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赘婚

>

赘婚

啊穆的木 著

古代言情 叶婉婉 沈月白 赘婚

古代言情小说《赘婚》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啊穆的木”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沈月白叶婉婉,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沈成不爱商贾那套,自称君子之道,不贪钱财,自然免不了被一些贪财之人所坑,纵使家里有万贯钱财也经不起沈成这么造,沈家如今已举步艰难了。沈月白听完也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心里疑问似乎也明白了些一关于自己为何会被沈家“关”在这片竹林中。时间消瞬而逝而逝,沈月白苏醒时是春,转眼就到了夏。夏日的竹林很是清凉,这...

来源:fqxs   主角: 沈月白叶婉婉   更新: 2023-01-21 19: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赘婚》是作者“啊穆的木”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月白叶婉婉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这片竹林,归我”沈月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坚定无比“什么?”“这片竹林,必须归我”沈月白又重复了一遍,还是同上一遍一样坚决沈成转过身来,只见沈月白缓缓起身,将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副不可商量的样子“我知道你们不会给什么嫁妆,想来沈家的产业早就要被你败完了吧,兄长如今又要考科举,未来三年家中无进米,你莫不是收了叶家好处,会亲自来寻我?你们这些年如何对我的,我都记在心里如今就想这样把我打发了?...

第2章 谈婚事

待了有快一个月的时间,沈月白在清儿口中也了解了下沈家。沈家家族本是世代鞋匠,只可惜沈家老爷沈成不善经营,酷爱竹子,花了上万银两买下了这片竹林,嘴上老挂着一句话’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颇有那文人雅士之套。

平日爱吟诗作对,到了沈成这代却是转去做了竹子。不过好在竹子用处极大,不少武器就是竹子制作,不过这竹子也大多被沈成拿去做了宣纸。

沈成不爱商贾那套,自称君子之道,不贪钱财,自然免不了被一些贪财之人所坑,纵使家里有万贯钱财也经不起沈成这么造,沈家如今已举步艰难了。

沈月白听完也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心里疑问似乎也明白了些一关于自己为何会被沈家“关在这片竹林中。

时间消瞬而逝而逝,沈月白苏醒时是春,转眼就到了夏。

夏日的竹林很是清凉,这小屋也是竹子所制,虽有些简陋,平日里也经常见虫,但凉爽的很。清儿每每看见那虫都大声惊呼起来,沈月白从小便在乡下长大,这种虫子早已见怪不怪了。

“小姐素常是害怕虫的,为何大病之后便变了呢?清儿疑惑的问道。

一旁还在拍虫的沈月白顿了顿,这清儿应该是这具身体主人身边最为亲近的人了,若是被她发现有啥不对,那可就难说了。

“清儿,你可曾听过女大十八变?我也不例外啊。

沈月白打了个马虎眼就往屋外走去了,未等清儿追问,沈月白便闭眼躺在摇椅上唤道“清儿,来帮我扇扇风。

清儿见状也不再追问,听话地走到沈月白身旁拿着蒲扇开始扇起来。

听着竹林中的蝉声,沈月白的身心也是放松到了极致,缓缓睁开眼,看着满天星斗、繁星点点,想起在那个世界家里的母亲,小时候也是这样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帮自己扇着风,唱着童谣,便想起了李清照的《南歌子》中的一句词。

缓缓呢喃道“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

“小姐这诗,甚好!只是为何感觉有点悲凉的意味…清儿从小便跟在沈月白身旁了,虽字不识几个,但好歹也耳濡目染了些。

沈月白笑了笑,并未说话。到这快小半年了,说不想那边世界的亲友都是假的,何况自己欠了一大堆债,就算回去要如何面对?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这一个天上,一个人间。月儿,近来是心情不好?沈成背着手,踏着步子往小屋走来,身后跟着几位家丁。

清儿见状,连忙行了个礼“老爷,怎么突然过来了?夜都深了

清儿被沈成这“突然袭击给吓了一跳,自家老爷虽是对外声称爱竹,但实则很少到这竹林来。

“并未,只是蒙味感慨一番罢了。

沈月白起身迎接,在这里待了许久,古人的官话也习惯了不少,自己开口也能说上几句。对于沈成今日突然到来,她似乎不意外,仿佛知道他迟早要来一般。

屋内,等沈成坐下,沈月白沏了一杯茶端给沈成,这茶是竹子用火烧制,从竹中流出来的水,有解热、镇静之效。

沈成一个眼神便把下人都支了出去。

沈月白看了眼沈成,其实早已心知肚明,前世的她便经商许久了,难免有着商人的直觉与猜忌。

“近些日子不见爹,是家中出了什么事吗?

沈月白猜沈成不好开口,自己便主动询问起来。

“呃…是的。

沈成有些诧异,之前不闻世事的女儿,如今却主动问起自己关于家中之事,自打沈月白失忆以来,性子着实是变了不少。

沈月白也创业过几次,相交之人数不胜数,好人、坏人、小人、君子,这些沈月白早已容易分辨的出来。

沈成这就是正经的文人,让这文人来经商,是典型的张冠李戴,猜也猜得到沈成心里到底是打什么算盘。

古代素来将商贾位于下九流,“士农工商按排序分地位也是将商排在了未位。除非是家族特别富贵,朝廷之中又有靠山在的商族才会受到百姓的尊敬。

“我们家倒灶了。沈成缓缓开口道。

听此话后,沈月白抬了抬眼,看来沈家这是破产了。

“此话当真?

沈成愣了愣,带着有些讶异的眼神看向沈月白,自家小女儿的性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静?本以为沈月白应该会震的大呼才对,当下这反应,怪了怪了.…

“为父何曾打过诳语?

沈成将杯中竹汁一饮而尽,眼神有些闪躲。

沈月白见状又将沈成杯中倒满,前世沈月白平日里坦诚惯了,不喜欢礼尚往来的互夸和“过招便直接询问道“父亲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

沈成又一惊,沈月白竟已猜到自己这番前来的目的?

沈成头上不知何时冒出了细汗,但小屋内其实并不燥热,是沈成的心有些慌了。这等感觉,沈成只有在面对那些无奸不商之人才会有的,自己不善经营,更不善与这类人打交道,每每接触,都会被“小坑一笔。

如今面对这深居竹林中的小女儿,居然也让他的心畏了。

“好,为父也不与你绕弯子了,为父为你寻了一门亲事。

“啊?沈月白还未等沈成说完便发出了疑惑惊声。

“这这这,不是在说家事,怎么说成了婚事?什么婚事?

沈月白有些懵了,她猜到了沈成破产的原因,但没想到还有自己的“婚事一事。

沈家世代经商,到了沈成这代竟变了。兄长沈墨染书生意气,商贾之气丝毫没有。

沈月白猜到,沈成肯定是想废除自己这商籍,只是沈家传到他这代已经经过太多人的手了,不是他想破产就能破产的。

“你的婚事不就是我们沈家的家事?沈成如此说道。

沈月白就纳了闷了,你要破产就破产,为何要把我给嫁了,莫非这老家伙是为了聘礼…?!

《赘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