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和你哥哥结婚

>

和你哥哥结婚

鬼脸不是善 著

和你哥哥结婚 汝珍 现代言情 鬼脸不是善

现代言情小说《和你哥哥结婚》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汝珍鬼脸不是善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鬼脸不是善”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无数的慰问者涌向我,一个个望着我窃窃私语。虽然我听不见这些话,但只要看着他们,我就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一定是热门门户网站和媒体的故事。因为他一瞬间失去了血脉和亲人,成为了唯一的继承人...

来源:fqxs   主角: 汝珍鬼脸不是善   更新: 2023-01-20 18: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和你哥哥结婚》,现已完本,主角是汝珍鬼脸不是善,由作者“鬼脸不是善”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离婚很容易“根据双方协议,宣判案号2020号Hohyeop离婚判决书”当离婚二字从法官口中说出时,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一直白白纠缠我的离婚,只过了几分钟连一丁点意义都找不到的婚后生活因为我五年的心血总结在一个文件里‘现在真的结束了...…….他抬起紧闭的眼皮我看到一个男人茫然地看着我他是我过去5年的丈夫,现在他是一个陌生人“徐智涵”他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了皮肤里和他吵了...

第3章 陌生的气味

葬礼。祖父的殡仪馆和他生前的名气一样广,挤满了送葬的人。

“婚礼如何变成家庭住宅?

“所以… …… . 我不知道总统会这么空虚。我听说尹总统和他的妻子也遇到了大麻烦。

无数的慰问者涌向我,一个个望着我窃窃私语。虽然我听不见这些话,但只要看着他们,我就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一定是热门门户网站和媒体的故事。因为他一瞬间失去了血脉和亲人,成为了唯一的继承人。甚至在婚礼当天… …… .

“如果你们两个都死了,那将是一件大事。他没有留下儿子,只有女儿。

“接班人是谁?你想让你女儿接班吗?

“它不是… …… . 最多,主播知道该怎么做。

这不是第一次了。人们的僵硬和算计的态度是可以的,因为我在前世已经厌倦了它。只是看着季涵在旁边跟人打招呼,我不时热泪盈眶。

“他甚至还不是正式的丈夫。

就好像他已经做了一个丈夫似的,我讨厌他和我旁边的人打招呼的方式。就在他如此发狂似的迎人的时候,却有一群熟悉的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尹会长就这样去世了…… …… . 昨天是婚礼… …… . CEO Seo 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帮助我完成这样的工作。

W集团的副会长永敏带着痛苦的表情走近,抓住了季汉的手,而不是我的。智寒看了看我的反应,对英民点了点头,领着他去了殡仪馆。

“不。副会长,我带您就座。

“是的… …… . 小姐姐不会知道的,就让SEO社长帮大忙吧。有你真好。

金永民,他是一个黑心的蛇一样的人。当我经过智汉身边时,我能感觉到煐敏的目光一直盯着我。他也是在W与Hojin合并的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的人。不出所料,两人之前似乎一直在地板上工作。强忍住随时会爆发的怨恨,我向回到身边的智寒问道。

“你一定和金永民副委员长很亲近吧?

“关了。我们只是在工作中见过几次面。

被这不经意的谎言,让他的心底深处升起了幻灭。不知道这么明显的浅水。

“让我们聊一会。

我从太平间出来,朝医院走去。季涵二话不说跟着我。离开婚礼大厅几天后,便设立了太平间。从第一天开始,他就随便过来陪我。和前世一样,可怕的一模一样。照这样下去,智涵会趁着父母的意外去世,以我丈夫的名义,尝试拥有W集团。当他停在病房外人烟稀少的偏僻长廊上时,季寒停下了脚步。

“你现在回去吧。

“你在说什么。我什至不是一个哀悼者,你打算怎么办?

“我什至没有好好吃饭。我们还不是情侣。

顶多一年前贴的订婚就全部了。被叫回去的时候,他皱着眉头,摸了摸满是皱纹的额头。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只有在他不愉快的时候才会出现。起初,他那双像是害羞似的颤抖着的眼神,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全部。被叫回去的时候,他皱着眉头,摸了摸满是皱纹的额头。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只有在他不愉快的时候才会出现。起初,他那双像是害羞似的颤抖着的眼神,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哈,我明白你还没有疯狂到理性思考的地步,但是。

“…….

“会长和副会长也都在,还坐着呢,那我怎么去?

他亲切地和我说话的方式很自然,让我误以为他是我的丈夫。

“你可以在寒冷的日子再做一次。你现在需要我,形式有什么重要的?

他垂下的眸子,仿佛相信这是一种幼稚的威压,变得比之前更加坚定。季寒似乎依旧相信,这门婚事是有效的。

“繁琐的继承和继承问题,我可以解决。你好好休息。

是智寒假装对我说仇恨的话,占了便宜。前世,我被这个男人的花言巧语给忽悠了,现在却看得清清楚楚。在他焦急牵着的手眼里,我首先看到的是贪婪。就在他松开季寒的手的那一刻,寂静中响起了陌生的铃声。

“…… …… 等一下。

季寒从外套里面的口袋里掏出正在响的手机,接了起来。看到这个他还没存的号码,他咬了咬下唇。很快,我怀疑我们的目光是不是纠缠在一起了,季寒却迅速转过头。和刚才他昂着头的样子截然不同的温度。

“你为什么这么慌张?

仿佛有一个我无法接听的电话在我面前响起。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前世的记忆缓缓重叠。

等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 .

五年前,每年的这个时候,接到电话就离开的季汉直到葬礼结束才回来。来晚了,他还穿着原来那套西装。我的希望越来越确定。

“看起来很紧急,拿去吧。

突如其来的话,季寒眼底浮现万千情绪。看着还在响的手机,他犹豫了一下,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好。呃。现在?现在不要。

说着,季寒就好像在看我一样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身来。

“我说不。

用低沉的声音说话很奇怪。似乎他隐隐约约知道对方是谁,隔着听筒说了一些让他难堪的话。只有一个人。谁能让世界的徐智韩如此尴尬?

“蔡瑞林。

季寒听着电话那头的对话,眼睛微微颤了颤。毫无疑问地暴露了她的特别之处,让只知道自己的季汉尴尬不已。

“在下面… …… . 好的。我来了。

“什么电话?

“公司肯定有问题。就像你说的,我想我需要去一段时间。

这不是一家公司。那个电话是 Chae Seo-rin,她的喉咙里塞满了这些话。一个一个看到的前世不知道的事实,让我口干舌燥。被这么明显的谎言骗了,只让我苦笑一声。我相信了这个谎言。我真以为公司有急事,以为他只是担心我一个人的日子。

… …… 我什至不知道我很担心我可能会被发现作弊。

他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深情地搂住了他。

“没有必要回来。

永远留在彩瑟琳身边就好。季寒看着我说话比之前更加坚定的我,然后松开了搭在我肩上的手。

“我开完会就回来。

. . . 一直抓着额头上被汗水打湿的头发的手垂在了空中。

“在下面。

浴室里只剩下哗哗的流水声。他深吸一口气,从唇间逸出,双臂伸向水槽。他远去的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

“坏宝贝。

我所见即所得。回过神来,我才知道自己前世是多么的愚蠢。一个人守着太平间,迎接无数吊唁者,真是疲惫的一天。当我仰面坐下时,我感觉马上就要睡着了,我的身体感觉就像一块浸在水里的海绵一样沉甸甸的。当我回到殡仪馆时,我看到一个时钟的指针指向凌晨一点。人潮瞬间散去,殡仪馆笼罩着一股浓浓的凄凉感。一个人坐着,我闭上了沉重的眼皮,因为寂寞渗入了我的胸膛。我又一个人了。很难受,即使我就这样回来了,也救不了我的家人。

“对不起,爷爷…… ……

我摇晃着肩膀,直到眼睛变得模糊,然后我累得睡着了。睡梦中,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温暖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我醒来时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摇动我的肩膀。

“夫人,累了就睡吧。

是一个管家,帮我从家里拿来衣服。就在我缓缓起身的时候,盖在我肩膀上的西装外套掉了下来。有一种不熟悉的淡淡的柑橘香味。就像我以前闻过的那样,那是一种奇怪的令人欣慰的气味。

“这件衣服是你妈妈给你盖的吗?

“不。我不是。这是男士西装外套。代表给你盖了吗?

“不是他… ……

不是季涵。因为只有葬礼结束,他才会回来。在我朦胧的记忆中,似乎前世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即使那样,我也不认为我能弄清楚这件夹克的主人是谁…… …… . 听到沙沙声。我从提起夹克的内袋里拿出一样东西。

“护照?

一张名片和一本我前世未曾见过的护照掉在了地上。

* * *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走出医院的男人面前。秘书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在河,问他谁没穿夹克就出来了。很明显,是因为他进殡仪馆的时候穿的太好了。

“首席执行官。西装外套怎么样?

“不知何故。

尽管有秘书的追问,半天被打断的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Jaeha闭上了嘴,盯着窗外,似乎陷入了沉思。

“冰咖啡。是的,我要走了。

汽车发动了,开始沿着空旷的道路行驶。黎明时分,前往酒店的闹市区过于安静。一名秘书瞥了一眼凝视着窗外的在荷问道。

“顺便说一句,先生。你在总统不知情的情况下来了… …… . 你真的要去参加葬礼吗?

“…….

“这不是一种不舒服的关系吗?

这是一种不舒服的关系… …… . Jaeha 认为这是可能的。她不再是他的未婚妻,而是即将成为他同父异母兄弟之妻的女人。Jaeha 似乎对秘书的问题陷入了沉思,然后张开了嘴唇。

“因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我想见你’这四个字被咽了下去。自从她拒绝婚姻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她。Jaeha 回忆起她蜷缩着睡着时他盖在她身上的夹克。这是一反常态的冲动行为。

“如果不是因为那份报告,我就不会去殡仪馆。

Jaeha 想起他在进入该国时听到的报告,并闭上了嘴唇。一边看着前方一边斜眼看着在河的秘书暗示了另一个话题。

“而且我刚才听说了这个故事,但据说尹总统和他的妻子非常认真。

“…… …… 多少?

一直冷漠地看着窗外的在河这才转过头。一位秘书继续和在河说话,他似乎终于感兴趣了。

“医生说没有苏醒的希望。此外,股东的动向也不同寻常。我不知道条件是什么,有不少人想把两家公司合并。

是合并… …… . 连一个疏远在外的丈夫都不够,自己的份儿难保。对于一个在不了解世界的情况下长大的 29 岁女性来说,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想想看,我的护照在夹克里。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我遗忘的护照。Jaeha 皱着眉头,急忙向秘书伸出手。

“韩秘书,稍等。

“是的… …… ?

“停下车。我得回去了。

《和你哥哥结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