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充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精分神探

>

精分神探

冬夜狂想 著

悬疑惊悚 李之偃 李明堂 精分神探

《精分神探》是作者“冬夜狂想”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李之偃李明堂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李之偃把果果放回猫窝里,任由她把自己团成一团毛球,只露出两只蓝色大眼睛警惕观察着陌生来客,见李明堂跃跃欲试,随口提醒他一句:“猫叫果果,脾气挺好的,你不招她就没事。”李明堂摆手催促,示意他赶紧去做饭,他可是早饭都没吃上,这会儿都已经前胸贴后背了,况且赶快吃完,回去还有的忙呢,要不是恰好到了家门口,...

来源:fqxs   主角: 李之偃李明堂   更新: 2023-01-19 20: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精分神探》,现已完本,主角是李之偃李明堂,由作者“冬夜狂想”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孙明德赤裸上身,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孤零零坐在沙发上,窗帘紧闭的客厅里没开灯,只靠着茶几上一盏台灯提供点点光亮刚刚泡了一个热水澡,孙明德身上还升腾着氤氲热气原本回来的路上,一路狂奔时,心中那翻涌的燥热让他只想把自己泡进冷水里,到目的地真正近在咫尺的时候,他满脑子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快一点,再快一点,从阳光下的世界逃离!从所有人的视线里逃离!从这让人恐惧的环境中逃离!样子活像一条除夕夜被鞭炮声惊扰的...

第3章 离群索居者

忙忙碌碌一上午,指挥一帮人收拾完现场,给左邻右舍提供的信息做了简单记录,支走又想蹭饭的姜一鹤和王芸菁,直到过了12点半,李之偃才领着李明堂来到他跟颜嘉鱼的安乐小窝。两个人刚走到门前,李明堂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软糯的“喵喵叫,诶?颜医生还是个爱猫派吗?

李明堂脑袋里闪过颜嘉鱼长发飘飘,笑语盈盈的飒爽形象,啧啧,果真人不可貌相,还以为会是个爱狗派呢。

门一打开,一只漂亮的布偶猫端端正正蹲在鞋柜旁,仰起的小脸上好像充满疑惑,幸福来得太突然,果果小姐还有点想不明白新任铲屎官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找出一双备用拖鞋让李明堂换上,李之偃一把捞起逃跑的小猫狠狠吸了几口,“坐,我简单做点,吃面还是吃饭?让你挑。

李明堂悠悠地打量着客厅的陈设,好整以暇地回他“先给倒杯水喝,忙一上午滴水未进,吃的话,面吧,面条快。

李之偃把果果放回猫窝里,任由她把自己团成一团毛球,只露出两只蓝色大眼睛警惕观察着陌生来客,见李明堂跃跃欲试,随口提醒他一句“猫叫果果,脾气挺好的,你不招她就没事。

李明堂摆手催促,示意他赶紧去做饭,他可是早饭都没吃上,这会儿都已经前胸贴后背了,况且赶快吃完,回去还有的忙呢,要不是恰好到了家门口,这口午饭吃不吃得上还两说呢,说不定回单位路上买俩手抓饼对付一口就完了。

客厅茶几和沙发上有着明显的收拾过的痕迹,午间炽热的阳光仿佛跟着风从纱窗孔隙中钻进来一般,均匀洒在上面。茶几上没有打火机,抽纸等等一系列易燃易爆的东西,沙发靠背上顶着一个小书架,位置也是极其刁钻,怕是只有些微夕阳照顾得到,不算阴凉也不算干燥,刚刚好。

随手拨拉了一下书架上的书,《黑骏马》、《尼尔斯骑鹅历险记》、《汤姆索亚历险记》、《哈克贝利芬恩历险记》、《老人与海》、《鲁宾逊漂流记》、《海底两万里》、《八十天环游地球》。嗯,满满的李之偃风格,好像把中小学生必读书单照搬到家里。

书架上另一半,被狄更斯、马尔克斯、格雷厄姆格林等一众“大人作家填满,看来两个人的阅读习惯差异不小,很难想象外表成熟稳重,不苟言笑的李之偃竟然会对少儿读物情有独钟,明明小时候都不怎么爱看这些书的,李明堂暗自腹诽。

李之偃洗完手从冰箱里拿了蔬菜肉蛋就进了厨房,半天没听到外面有动静好奇探头看了一眼,见李明堂已经仰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睡了过去,便轻轻关上了厨房的门。

一边切着肉丝,一边脑子里快放着上午记录的内容,他隐约感觉这个案子的关键并不在于找到嫌疑人口罩男,而在于整个案子发生的动机。

从早上电梯里的偶遇来看,口罩男的表现与现场痕迹显示出的凶手的行为模式严重不符。按常理来讲,一个冷静,残忍,又带着点偏执或者说癫狂的凶手,怎么会允许自己在逃离案发现场的时候被人撞见?既然时间充裕到让他能在杀人之后又给死者仔仔细细洗了个澡,只留下极少量的血迹,甚至还扮演专业家政服务人员给死者家里来了个全面清洁服务,那为什么不提前一点趁着夜色离开呢?难不成真就是强迫症逼死人?

而且为什么不走楼梯,要去坐电梯呢?别说三楼了,就算三十楼也该走楼梯的呀,电梯门一开一关,进来的是谁可就完全不由他掌控了,一边是堪称专业的素养,一边又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做出如此不合理的举动,李之偃怎么想都有些想不通。

一盘小炒肉,一盘坚果拌黄瓜,一大碗肉丝面,两碗速溶味增汤,摆到桌上倒也不显得量少。闻到饭菜的味道,李明堂也醒过来,自觉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李之偃不喜欢吃面,趁着他去厨房给自己盛饭的工夫,李明堂夹了一块黄瓜塞进嘴里,一边感受着那种嫩嫩的脆爽,一边好似漫不经心地嘟囔了一句“我跟苏沐橙可能要离婚了。

厨房里的动静一下子消失了,他的声音不大,李之偃却精准地捕捉到了。

呵,他刚刚还在奇怪李明堂为什么没有去逗弄果果,原来,今天来的是个有心事的男人啊。

半晌,俩人面对面坐着吃饭,谁也没说话。

李之偃想问,有些忍不住,就开口“谈崩了?

李明堂吸溜着面,“嗯了一声,李之偃就知道,这怕不是又在瞎掰,经典自我感动。若真是谈崩了,离婚在即,李明堂绝不是现在这副样子,又不是什么外人,跟他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该哭早就哭出来了,不哭也绝对丧得不行,一眼就能看出来。

在方城公检法系统一众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眼中,刑侦大队长李明堂和法官苏沐橙是一对令人艳羡的金童玉女,两人恋爱两年,结婚五年,虽然一直没有孩子,但也算是难得的安稳长情。李明堂家世优越,自己工作努力,年轻有为,又少有应酬,从没传出过什么不好听的黑料,苏沐橙同样从小就是系统内热心阿姨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二人的结合也一度让李明堂在一众方城退休老干部眼里成了拱自家白菜的猪。

走到今天这一步,李之偃觉得更多是因为他俩当年这婚结得有些仓促。从爱得轰轰烈烈如胶似漆,到突然有一天李明堂提出“咱俩结婚吧。苏沐橙欣然应允,于是在对婚后生活没有丝毫规划的情况下,两个人闪电般完成了订婚、领证、办婚礼的整个流程。

李之偃犹记得当年李父对此表现出的惊愕,老学究李承远听到儿子骄傲地宣布自己跟苏沐橙领证了,惊得眼镜差点滑到下巴上。好在两人恋爱两年间早已经见过家长,彼此两家都熟悉,此时领证也不算多么突兀,但这倒霉儿子如此不告而娶的行为还是让自诩体面人的李承远深感对不起亲家,对不起人家小苏。

虽然看在是大喜事的份上放过了李明堂,但气鼓鼓的老爷子还是当着他的面教育李之偃“你千万别跟他学啊,结婚就该踏踏实实的,别搞什么突然袭击,弄得好像我跟你妈不让他俩结婚一样,明明两家都同意的事,这么弄对不住人家姑娘,也不尊重人亲家。

没错,自从爷爷李庸去世,逢年过节李之偃都是在李明堂家里度过,李承远很自然地认领了父亲这一角色,张口闭口就是你爸我如何如何,打电话都是你妈今天做了啥,晚上回家吃饭。

正是因为结婚过于仓促,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组建家庭是一个多么重大的决定,而婚姻跟恋爱又有多大的区别。

婚前苏沐橙不想要孩子,但觉得生一个也无所谓,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李明堂恰恰相反,他想要一个孩子,但没有孩子就这么丁克下去他觉得也还好。

五年之后,两个人都走向了极端,最近话也很少说,冷漠得厉害。

“你最近在哪住?

“在家住啊,怎么,你以为我搬出来了?李明堂嗤之以鼻。

“那还有救,晚上我帮你多盯会儿,你早点回去,做好饭等橙子回家一起,放下工作好好聊聊都能解决。李之偃淡定支招,在他看来这两个人的矛盾完全是忙碌引发的,孩子什么的根本不关键。

苏沐橙埋首于审不完的官司,李明堂更是被无穷无尽的大小案子压得死死的,年纪不大的两个人自觉年轻都把自己往死里用,加班到深夜那是家常便饭,每天回家倒头就睡,能在一张桌子上吃顿饭都是奢望,跟明星一样聚少离多,就这情况还扯什么孩子不孩子的,都是借口罢了。

李明堂只吃了两筷子面,摸索着衣兜,点起了一支烟,在袅袅的烟雾之后,呆呆地出神。

他倒没过多地去思考李之偃说的话,而是望着这片尽显温馨,满是生活气息的小家感慨万千。因为前阵子刚过秦清歌忌日,他本还在担忧李之偃近期的状态。

每每回想起五年前秦清歌自杀那天,回想起李之偃的如行尸走肉般的那段日子,李明堂总有些后怕。从朋友走到恋人的秦清歌和李之偃相识相恋有十年之久,饱受原生家庭折磨的两个人几乎是彼此唯一的精神支柱,心灵寄托。

可惜勇敢坚强的人没能等得到应有的嘉奖,困于抑郁症两年后,秦清歌最终还是跃出阳台,选择了自我了断,决绝的背影只留给李之偃惊鸿一瞥。这个笑对人生,温柔了近三十年的男人失去了生命中仅剩的光。

所谓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好像苦难总是扎堆降临,李明堂一度怀疑这世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天注定,被盯上的的人终究无法逃离生活的阴暗。

在身边陪了一整个星期,看尽了他的颓废,无助,自责,绝望之后,于一夜之间,李之偃仿若重生一般回归了。就是从这里开始,李明堂发现他变了。

深爱的秦清歌,只生不养十年未见一面的父母,陪伴他长大的爷爷,带他入行带他成长的师傅,过去的一切,好的坏的仿佛都从他人生中消失了。他开始深居简出,每天两点一线,除了有限的几人之外不再建立任何新的交际,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在休息日去一家小酒馆简单喝一杯,真的是只有一杯。

印象中一个雷电轰鸣的雨夜,自己开车路过,曾在街头见过一回“娱乐归来的李之偃。头上夜空银蛇龙舞,闷响不断,细细雨丝将下未下还在酝酿,而那个男人就撑着一把伞,悠然自得地站在路口等待绿灯亮起,即便临近午夜,雨云横空,透着湿气带着土腥味的街上空无一人,那道影子还是仿若未觉般自顾自地等在路边。

一时间竟难分清他是在等绿灯,还是在等雨。那副画面伴着骤亮的闪电深深刻在李明堂脑海中,让他想起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明。

李之偃起身去厨房拿了只碗,装了点水放到他面前,心里想着“今天就迁就他一回,默默地坐在这“仙境中,吃完了自己的饭——他是真的不喜欢面条。

下午,两个人回到队里。

办公室里头,上午去了现场的十来个人大概也是刚吃完午饭,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的在翻上午现场的照片,有的在检查上午做的记录,有的靠着椅背在闭目养神。

许是因为两个队长都年纪不大,绿城区刑警大队七八十号人整体偏年轻化,工龄长的老刑警数量不多。年轻人组成的队伍好处自然有,很多人没有家庭的牵挂,不用怕忙得见天不着家被老婆骂,不用为父母健康孩子上学劳心劳力,这样队长安排起加班来也更加得心应手,完全不用对任何人和任何人的家属感到愧疚。

而坏处呢,就是一旦有大案要案发生,担子就全扛在了正副大队长和几个老资格的中队长身上,他们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经历过的乱七八糟案子数不胜数。

所以,带队出警的是他们,负责走访的是他们,开会分析案情,安排蹲点,组织抓捕的还是他们。

一中队队长程好友就曾感慨,年轻人好用是好用,可惜没法一直用。

让他们值班、写材料、跑腿办杂活的时候真是爽快,自从以姜一鹤王芸菁为代表的年轻人入了队,自己这帮中年人加班次数明显减少,家里夫人脸色都好看了不少。

可一旦涉及到走访摸排,跟踪蹲点,抓捕审讯这些需要经验的技术活,就不敢倚仗他们了。不会说话三两句就惹得街坊邻居不敢说话,跟踪毛手毛脚,蹲点耐不住寂寞熬不住夜,抓捕下不去狠手畏首畏尾,审讯被牵着鼻子走半天套不出一句有用的话。

老刑警们表示心很累,我当年是一个师傅带俩徒弟,个个都是手把手教,几个案子下来那关系真是如师如父,学到手的都是硬本事。现在一个师傅带一串徒弟,一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师傅再牛能如何,一时半会儿哪里教的过来。

李明堂拍拍手示意大家看过来,见众人放下手上工作逐渐围上来,便开始一一说明接下来的安排。

既然是命案,自然要调用尽可能多的人手,尽快完成侦破。因此除早上就跟着的三中队之外,李明堂还安排了一中队加入。原本重案一中队由于连轴转了大半月破获了一起重大抢劫杀人案,刚刚完成了收尾工作正处在半休假状态,现在也不得不把休假的人员全部召回,投入到最新发生的命案当中。

“根据已知情况,死者职业是网络主播,主营唱歌跳舞,死于3月22日凌晨2-3点,老吴上午你也在,有什么想法吗?李明堂先点了吴城的名字。

三中队队长吴城,名字普普通通,长相普普通通,气质普普通通,属于扔进人堆半天找不着的那种。不同于一中队队长程好友的直性子,二中队队长刘永良的油滑诡诈,四中队也是技侦中队队长孔良朋的细致入微,五中队信息中队队长曹德亮的书卷气,六中队缉毒中队队长韩琪的狠辣,吴城好像没有丝毫特点,日常工作风格就是——隐形,划水。

看似不起眼,却也是六个中队所有警员里资格最老,经验最丰富的老刑警。从警近三十年经历过的大案要案数不胜数,日常扮演团队粘合剂角色,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有力证明,是平时用不上,关键时刻却绝对靠得住的强力队友。

李明堂站在办公区中央,围坐内圈的吴城半瘫在椅子上没起身,因为队里现在不讲究这个。闻言他摩挲着下巴,斟酌了两秒才开口“上午说的直播视频和帖子我刚才看了,感觉还是很有价值的,既然后续搜查没有找到那条项链,那说明凶手确有可能与之有关,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从项链入手,这东西是从哪来的?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要是找不到项链的厂家,那就调查死者近期的消费记录,出行记录,接过的快递,见过的人,说不定都不用查太远,就查最近一两天的就够了,把人际关系理清楚,我觉得凶手很有可能就在里面了。

这头儿警队在紧锣密鼓,那头儿忐忑不安中熬了半天的孙明德接到了一个让他如坠深渊的电话。

《精分神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