炼魄,最终将魂魄炼化入阴火之中,乃是极端歹毒的邪术。

当年紫园真人镇伏此獠之时,左掌不慎中了阴火,幸得他当机立断,及时断掌才未被阴火焚身,但火中至阴至邪之气入体,始终无法祛除,撑了不到一年就跨鹤西去。

只见那团“青玄阴火迎风而涨,瞬间大了一倍不止。同时一化三,三化九,眨眼间漫空尽是青焰,足有上百朵之多,铺天盖地一齐向马芊然袭去。

马芊然一扬手将黑鞭祭在空中,左手单掌掐诀,轻喝一声“疾!

只见黑鞭悬空而转,眨眼间变得通体赤红,随即红光大盛,漫空飘扬的青焰被红光一照,登时化为缕缕黑烟。几乎瞬息之间,百余朵“青玄阴火尽皆烟消云散,消弭于无形。

玄殇双眼之中的妖异绿芒一黯,悬在空中的身形竟然都有点模糊。这“青玄阴火与他神识相连,以往使出,纵然无功而返也可全数收回,对他本身并无影响。但刚才在红光照耀之下,所有阴火尽数消散,一朵不剩,根本无从收回,玄殇神识激荡,已然受了重创。

玄殇面容扭曲,狰狞无比地嘶声喊道“好狠的贱人,本座穷二十年苦功,上千冤魂所炼阴火尽数被你所毁,今日定与你不死不休!

随即飘身飞扑而来,双手五指齐张,十道黑气激射而出,直取马芊然而去。

“老妖怪,输急眼了要玩命吗?你要舍得死姑奶奶就舍得埋!

马芊然伸手召回黑鞭,身形闪动,迎上玄殇,黑鞭与黑气相交,竟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眨眼间已经硬拼数下,斗在一处。

林元晋稍稍恢复了点力气,勉力坐起,注视着庭院中的比拼。

蓦然间,两道鬼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马芊然身后,其中一个就是之前引他进入内院的中年恶鬼,另外一个是七窍流血,做道士打扮的白发老鬼。

两个恶鬼悄无声息地接近马芊然,中年恶鬼贴在地面,伸手抓向马芊然的脚踝,而白发老鬼一双尖利的鬼爪则猛刺马芊然后脑。

与此同时,正面拼斗的玄殇双眼绿光暴射,两朵“青玄阴火竟然从眼中射出,疾射向马芊然的面门,双方近在咫尺,眼见闪躲不及。

更阴损的是之前被定在半空的半截桃木剑,不知何时紧贴着地面已经接近了马芊然身前,骤然暴起,直刺她下腹。

这四下奇袭暗算同时发动,眼见马芊然万难躲避,玄殇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狞笑。

林元晋惊呼出声“小心身后!

但为时已晚,阴火、木剑和鬼爪同时击中马芊然。

千钧一发之际,马芊然身上白色衣裙突然亮起一抹刺眼的白光,无论是阴火、木剑还是鬼爪仿佛击到一层轻柔绵软的气团上,随即一股大力从气团中涌出,将木剑、阴火尽数弹开,两个恶鬼更是被白光团团包裹,动弹不得,神情扭曲,极为痛苦。

马芊然一招“分花拂柳,黑鞭连击,赶在玄觞收回之前将最后两朵“青玄阴火打得化作黑烟消散。随即玉掌一翻,黑鞭脱手飞出,正中玄觞前胸。

妖道惨叫一声,全身黑气蒸腾,随着黑气的消散魂体越来越模糊,显然濒临魂飞魄散的边缘。

马芊然蹲下身从化妆箱中取出一个小葫芦,打开盖子托在左手掌心,右手捏诀朝两个被白色光团包住的恶鬼一招,二鬼化作两道黑烟钻入葫芦中。

“你们二人修行不够,虽有斩妖驱邪之心,却命丧妖道之手,魂魄还被他控制驱使,也是劫数一场。我会送你们去地府,重入轮回,早日投胎。马芊然轻轻叹息了一声。

“至于你,作恶多端,罪有应得,你也不会有来生了,就等着阴司受审,万劫不复吧!

马芊然转身看着身影越来越模糊的玄殇,正准备将他收进葫芦,日后交由冥使阴差带回地府。

就在此时,原本被玄殇施法封闭的内院院门,不知何时已然打开。门口悄无声息地出现一条黑影,扬手一招,玄殇的残魂飘飘荡荡就到了他面前。

“马家手段果然高明!马小姐,此人于我有大用,可否卖我一个人情,把他交给我处理?黑影慢慢向院中走来,竟然是邓总的保镖之一的何通!

马芊然面沉似水,冷笑着说道“终于露面了吗?我进来时就感觉出有人在这大宅外面布下了法阵,宅中无论恶鬼还是阴魂一个都出不去。私扣魂魄阻挠地府拘魂,你胆子够大呀!另外,玄殇被茅山符印所封,能脱困而出也是拜你所赐吧?

何通笑道“微末伎俩,怎么入得了马小姐的法眼。这玄殇的残魂还请马小姐高抬贵手,他已经被您打得修为尽丧,现在就是苟延残喘,再掀不起什么风浪。马小姐就做个顺水人情把他交给我吧,这份人情日后定当加倍奉还。

马芊然冷冷地看着他,说道“我们马家除恶务尽,从没有半路收手的先例。这妖道恶贯满盈,地府对他自有决断,你想要人可以,等我将他送去地府后,你找他们去要,能不能要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着,扬手一招,将黑鞭召回擎在手中。

何通脸上笑容渐去,沉声道“我们与马家素无恩怨,只想结个善缘,故此好言相劝,马小姐如果一定要插手,那我可要得罪了!

马芊然将黑鞭在手中轻轻拍着,嗤笑一声说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得罪,马家的传人还从来没怕过谁。

何通面色逐渐阴冷下来,衣襟无风自摆,说道“那就领教了!说罢,一步向院中踏出。

“哎,兄弟,怎可对马小姐如此失礼。一只手掌从后伸来,搭在何通的肩头,止住了他的身形。

只见另一个保镖何腾从何通身后慢慢踱出,满脸堆笑地向马芊然拱了拱手,说道“我这兄弟性子太急,马小姐千万别见怪,就算不冲着马家的威名,单凭马小姐如此绝色佳人,小小要求我们兄弟哪有不应允的道理。

“哼,少卖乖,姑奶奶没什么耐心,赶紧把那妖道残魂交出来。马芊然俏脸生寒,朝着何腾伸出一只白生生的柔荑。

“好说,好说。何腾毫不在意,依然笑容满面地招了招手,把玄殇的残魂拘在手中。

“大哥,你干吗?给了她我们怎么跟那位交代?咱兄弟难道还怕了她马家不成?

何通一看何腾真打算交出玄殇,登时急了,狠狠瞪着马芊然。

“呵呵,当然要给。难道还有比‘龙马天师’更合适的人选吗?何腾狡黠地一笑,不动声色地冲何通使了个眼色。

何通一愣,随即似乎明白过来,意味深长地看了马芊然一眼。

何腾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散发着淡淡粉色光芒,龙眼大小,丹丸模样的东西,屈指一弹,射入玄殇口中,然后轻推一掌,将他拍得飘向马芊然。

“你给他吃了什么东西?马芊然陡然变色,厉声喝问。

“马小姐,这残魂我可给你了,你千万别让我失望啊!何腾“嘿嘿笑着一拉何通,两人身形一闪退出院门,隐入黑暗之中。

马芊然美目中寒芒闪过,仗鞭急追,就在她身形将动之时,异变突起!

只见玄殇残魂体内弥漫出粉色雾气,氤氲翻腾,转眼间将其包裹在一团粉色云雾之中。

不过数息之间,雾气散去,玄殇残魂消失不见,雾中却现出一个金眼圆睛,银须钢牙,豹首人身的妖魔!

《龙马天师演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