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坠入心崖

>

坠入心崖

浅浅不爱吃肉 著

古代言情 坠入心崖 沈葭 浅浅不爱吃肉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浅浅不爱吃肉”创作的《坠入心崖》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芝兮话说的这样明白,李氏知道今日定是死路一条了,却还是想要挣扎一番,总归事情还没做,没有证据,即便是当朝公主也不能随意处置宫人,“芝兮姑娘这般说肯定有姑娘的道理,可是奴婢一向老实本分,实在是想不起来做了什么得罪公主的事情啊!”沈葭冷笑,分明包藏祸心,却还要垂死挣扎,真是可笑至极。“嬷嬷照顾阿沁多少...

来源:fqxs   主角: 沈葭浅浅不爱吃肉   更新: 2023-01-19 21: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浅浅不爱吃肉”又一新作《坠入心崖》,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沈葭浅浅不爱吃肉,小说简介:沈葭重生一次,对于将来三年会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恐惧万分,但早做绸缪总是好的,其他的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是以趁着裴烨和裴新月还没来得及入宫,让漪华带着自己的令牌去了镇国侯府沈葭让裴烨派暗卫去寻到乳母李氏的家人,欲以其家人控制李氏为自己所用,却不想李氏满门被灭,只余一女果儿被家中祖母搂在怀中装死躲过一劫暗卫将果儿带回镇国侯府,漪华再三思量,就把人悄悄的带进宫来了,才出现了方才那一幕李氏终于...

第5章 昭然若揭

沈葭重生一次,对于将来三年会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恐惧万分,但早做绸缪总是好的,其他的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是以趁着裴烨和裴新月还没来得及入宫,让漪华带着自己的令牌去了镇国侯府。

沈葭让裴烨派暗卫去寻到乳母李氏的家人,欲以其家人控制李氏为自己所用,却不想李氏满门被灭,只余一女果儿被家中祖母搂在怀中装死躲过一劫。

暗卫将果儿带回镇国侯府,漪华再三思量,就把人悄悄的带进宫来了,才出现了方才那一幕。

李氏终于还是沉不住气,试探着问到“不知四公主将奴婢的女儿带进宫来所为何事,可是哪里冒犯了公主?若是,还请公主念稚子年幼,大人大量饶她一次!

沈葭依旧只细细打量着李氏,未曾开口,倒是芝兮冷笑着道“嬷嬷别装了,你的女儿会出现在这里,想必心中早有结论。

芝兮话说的这样明白,李氏知道今日定是死路一条了,却还是想要挣扎一番,总归事情还没做,没有证据,即便是当朝公主也不能随意处置宫人,“芝兮姑娘这般说肯定有姑娘的道理,可是奴婢一向老实本分,实在是想不起来做了什么得罪公主的事情啊!

沈葭冷笑,分明包藏祸心,却还要垂死挣扎,真是可笑至极。

“嬷嬷照顾阿沁多少年了?沈葭淡淡开口。

李氏回道“六年了。

“六年,这六年本宫待你如何?本宫的母后又待你如何?沈葭问到。

李氏迟疑了一会,回到“皇后娘娘和四公主待奴婢十分宽厚,从来都是只赏不罚。

沈葭叩了叩椅子的扶手,道“既十分宽厚,嬷嬷又为何要对阿沁下此毒手,竟要活生生的将一个六岁的稚子溺死在清明池呢?

沈葭的声音清冷,听不出任何情绪,可每一个字都像是催命的天雷一般,击在她的心头。

不错,她今日确实打算对沈沁动手,可沈葭怎会知道的如此清楚,竟连她准备在何处动手,如何动手都一清二楚?

这些事情,可是连她都不知道的啊!

李氏知道自己今日死到临头了,看着一旁年幼的女儿,心中后悔万分“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可奴婢的女儿还小,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啊,还请公主饶了奴婢的女儿!

“无辜?沈葭拍案而起,指着李氏面门,声音里是说不出的寒意,“你的女儿无辜,本宫的妹妹就不无辜?她和你的女儿一样大,出生就是你在伺候,你下手将她溺死在清明湖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她无辜!

芝兮以为沈葭只是气极了口误,并未在意她的话有什么地方不对,忙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抚,又对李氏问到“说,你究竟受何人指使,竟敢谋害当朝公主!

李氏却只说是自己心生嫉妒,不服气她生来就是公主,享世间富贵,自己的女儿却只能活在乡下地方,连个像样的首饰都没有,只字不提何人指使。

听着这样糟烂的借口,芝兮冷笑道“你死到临头了还在想着给你主子打掩护,你可知你这里替她卖命,她在后头帮着阎王催你全家的命!你以为你女儿身上的血是哪里来的?那是你全家上下公婆妯娌丈夫的血!

李氏闻言猛然抬头,眼中皆是不可置信,可触及沈葭冰冷且充满杀意的目光,又赶忙低下头来,一边摇头一边喃喃自语“不,不可能,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说了会照顾好我的家人的!

芝兮见她心神已乱,凑在她耳边轻声说到“你在宫里替她卖命,可她呢?她手上可是沾满了你全家上下十几口人命的血啊!看看你女儿,你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吗?她是被你婆母搂在怀里装死才活下来的,看看她身上的血,每一滴都是你婆母心口流出来的呀!

李氏跌坐在地上,哆嗦着双手拉过自己的女儿,问到“她说的可是真的,你身上的血真是你祖母的?

果儿懵懵懂懂的,还不是知道生死大事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满门上下究竟是死在谁的手中,只知道自己身上的血确实是谁的,也不开口,只点了点头。

李氏的双手无力垂下,口中喃喃道“怎会,她怎会如此?

“你说的她,可是指良妃崔品媛?沈葭趁机问到。

李氏本就心神大乱,闻言本能点了点头,又连忙摇头,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若说之前还不能完全确定是梦是幻,此刻答案已昭然若揭。

最终,沈葭还是忍下了心中的滔天恨意,没有对李氏母女动手,只是让芝兮把人好生看管起来,明儿一早寻个机会送出宫去,这两人她以后留着还有用。

芝兮虽不知沈葭留着她们还有什么必要,却还是照办了,在沈葭走后,不经意间看见椅子上的甲痕,知道想必是恨极了,才能将椅子给挠成这样,也不知道指甲有没有事,想着等会还是拿点药过去。

沈葭来到偏殿的时候,沈沁已经进入梦乡,连着天的守灵,小小膝盖跪的青紫一片,漪华刚刚给她上好药,正要收拾就见沈葭来了。

注意到她的手上有斑驳血迹,连忙把人拉着在一旁坐了,心疼到“好好的怎么把手弄成这样了,便是再气也不能糟践自己的身子啊!

沈葭不说话也不挣扎,任由漪华给自己上药,心思却早已经沉入了谷底。

大庆开国数百年,世家更迭换新,唯有镇国侯府屹立不倒,生存之道便是只做孤臣。

直到上上辈的镇国侯年轻时与新一崔姓的科状元相交甚欢,视为知己,对其仕途也是尽力扶持,打破了裴家不结交权贵重臣的家规。

至此,裴崔两家交好至此已有百年,裴秀华与崔家嫡女崔品媛自然也是相交匪浅。

裴秀华十五岁时便嫁给了沈亦飞,那时沈亦飞为裴秀华遣散了所有通房姬妾,直至登基,为了皇嗣延绵,才在不得不在百官的劝谏之下选秀,后宫这才慢慢充盈起来,而崔品媛便是第一批选秀入宫的宫女。

说来也巧,这崔品媛原本是定了人家的,谁知沈亦飞下旨选秀之后,与崔家结亲的那户人家的公子突然得了急病没了,崔品媛这才不得不入宫参加选秀。

崔品媛入宫之后,安守本分,其他的宫妃明争暗斗,争的是热火朝天,她却只缩在自己宫里。

可即便其他人再怎么使劲手段,也架不住崔品媛与裴秀华交好,别人望眼欲穿都等不到一次君恩,她崔品媛却不需要忧心,裴秀华自然会将人劝到她宫里来。

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这个夫君注定是要跟无数女人分享的,不如分宠给自己人,何况这个自己人还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情分,双方的母家在朝堂之上也是你来我往的互相帮衬。

而崔品媛也识时务,即便后来位至四妃,也从不拿乔作势,每日雷打不动的来栖梧宫给裴秀华请安伺候。

裴秀华也没拿她当过外人,但凡有什么好的都紧着她,便是两人同时生产之时,自己疼的快晕过去了,也不忘让人关心她的情况。

而崔品媛因此对裴秀华更是尽心,爱屋及乌,连带对裴秀华的孩子也比对自己的儿女更尽心一些。

是以,过往十几年里,沈葭是真真切切将崔品媛当做家人的,即便她的女儿沈瑜时常对自己不敬,但看在崔品媛的份上,自己也从未计较过。

她多希望前世发生的一切与崔品媛无关,多希望只是沈瑜自己恨她,所希望那些话都是假的,可事到如今,即便她想自欺欺人也是不行的了。

也正因为如此,沈葭更是恨透了崔品媛,无论是自己还是母后,更或者的裴府,对崔品媛以及崔家可谓是仁至义尽。

可对方却利用这份情意,将她,将母后,太子,二皇兄,九皇妹乃至于整个裴家屠杀殆尽!

满腔的恨意,如剧毒的藤蔓盘踞在她的心中,直至生根发芽。

《坠入心崖》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